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日记:初到英伦的新鲜与适应

更新时间 2012年 10月 1日, 星期一 -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08:54
波蒂斯黑德

在布里斯托和波蒂斯黑德玩了一周,天气一直不错,过着宁静安详的小镇生活。

转眼间已经到英国半个月了,还记得刚从希思罗机场T4出来的那天,提着两大箱行李匆匆上车,几乎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只记得窗外的天空特别特别的蓝,下午的阳光把整个从伦敦到布里斯托(Bristol)的M4公路途照得温暖透彻。

给父母报了平安,收到好友的短信说当我走进边检的时候母亲的眼睛通红湿润。儿行千里母担忧,其实儿女也一样。

当天的晚餐就是在地道的英国人家里,再日常不过的意酱通心粉。份量不会很多,因为后面还有一顿接着一顿的甜点。而我从心里和生理上似乎都没有出现此前担心的不适应,各种西式餐点吃得很舒服,也许是因为在中国的时候也时常吃这类食物,不过我还是保险将自己归类为新鲜的劲头掩盖了对环境的不适。

但确实,我甚至连时差都不需要调整,并且从到的那天晚上开始,梦里的对白也都变成全英文的。不知道这是适应还是不适应的表现。

小镇生活

当晚,我的姑丈就带着我跑到波蒂斯黑德(Portishead)的酒吧喝酒,啤酒还是和国内的一样难喝,姑丈的朋友Simon跟我说,在这里记住一句话:“If you don 't like it, don't drink it.”说罢,就领着我们到另外一间酒吧去了。

喝着稍微没那么难喝的苹果酿啤酒,吹着晚上的凉风,耳边不绝的是带着浓郁口音的快速英文,偶尔我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偶尔几个夹杂的脏话从句子里蹦出来,这让我想起了四年前我到外省读书的情景,明明说的是普通话,却因为有方言的韵味让我感觉十分陌生难懂。

直到对面画着浓浓烟熏妆的女孩和旁边打着鼻环耳钉的女孩问了我许多许多个问题之后,我才好像突然从这趟旅途里醒来一般,原来我已经不在中国。胖胖的女孩吐了一口香烟对我说,你会喜欢伦敦的,真羡慕你可以继续读书。说罢和大家一起摇摆着身体哼起了酒吧里头传来的歌曲,她手上和脖子上的饰品清脆地响着。

觉得有些无聊,和姑丈使了个眼色准备溜走,正好对面的女生和我说,我没去过中国,不过我爱你们的语言,真的。我就告诉他我才下的飞机,就到这来了。她睁大了眼睛高声地和她旁边的朋友说,这个家伙今天才到的英国,然后这里竟然是他到的第一个地方!众人欢笑并干杯之后我们就打道回府了。

在布里斯托和波蒂斯黑德玩了一周,天气一直不错,过着宁静安详的小镇生活,白天起来到当地的健身中心游泳和健身,到湖边的草地晒太阳喂天鹅,到海边看帆船俱乐部的人扬帆出海。

中午吃过简餐,偶尔品尝英式的下午茶,还有英式的烧烤聚会。因为地方小,镇子里的人很多都相互认识,就算不认识彼此也会互相问好,虽然道路狭窄但车子和行人互相礼让并且遵守规则。

在波蒂斯黑德住的时候,我常忍不住感叹,难怪这里的人一住就是一辈子,然后想想在中国时候人口搬迁调动,北漂南下,别有一番滋味。

初到伦敦

来到伦敦,因为学校订的房子还不能入住,就在学校旁边找了个短租的房子住下了,运气还不错。到伦敦的这两天,除了到学校办办手续之外,就是到超市买点吃的喝的,买了张交通周卡,到处转转。

今天晚上从大英博物馆(British Museum)坐地铁回来,昏暗狭小的车厢和隧道,看着对面来自各国的面孔,瘦小却幽雅的英国老妇人在翻阅手里的报纸,提着大堆行李穿着正装的亚洲人想必是出差返程要去机场,黑人小孩在向母亲要求买不知道哪里出的新玩具,站着的英国小年轻偷偷地瞄着旁边的东南亚中年男子玩手机。有那么一个瞬间我对自己说,是的,这就是伦敦。你也在这里。

一个人在异国的街道行走,到纪念品店买明信片和小礼物,和陌生的路人说话,又孑然在街角的餐厅用餐,喝着这里最便宜的Starbucks和COSTA。

我终于发现我正在做着原来一直以为很有文艺情调的事情却浑然不知,也许是很长时间没有一个人行动了,都快忘记了一个人旅行应有的心情。

有点舒服,因为很安静,只有自己。这个时候中国的朋友都睡了,所以不会有回不完的短信和邮件。当然也会有点失重的感觉,无所谓做不做晚餐,也无所谓该做什么。一个人在这所空空的公寓里,对面的人家灯都亮着,也许是在看电视,也许是在聊天。

是的,我到英国的头半个月就是这样的。说不出的适应还是不适应,日子就如流水这般过了下来。我想,很多和我一样头次出国的中国留学生,也会有这样的感觉吧。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场和观点。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与内文相关的链接

联络荐言

* 须填写项目

相关话题

BBC © 2014 非本网站内容BBC概不负责

如欲取得最佳浏览效果,请使用最新的、使用串联样式表(CSS)的浏览器。虽然你可以使用目前的浏览器浏览网站,但是,你不能获得最佳视觉享受。请考虑使用最新版本的浏览器软件或在可能情况下让你的浏览器可以使用串联样式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