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日记:你好,来自东亚的陌生人

更新时间 2012年 10月 29日, 星期一 -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12:12

金匠学院(Goldsmiths College)学生廖方舟在伦敦碰到了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东亚当然包括在内。

萍水相逢的微笑、问好、闲聊,它们不应该也的确不仅仅发生在艳遇上。

根据并不科学的个人统计──样本为随机的五天里所覆盖的区域(除去中国城),我在伦敦平均每天能碰到55个东亚人。如果在行进间,此身份是可以在20米外确定的,而进一步的细分通常发生在5-10米间。这是一个“彼此彼此”的过程,双方面无表情,时间可控制1-3秒。在最后的三米内,至少有一方会在突然之间看不见对方,眼神接触被小心地杜绝。

以我之前的生活经历来看,在中国的西方人之间的情形很不一样。比如在我长居的城市上海,正巧走在我前方的和迎面而来的西方人几乎不可能不互相问好,地铁上的相遇基本可以引出长篇对话。诚然,伦敦的东亚人人口比例要比上海的西方人人口比例大太多──到处都有老乡可见,哪里还有泪汪汪的必要。可是这显然不能解释素不相识的东亚人之间的诡异气场。

大多数时候我是这种诡异的同谋者,但是偶尔地,不定期地,心血来潮地,我会做那个“莫名其妙”的人。好几次,与其是说我的微笑问好是送给了一面面没有回音的墙,它们激起来的更像是满腹狐疑和不得其解。

当然也有例外。比如说昨天早上,在我拐进公园的时候,一个韩国姑娘正向这个方向走来。三秒的“彼此彼此”后,她已经准备好进入“我没有看见你”状态。可这是多清新的早晨啊,她在阳光底下走过来,走成了我的早晨的一部分,于是想也没想,张嘴、说hi、笑。韩国姑娘显然吃了一惊,稍稍迟疑后,原本绷住的脸庞也向我生动起来,眼睛弯弯的,带出一个友好的、甜蜜的笑容。我由此见到了一个本来没有机会见到的更美好的她。我们互相点点头。

又比如在公交系统。奥运会开幕式带妆彩排后,归途的DRL上,一个日本姑娘在列车关门前的最后时刻跑了进来,与我面对面站着。先是例行的沉默。我心想她或许也刚看完彩排,抱着交流观后感的心态,便同她打了招呼聊起天来。结果开幕式倒是没怎么谈,东拉西扯了一路。日本姑娘回忆道,啊,以前我和我在巴黎的中国室友没有办法用英文交流,我们就写字,大致能明白过来。又说自己有个好朋友跟着中国男朋友去了中国,每天都在刻苦学习中文,“可是她说实在好难啊”。到了她要下车的时候,两个人不约而同地伸出了右手握在一起。我们给对方的祝福是“enjoy the rest of your time in London”。

在东亚系餐馆吃饭,中国、日本、韩国或是越南等,席间的食客以东亚人为主。某天选择了市中心一家韩国餐馆,正中间一张长桌上包括我坐了四个姑娘,均是独自前来用餐的中国人。四个人分别点了菜,玩着手机。沉闷的气氛下,突然我的“搭讪”欲就又冒了出来,向坐在我正最面的姑娘问了个好。她渐渐地松弛了下来。聊着聊着,另外两个姑娘也自然而然地加入了我们。很快,我们四个相谈甚欢着一道分享了我们各自所点的食物。本来聊以作“餐伴”的微博,变成了活生生的新知、新友。

上述破冰行为,不知道对方是怎么认为,总之得到对等回应的那些,是令我愉快的正能量。它们让一个早晨、一次旅程和一顿晚饭更加可爱。不过即使懂得它们的可爱,它们依然如我所说,是偶尔,是不定期,是心血来潮──可能是因为伦敦的东亚人实在数量庞大,可能是因为被当作“怪人”的机率实在不小,来不及也由不得我示太多的好。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场和观点。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联络荐言

* 须填写项目

与内文相关的链接

相关话题

BBC © 2014 非本网站内容BBC概不负责

如欲取得最佳浏览效果,请使用最新的、使用串联样式表(CSS)的浏览器。虽然你可以使用目前的浏览器浏览网站,但是,你不能获得最佳视觉享受。请考虑使用最新版本的浏览器软件或在可能情况下让你的浏览器可以使用串联样式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