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日记:小“城”大“市”

Image caption 乡村小镇是最纯粹最淳朴的英伦。

许多在英留学生总喜欢调侃自己所在的城市为“村”,于是便出现了“莱村”,“谢村”,“利村”等等,我就在被小伙伴们亲切称为“莱村”的莱斯特度过了我的预科本科共4年的学生生涯。无论在小“城”还是大“市”生活都是一种难得的体验。但是如果有机会一定要去乡村小镇去感受一下,那是最纯粹最淳朴的英伦。

小“城”—舍不弃的友谊与回忆

在莱斯特我和一个江苏女孩在一起合租三年,在同居的日子里我们的友谊几乎上升到了亲情。小城市人际交往和生活状态会简单些,我也会闲不住去找各种事情做。比如学校社团,志愿者活动。大二的下半学期我还会每周乘公交车去市郊的一所当地学校的合唱队去参加合唱排练。

不可否认,小城市的确是一个适合学术的地方。只大二大三两年就写的论文字数加起来就有三万多字。我的毕业论文的题目是2011年英国军事干预利比亚为例分析媒体和外交政策之间的关系,整个四月月几乎天天和David约会(David Wilson library),一方面分析一百多份关于英国军事干预利比亚的报纸文章,另一方面分析卡梅伦和黑格的演讲,以及外交联邦部(FCO)和国防部(MOD)的报告。朋友们经常戏谑道,“莱村”这座小城把人都逼学术了呢,因为除了学习无事可做。不过的确,在这里打工或是实习机会并不是很多,文艺演出或者展会的数量也远不及大城市。但是对于莱斯特我有一种无可比拟的眷恋感。

大“市”—说不尽的精彩和机遇

从莱斯特毕业后,我到伯明翰的朋友家暂住一个月。伯明翰的打工机会比莱斯特多很多,这一个月中我在一家韩国餐厅打工。从点餐上菜到上炭取锅我很快可以应对自如。我一直坚信打工的意义远不至于可以充实银行账户,于是乐此不疲。

今年十月我即将在伦敦读研。我对西区的音乐剧 “垂涎已久”,在YouTube上了听悲惨世界,歌剧魅影,摩门经无数遍原声带,很期待可以坐在剧院里看现场版的音乐剧。之前在网上搜索实习机会时,发现大部分的实习机会地点都在伦敦,伦敦是一个充满机遇的城市,我相信在伦敦的一年我会把它经营的充实有意义。

然而,对大城市我会有一种恐惧感。较之小“市”它好像多了一份冰冷和现实。机遇和风险并行,这便是大城市的魅力。

小镇乡村—最流连淳朴民风

小乡村小镇较之城市,不仅仅是慢节奏与悠闲,更是多了份友善与人情味。两次乡村小镇的经历记忆犹新。

Image caption 和Annie在山顶俯瞰Hebden Bridge, Moss也凑上前来。

通过HOST机构,我和英国当地一户人家一起共度了一个周末。Annie和Fyfe夫妇住在Hebden Bridge,一个不大的小镇。我还记得Annie对我说,小的时候不喜欢邻里很熟悉的感觉,你认识社区的每一个人,每一个人也都认识你。但现在从伦敦退休的她和Fyfe搬到这里,他们很享受这种感觉:认识几乎每一个住在附近的人,走在在山间和运河边,和每一个认识的人微笑,打个招呼聊聊天。和Annie夫妇悠然漫步在山林间,他们热情的把我介绍给他们认识的来遛狗的朋友,Moss(他们的边境牧羊犬)在一旁“孜孜不倦”的追着松鼠,Fyfe告诉我Moss 的小癖好,它只喜欢追逐松鼠,对兔子鸽子毫无兴趣,然后他俯下身摸摸Moss用嘲笑和怜爱的语气说着 “silly dog”!

另一次印象深刻的乡野之旅是和朋友去Cotswold的薰衣草田。这个地方真的只能用荒郊野外来形容,离最近的一个偏僻的小火车站还有20多分钟的车程。薰衣草田人并不多,我和朋友走在田间,偶尔遇到照面的路人微笑的打声招呼再调侃下天气。只一会的功夫就有一个阿姨和老爷爷笑着主动走来问我们需不需要合影,心里很温暖。当我们离开这里时遭遇 了一个难题,就是手机根本没有服务没有办法叫出租车离开。我们求助于停车场车里坐着的一对老夫妇,问他们是否顺路可以载我们去火车站。上车之后才知道原来他们根本不是往火车站的方向去,他们专门把我们送去火车站。路上的聊天中得知老爷爷老奶奶是住在附近的一个小镇里,来薰衣草田边来喝下午茶。途中和他们一起吐槽英国的通讯信号,说说笑笑中终于到达火车站。

无论在小“城”还是大“市”生活都会是一种难得的体验。但是如果有机会一定要去乡村小镇去感受下,那是最纯粹最淳朴的英伦。

(责编:路西)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场和观点。网友如要发表评论,或向《留学日记》联系投稿,请使用下表: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