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英访谈:任职V&A博物馆

李晓欣在V&A博物馆中国展厅
Image caption 李晓欣在V&A博物馆中国展厅,背景为张洹《罂粟地No.31》 (2014, Mittal家族藏)。

伦敦作为全球艺术、创意产业之都,拥有一批享誉世界的博物馆、艺术馆。

英国一些高校的博物馆专业近年来越来越受到华人学生的欢迎。

李晓欣毕业于莱斯特大学(University of Leicester)艺术博物馆与画廊研究专业硕士(MA Art Museum & Gallery Studies),目前在伦敦著名的维多利亚阿尔伯特博物馆东亚部工作。

她在接受我专访时介绍自己在英国学习和工作的经验,并向有意攻读此类专业的华人学生提出建议。

子川:你之前在中国是学美术史的,后来为什么选择来英国攻读博物馆学硕士?

李晓欣:我从大学二年级时开始对博物馆这个领域产生了兴趣,因为当时我跟同学一道去西安考察。我们走访了很多西安的博物馆,稍有审美疲劳,直到去了当时比较新的汉阳陵博物馆,被那里的展览形式以及整体氛围震撼到了。

汉阳陵博物馆给我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令我觉得其实博物馆的展示方式及其设计对参观者的感受有非常直观的影响,特别感受到了博物馆这一行非常有魅力的地方。

从那时起,我开始特别关注博物馆这个行业。后来我发现博物馆学在中国还是一个新兴的发展中学科,而且比较偏向文物这方面的。

之后的那年暑假,我一个人来到伦敦,参观这里的各大博物馆。我还在伦敦还买了一些相关的学术书籍,其中有一本是在莱斯特大学出版的。

从那本书开始,我逐渐了解到莱斯特大学的博物馆学是这个领域的翘楚,比较注重当代新博物馆学的理论,比如以人为主的展示、社区的构建等等。待到我在中国大学毕业之后,就决定到莱斯特大学攻读博物馆硕士。

子川:来读博物馆学之后觉得收获大吗?

李晓欣:收获挺大。课程包括很多理论方面的学习,需要看很多书和资料,跟中国的学习方式有些不一样,但我适应得还蛮快。

真正涉及到博物馆运作的实践性内容并不多,有一些器物的运输、保管、打包,还有温度控制等内容。还有一门课要求学生做一个作品集,模拟向地方政府申请经费,做一个博物馆项目,挺有意思。

子川:来英国学博物馆专业的华人学生不多?

李晓欣:我读的时候华人学生是个位数字,而这几年越来越多,今年已经有十几位。

子川:你硕士毕业之后是如何找的工作?

李晓欣:比较幸运吧,我们专业的最后两个月是实习期,当时我选择到苏格兰格拉斯哥的巴勒珍藏馆(The Burrell Collection)实习。

这家博物馆有一些比较好的中国文物藏品—我觉得如果要找工作的话,只好用本地人不懂的东西去竞争。当时很幸运地直接跟负责中国藏品的策展人一起工作。

实习快结束的时候,有朋友发来杜伦大学东方博物馆(Durham University Oriental Museum)招聘助理的信息,就去应征了。

这个工作对我来说很理想,但对应征者的文物知识要求比较高。当时我用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在伦敦观摩大英博物馆的文物,也复习了很多内容。后来面试的时候,面试官拿了一些器物,发挥得不错,就被录用了。

子川:那你后来怎么转到维多利亚·阿尔伯特博物馆工作的?

李晓欣:我在杜伦大学的合约起初是一年,后来延到两年,再之后就难了。而且当时我先生在伦敦工作,就选择一起过来。

我是2013年1月到伦敦的,不久之后就看到维多利亚阿尔伯特博物馆(V & A)亚洲部的招助理策展人广告,就申请了。可能我的工作经验和心态都挺适合,就成功被录用了。

我的工作其实是一个为期5年的培训项目。我看到其它部门的类似岗位往往由博士毕业生、或者已经有过独立策展经验的人担任,入选者的素质都挺高。

尽管这个职位起初主要偏向日本艺术方向,但我入职以后的工作重点正在逐渐转到中国艺术品这一块。

子川:到目前为止主要做了哪些事情?

李晓欣:我来V & A之后做的第一个大项目是中国著名画家徐冰的展览,在博物馆的中央庭院中布置大型装置。这个项目跟我们去年的“中国古代绘画名品700-1900”特展同时进行。

徐冰的项目非常复杂,对初来乍到的我来说是非常好的锻炼。那之后我做了一些偏向藏品管理的项目。接下来就是我现在正在忙的日本展厅的翻修工作。

日本展厅整个将重新设计,且重新选展品、重新做标签,我负责其中的一部分。

子川:近年来中国艺术品在国际市场上行情看好,有没有觉得这方面越来越受到重视?

李晓欣:最近几年有关中国艺术的展览确实越来越多,而且跟中国各大博物馆的合作也越来越频繁,V & A也有一些藏品拿到中国展览。

目前我们正在做的一个项目是与中国方面合作,在深圳蛇口建一座全新的设计博物馆。这些都显示,中国展品在英国受到的关注越来越多,英中两国之间的合作越来越多。

子川:你对其他有意来英国攻读博物馆专业的华人学生有什么建议?

李晓欣:我建议大家要勇敢尝试新东西。有些人可能来之前就已经很确定将来要做博物馆领域中某个方向的工作,但我觉得最好不要给自己太多限制。当然,也要了解自己的长处在哪里。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