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日记:停刊的报纸,不停的新闻

Image caption 我们知道每一周新闻很多,但是要在国际新闻中找威尔士的线索就真让人抓耳搔腮了。

四月十号下午五点十分,当大首页打印出来贴上墙的时候,也就是威尔士周报(Wales Weekly)宣告停刊的时候。这一期我是新闻总编,却是在刚开始的四个小时里那个最摸不着头脑的人。

首先是担心新闻量不够八版报纸,然后是和版面编辑在排版上产生矛盾,最后才在记者们拿到采访后的安慰中冷静下来。

连续十周,周一早上听导师点评上期报纸、提批评建议、开新闻会、报告选题、分配采访任务,接下来就是在周二周三填满的课表中找空间打电话、约采访,周四早上九点截止,之后就是连续八个小时的审核、编辑、突发新闻、设计、打印和更新网页以及社交网络,偶尔会有人拍了视频做剪接。

虽然最后一天在导师带的三瓶Mark&Spence的白葡萄酒和巧克力、草莓中欢笑落幕,十七个人各个顶着一脸倦容看着墙上钉住的九份报纸心里无限纠结。因为在最后一天,很多好友和网站读者都知道我们报道的内容大到威尔士斯洛克公开赛、马来西亚失联航班、欧洲议会成员竞选者辩论、尼泊尔人口走私,小到威尔士选美小姐、威尔士纽约得奖纪录片、卡迪夫中国新年和学生租房问题,但只有我们知道每一周新闻很多,但是要在国际新闻中找威尔士的线索就真让人抓耳搔腮了。

刚开始,自己掏钱贴车费做采访的时候还会想不通这十周的辛苦到底值不值,选择报纸方向对不对。直到今天,回头看自己的文章、自己编辑的报纸、更新的网页和拍摄的视频才知道在完成九期报纸的过程中我学到了在新闻媒体最重要的素质,不是用InDesign进行排版,不是用Premiere剪辑短篇,也不是用各种社交网络联系采访对象和寻找新闻公告,而是从受众的角度找故事。

而这一切都被一位威尔士民族主义者的文章《谁在威尔士周报的背后》印证了。多是批评我们对威尔士的理解不够深刻,却字里行间也告诉我们威尔士需要新的关注,信息的空挡需要有人来补上。

卡迪夫,威尔士的首府,虽然到伦敦坐巴士要三个半小时,少了很多机会和很多刺激,但她独有的威尔士风情和民族主义给我们上了更重要的一课。

威尔士,有着独立的语言,全欧洲最多的城堡,全英最美的海滩。没有了威尔士周报,还有不断的新闻。

(责编:路西)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场和观点。网友如要发表评论,或向《留学日记》联系投稿,请使用下表: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