留学日记:去温布尔登排队看网球

温网排队卡和排队指南手册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排队时每人都会领到这样一张温网排队卡和排队指南手册,可以留作纪念。

作为历史最悠久的网球公开赛,温布尔登可谓是每一个网球迷心中的圣地。而诸如草地网球、皇家包厢、奶油草莓等等这些关键词之外,每年的温布尔登公开赛还有一项不可缺少的特色——排队购票。

在温布尔登排队,很英伦

温布尔登是目前网球四大满贯里仅有的一个可以通过当天排队购得中央球场门票的公开赛,也是英国仅存的几个仍然会把最好的门票留给那些比赛日头天彻夜排队的狂热球迷的重要体育比赛。

对于很多网球迷甚至是普通英国人来说,在六月底一阵骄阳一阵暴雨的伦敦,排上那么一两次的长队,这个夏季才过得完整。

“我每年都会来排队的,大概票一到我就没了!”一个叫戴维 · 雅克布斯的 64 岁退休老大爷 2011 年温网排队日如是跟我说,典型英国人的冷幽默和热情交织在一起,活灵活现。

而排队也恰恰是英国人最为让人称道的习惯之一,当你在英国街头看到有人排队的时候,过去问队尾的人到底在排什么,有时他们真的会像笑话里讲的那样说——“排什么我也不知道,既然排了大概就是好东西吧。”

并不乏味的排队过程

温网排队差不多是英国这种“排队文化”的精髓所在。经过 125 年的风雨洗礼,温布尔登单单是排队这一项就已经发展得极为专业化。

整个排队过程虽然动辄数个小时甚至十几个小时,但相关服务一应俱全。为了那些彻夜排队的球迷,有专门的露营地点和露营设施;清晨抵达的球迷也总能在排队过程中就可以买到新鲜出炉的早餐和当日的报纸。

就拿我去年在温布尔登四次排队的经历来说,早晨 6 点坐地铁到 Southfields 站,一出站就能看到指向温网排队点的指示牌,大约十分钟后走到温布尔登 10 号门,里面是巨大的草地停车场。

这时,所有露营排队的观众刚被工作人员叫醒,收拾他们的帐篷。

排在最前面的 500 人可以得到一条标明位置的腕带,凭借这个他们可以获得中央球场 (Centre Court) 的购票权。

而像我一样刚刚赶来排队的人们就只能来到拐了七八个弯的队伍末尾,走到举着 "End of Queue" 绿色牌子的服务生那里,会得到一本排队专用指南和一张排队卡,上面写着比赛日和你在整个队里所处的几千名的位置。

这种情况,你通常只能获得一张场地票 (Ground Pass) 的购买权,可以观看除中央球场、1 号球场、2 号球场以外的所有比赛。

接下来就是漫长的等待。球场 9:30 开门,意味着前两个小时整个队伍都处于基本静止的状态,而这也正是各家报纸的营销战场所在。除了一个比一个内容丰富的赛事专题,每家报纸还费尽心思准备了小礼品随报附送。

比如《每日邮报》附赠精致的麻布购物袋,《泰晤士报》附赠遮阳伞,《每日电讯报》更是准备了一个礼包,里面有球员签名簿和简易野餐毯,颇受青睐。

那天早上还可以看到队里每隔十几个人就会有一张花格子毯子铺在地上,几个朋友打牌、吃三明治或者是躺在上面晒太阳。在伦敦珍贵的晴朗时间里享受日光浴,同时排到了世界上最知名网球赛的门票,幸莫大焉。

9:30 一过,队伍开始加速前进,而离球场越近,各类服务设施也越齐全:路边有高音喇叭实时转播温布尔登调频电台,可以听到来自场内的选手访谈和赛况直播;老少皆宜的网球游戏,比如一间帐篷里的虚拟发球测速游戏,让你在排队时可进去短暂娱乐一下。还有一些赞助商带来了免费的果汁和咖啡,让排队的球迷们补充能量,再坚持最后的几百码。

补票也是一门技巧

排进温布尔登赛场公园之后,就可以根据里面巨大公告板上的赛事签表随意选择准备观看的赛事。场地票可以观看 3 至 19 号场的所有比赛,但工作人员要视看台人数情况决定是否允许更多观众进入。

想看费德勒、德约科维奇、纳达尔等大牌明星和其他重要比赛?他们往往被安排在中央球场、1 号场和 2 号场比赛。而这三个球场的门票如果不是彻夜排队几乎无法排到。

不过对于持场地票的观众来说,并不是说和顶尖球赛彻底无缘,还有一个不太为人知的办法,即通过补票机会进入这三个球场。

在温布尔登赛场公园的西北角,“穆雷山”的顶上,有一个补票亭 (Ticket Resale),那里的工作人员会把一些因故退票和没有到场的持票观众的位置进行二次发售。

由于发售收入全部捐给慈善组织,补票价格极为低廉。通常近百镑的中央球场门票,这里的价格不过区区十英镑,对于那些期待观看心仪明星却又囊中羞涩的学生球迷来说,可以说是最佳去处。

然而伴随低廉的价格,等待补票也有一定风险——你既无法得知今天是否有某个球场的门票二次发售,也不可能提前知道这票什么时候会来,更不可能预计会有多少票。

所以在球场外面排了四五个小时之后,冲到补票亭又排了个把钟头还没等到球票的观众大有人在——这队伍比外面还要缓慢、还要没有规律。

于是经常会有这样的场景——卖票老大爷兴冲冲地打开窗户给大家喊说来票了,虽然是一人限购一张,可能拿到票的却只是队伍最前面的那一个幸运儿。

唯一让这些等待补票的球迷们感到安慰的,就是在这个队里可以看到穆雷山对面一号球场外悬挂的大屏幕,虽然暂时不能进到场内,场上的战况也耽误不了。

不过辛苦归辛苦,等到票的那一瞬间的快乐仍然难以言喻。甚至正是因为这排队的漫长过程,一位你关注多年的选手、一场你期待已久的比赛、一抹温布尔登午后看台的难得阳光,也会成为你英伦记忆里,值得久久回味的体验。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