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日记:在英国的十年

  • 2013年 12月 2日
剑桥大学毕业生 王思瑶
Image caption 剑桥大学毕业生 王思瑶

十年前,十四岁的我乘着BA的飞机第一次降落在英国这样一片美好的阳光里,开始了在英国的第一个十年。

那时候我的世界只是那么一小片天,学英文,适应环境外加哈利波特便是我所有的生活,虽然简单但确充实快乐。

没有过多的网络,不知道QQ,MSN,Facebook, Twitter, 没有人人,微博, Instagram, 只有一个雅虎的邮箱用来跟我国内的朋友联系。假期里最喜欢做的就是去学校的图书馆,抱回一大摞一大摞的英文小说,窝在沙发上一看就是一整天。

仔细想想,现在的我跟那时候最大的不同,应该就是这样简单的生活已经不再能满足我,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不过我就暂且把它当做人生成长的必然变化吧。可是心里总有那么一点点的渴望,渴望能回到当时那个简单的我,因为那是我最本来的样子。

现在遇到过很多人,很多事,必然给自己装备了好多面具,不同的面具用在不同的人和事上。我只希望自己不管戴过多少面具,都不要忘了自己本来的模样。

十年前的我,看到电视上出现自己喜欢的明星,会不断尖叫,然后认真听他们的每一句话每一首歌。十年后的我,偶尔在网上或报纸上看到他们的新闻,有的结婚了,生子了,会注意到他们妆容下面一丝不易察觉的皱纹然后感叹一番:他们也老了。

十年前我不知道世界上有眼线笔这种东西,装扮永远都是毫无形状的牛仔裤加球鞋,自以为是地认为弄懂了书本上的ABC跟123就可以驰骋全世界;十年后,我会画精致的妆容,会得体的装扮,会穿着小高跟穿梭在成人的世界里,说该说的话,做该做的事。不再认为成绩代表一切,会低下曾经高傲的头,谦虚地学自己不会的东西。而这十年间我慢慢意识到,自己不会的东西太多太多。

十年前,大人们还会称呼我为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还会把我比喻成含苞待放的花蕾。十年后,我已是艳阳高照,花开正旺。同时却也开始隐隐感觉到肩上的包袱与责任。

这十年,我的头发从男孩子一样的短发留到现在的齐腰长发,孩童脸上的稚气也慢慢褪去,粉色眼镜变成隐形眼镜到现在变成黑框眼镜,衣服从当时的小半箱变成了现在的满满两衣柜。

这十年,在英国北部走过了懵懂的初中和高中,在剑桥度过了最快乐的大学时光,在伦敦凭自己的能力找到了第一份正式的工作;英文从一开始的哑巴变得可能比我现在的中文还好,而我的中文水平呢,确永远定格在了初中水平。

这十年,我有拿过最辉煌的成绩,也跌入最令人懊恼的低谷。这些我都走过来了,走过了也学到了。知道站在最高峰的时候也是最容易摔得粉身碎骨的时候,也懂得了即使跌落悬崖,只要你有决心就可以重新站起来。

这十年,我结交了很多朋友,有些人成为我生命中的过客,有些人则成为我的挚交;随着年龄的增长,也理解了"渐行渐远"这个词背后的无奈。

这十年,我失去过至亲,曾经把我宠到无法无天的爷爷奶奶现在一起在离家不远的那块宁静的墓地安眠。慢慢地懂得,有些伤痛永远不会被抚平,但是时间又带给我同样深深爱我的人。幸运的是,十年后的现在,我的生命里又出现了这样一个人,他一样会忍受我的坏脾气,会把我宠到无法无天。

十年后的我,多了份成熟,少了份天真;多了分稳重,少了些轻狂;多了分坚定,少了分茫然。

我感谢这十年里我遇到过的所有的人,感谢十年里发生在我身上所有的事,好的坏的都包括在内。因为正是因为这些人和事,我才是现在的我。我知道我身上还有太多的不足,但是我确实是喜欢现在这个不够完美的自己,我也知道我会变得更好。

汤唯说过一句话,我很喜欢:人生所有的时间,都不是虚度的,只要你经过,肯定会留下痕迹,会变得成熟。

我会带着这句我喜欢的话,开始我下一个十年。十年前的我懵懂地出发,十年后的我勇敢地出发。

(责编:路西)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场和观点。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