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英访谈:英国师生赴华演出经典歌剧

Guildhall音乐戏剧学院的经典歌剧片段受到中国观众的欢迎
Image caption Guildhall音乐戏剧学院的经典歌剧片段受到中国观众的欢迎

英国Guildhall音乐戏剧学院(Guildhall School of Music and Drama)师生本月初在上海大剧院上演了两场“歌剧青春派”精选Gala表演,吸引一定程度的关注。

演出曲目包括莫扎特《唐璜》、马斯涅《曼侬》、多尼采蒂《爱之甘醇》等经典歌剧的片段,受到不同年龄层中国观众的欢迎。

直属伦敦金融城政府(City of London Corporation)的老牌学府Guildhall音乐戏剧学院位于伦敦市中心,多年来培养了丹尼尔·克雷格(Daniel Craig)、奥兰多·布鲁姆(Orlando Bloom)、蒂朵(Dido)等著名歌手和演员。

Guildhall音乐戏剧学院校长巴里·艾夫(Professor Barry Ife)在接受子川专访时谈到这次演出的缘起和过程,并介绍在中国招生的情况。

子川:这次演出是如何促成的?

巴里·艾夫教授(以下简称艾夫):我在去年10月举办的上海国际艺术节上结识了上海大剧院的人,我们谈到中国对西方浸没戏剧(immersive theatre)的兴趣。

我建议我们可以更进一步,考虑浸没歌剧。我校的歌剧精选演出将观众与舞台的距离拉得很近,观众可以真正近距离体验到戏剧的力量。我们在伦敦演的时候用的是小剧场,排戏的方式是“亲密”的。

在我们的建议下有了这次演出。上海大剧院找到了一个时间段,我们各自筹集了一些资金。我校在上海的两场演出门票全部售罄,甚至门外有票贩子,我们很高兴—我们在伦敦的演出很少出现这种情况。

演出非常成功,我们很满意,主办方和观众的反响都非常好,人们的兴趣很高。我们对观众的年龄层印象深刻—有些只有 5-10岁,现场有很好的家庭气氛。

子川:演出中的歌剧精选片段是在伦敦已经排好的?

艾夫:是的。我校的歌剧课程为期两年。学生在第一年需要准备不同歌剧中的3个片段,第二年要做3场完整的演出。

我们在上海演的片段是学生为第二学期准备的片段,他们已经在伦敦的小剧场演过4次。把这些片段带到上海演出给了我们机会参与国际巡演,这非常好。

子川:有多少学生参与了演出?

艾夫:这次去上海的包括12位歌手、两位钢琴手—因为这些歌剧片段是由钢琴配乐,而不是整个管弦乐团,还有12位技术方面的学生,像舞台经理、服装设计、灯光、音响等等,共有27人。

子川:英国学生们有机会与中国学生交流吗?

艾夫:这是一次先驱性的项目。考虑到我们仅在上海停留了3、4天,学生的参与程度非常高、与中国学生有交流,我们很满意。

尽管如此,我们这次没能有时间组织与中国歌手和乐手的对话环节,针对一些技术和风格展开讨论。我们希望下一次能够促成这一的互动环节。

子川:我一年半之前采访您的时候得知,贵校正计划在香港招生。到目前为止情况如何?

艾夫:今年我们在香港和北京都设了面试考场。整体情况很好,我们收到很多申请。我们对学生的水平感到满意,向大约三分之二参加面试者发放了录取通知。

但我必须强调,上海演出不是为了在华招生,更多是为了在2015中英文化交流年的背景下与中国观众见面接触。

子川:什么时候开始在北京设面试考点?

艾夫:我校从去年开始在北京开设考点,今年年初又举行了一轮。从现在开始,我们计划每年都在中国大陆招生考试。

从我们的角度,这是一个开始。我校是一家规模较小的高校,面向来自全球各地最有才华的年轻人提供专业训练。

我们的专业课程旨在使学生进入所选领域并在该领域获得成功,所以学生人数不可避免地会比较少。因此,我们不是要大规模地招生,而是要招优质的学生。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对参加面试的中国学生感到满意。

子川:贵校目前有多少国际学生?多少中国学生?

艾夫:我校900名学生中约有一半来自英国。约有18%的学生来自欧盟以外国家,即120-130人。目前,中国学生人数较少,在20人以下。

子川:有奖学金机会吗?

艾夫:是的,肯定有。我们非常努力为奖学金筹集资金。多数学年,我们可以向大约一半的学生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支持。

对国际学生来说,我们经常可以至少以奖学金的形式免去他们一半学费。我们理解,国际学生的学费非常高,不是所有人都负担得起。

我们的原则是,努力确保任何能够从我们的专业培训中获益的学生不会因为经济的原因无法成行。我们致力于向本国和国际学生提供支持。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