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英访谈:音乐产业管理硕士

瞿婧宇在前不久的汪峰演唱会上代表主办方接受媒体采访
Image caption 瞿婧宇在前不久的汪峰演唱会上作为主办方接受媒体采访

音乐是很多人喜爱的娱乐方式。英国音乐产业处在全球前列,英国一些高校的音乐类专业也受到中国学生的欢迎。

出国之前有5年媒体工作经验的瞿婧宇毕业于伦敦威斯敏斯特大学(University of Westminster),获得音乐产业管理硕士(MA Music Business Management),目前在中国一家唱片公司担任企划总监。

在接受子川专访时,瞿婧宇谈到这个专业的具体内容以及它在哪些方面对她现在的工作有很大帮助。

子川:你之前在中国当过几年记者,后来为什么选择到伦敦威斯敏斯特大学攻读音乐产业管理硕士?

瞿婧宇:我曾先后在3家平面和网络媒体做过体育记者和电影记者,还代班做过半年音乐记者。工作5年之后我觉得自己到了一个程度,就是非常了解在接下来的职业生涯中想要做什么,因为我发现我最爱的是音乐。

不管中国现在的音乐环境是怎样的,我都想要投身这个事业。做了这个决定之后选择英国是因为我从小受英国音乐影响很深。

当时我申请了好几所英国高校,包括甲壳虫乐队(Beatles,或译披头士)故乡的利物浦大学等等。最后选择威斯敏斯特大学是因为它在伦敦。因为视野对音乐专业产业管理来说非常重要。

子川:你申请威斯敏斯特大学这个专业的时候觉得难吗?

瞿婧宇:这个专业非常看重申请者的工作经验,而我在这方面还不错,而且有娱乐产业的经验,所以不是很难。因为是音乐产业管理专业,所以没有要求申请者一定会写歌或者会弹奏乐器。

我当时接受了一个电话面试,被问到对中国音乐产业的看法。我其实早就准备好这个问题,并且列了一个提纲,就着要点大致说了一些。

子川:这个专业具体学些什么?

瞿婧宇:学的东西很全面,有理论科目也有实践性强的科目,包括音乐历史、音乐版权、、创意产业、现场音乐管理等等。因为这个专业要培养能够自主创业的音乐产业人才,所以所学还包括金融、创业等方面的内容。

子川:读专业收获大吗?

瞿婧宇:收获非常大。我感觉有时候上完一堂课好似读了一年的书。在我与同学的交流中发现,有工作经验之后再来读这个专业特别有好处,因为已经这样会非常清楚自己想要什么。

我觉得最大的收获是思维方式上的收获。虽然读的是一个比较偏实践的硕士课程,但是我还有在学术上开窍的感觉。因为英国有很深的文化研究传统,老师讲课的时候会教你如何去思考,这使得我在后来的工作中看问题的方式更加全面。

子川:会经常有音乐业界人士来做讲座吗?

瞿婧宇:有的。我们有两、三门课经常有业界各个公司人士来讲课,特别是创意产业方面的科目。

子川:你们最后是写毕业论文还是做项目?

瞿婧宇:结业的时候写了一个商业计划书,假设如果创业的话从哪里获得资金、如何花销,预算是怎样的等等。我写的是在中国创业的商业计划,设计了一个唱片公司,签了两个乐队,预估出一年内收入、资金流等等。其实这也有论文的成分,还要告诉评审者为什么你的想法是合理可行的。

子川:你毕业之后回到中国是如何找的工作?

瞿婧宇:尚未毕业的时候就有朋友推荐我到现在供职的唱片公司。我回国的时候正好是夏天的音乐节季,我就先到上海的一个音乐节实践了3个月,大致了解了音乐节的整个幕后流程。那之后我才到风华秋实唱片公司入职。

子川:你现在担任公司的企划总监,在英国学到的对工作帮助大吗?

瞿婧宇:帮助非常大。除了思维方式上的变化,还有对国际音乐产业趋势的把握以及对产业体系的完整了解。中国的音乐市场确实不是很健全,可能还在沿用1990年代延续下来的体系。如今时代变了,大家也都在摸着石头过河,所以了解英国这样非常完善的音乐体系对我的工作非常有帮助。

工作中涉及具体市场营销等方面时可能我之前在中国的工作经验比较有用,但是在制定公司大的战略方向、经营模式等方面在英国学到的东西会很有帮助。比如,我们公司主打的摇滚乐比较重视现场,而英国的演出市场非常发达,在这里学到的非常适用。

子川:你对有意申请音乐产业管理硕士专业的中国同学有什么建议?

瞿婧宇:首先我建议大家工作几年之后再来读这个专业。因为我看到有的同学准备留学的时候比较信赖中介,中介建议申请什么就学什么,或者在不是很了解的情况下就做了决定,毕业之后也不清楚该去做什么。如果在有工作经验、心智比较健全的情况下读书的话会效率很高、学到很多东西。

其次,我希望大家不要把读这个专业当作一个跳板或者敲门砖。因为其实它对于你整个视野的开阔、思想的健全都有很大的帮助。不要什么都从很实际的角度考虑。我申请的时候只是觉得需要来英国学习和了解整个音乐产业的东西,觉得这对我非常有必要。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