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日记:去剑桥蹭饭

可口的食物和友人陪伴肩负着雪中送炭和锦上添花的光荣使命
Image caption 可口的食物和友人陪伴肩负着雪中送炭和锦上添花的光荣使命

去剑桥蹭饭不是第一次了,从火锅到圣约翰学院的晚宴,每次借口都不同,什么观光划船,学术叙旧。待瞻仰了若干次徐志摩的石碑,在船上忸怩作态了无数次,同行的旅伴换了几轮,去剑桥的真相逐渐浮出水面:蹭饭。

这次雁悦的妈妈来剑桥小住。两年前在牛津的时候我就品尝了阿姨的好手艺。我怎能放过这次好机会,于是携安德森先生坐上了去蹭饭的火车。

走进客厅,扑面而来的是桌上的芋圆汤,卤牛肉,白斩鸡,油爆大虾。顿时我的瞳孔放大。接着,阿姨又端上了苔条糍糕和香菇烧卖。这一切好得就像是做梦了:芋圆滑爽,牛肉酥嫩,鸡肉香嫩,大虾鲜甜。精致的香菇烧卖上面有一颗青豆装点,娇俏地不得了,烧卖下面还垫了一片薄薄的胡萝卜。苔条糍糕外脆里软,海苔的香气在糯米的软糯纠缠在一起。席间还品尝了新制的糖桂花酒酿。

阿姨说晚上吃饺子,午饭后就辛勤地开始准备晚饭的材料,让我们四个去对面丘吉尔学院的草地上撒欢。雁悦及其夫君支好一只巨大的五彩风筝,风筝的尾巴有两个我这么高。

安德森先生带了橡胶的空竹,没想到中国大爷大妈和英国小朋友们都有相同的爱好。他突发奇想把空竹抖到高空,然后让空竹恰好顺着风筝线滚下来,技艺娴熟,让人刮目相看。

我们回到家,开始喝乌龙茶。我和雁悦夫妇看他们出去玩的照片,可怜的安德森先生躲在角落被工作的电话会议困住。待那番冗长的电话会议结束,到了晚饭的时间。

说是晚上吃饺子,可是桌上摆得不只有饺子,还有排骨萝卜汤,叉烧肉!手工擀皮的饺皮裹着鲜嫩多汁的馅,暖暖地像吃下个小太阳。那盘诱人的叉烧在十分钟内扁下去,阿姨又把它堆满。席间,阿姨逐一讲解每道菜的做法,鼓励我尝试新菜式犒劳工作辛苦的安德森先生。只可惜安德森先生的工作时间太长,少有机会和我共进晚餐。

这两顿饭仿佛是一场宏大的交响曲,高潮迭起,波澜壮阔,惊喜接二连三。我和安德森先生也体会到了家的温暖。阿姨心灵手巧,充满爱意地照顾到女儿女婿生活的点点滴滴,连女儿的朋友及家属都细心关照。她允许四个宠坏的小孩埋头苦吃,让孩子们无边无际地闲聊,自己忙活了一整天。

可口的食物和友人陪伴肩负着雪中送炭和锦上添花的光荣使命。在氤氲的蒸汽中,我还是那个提着两颗菜一盒猪肉去雁悦所在的李纳克学院烧菜的烹饪菜鸟。我一直都是那个容易满足的小妞,在雁悦小小的宿舍里,小火锅前腾腾的热气把我们的眼镜片熏得白雾弥漫。

天黑了,我和安德森先生带着一瓶自制的柚子茶,五袋做酒酿用的酒曲,一袋自制的苔条花生,一个巧克力蛋以及暖暖的胃和一脸满足的笑脸回了伦敦。我和雁悦都是幸福的,虽然都身在海外漂泊的旅途,但是有人一起取暖,一起分享瓷实的小日子。

(责编:林杉)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场和观点。网友如要发表评论,或向《留学日记》联系投稿,请使用下表: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