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原创:湛蓝的天空下(一)

《留学生原创室》是BBC英伦网为喜爱写作的海外学子开设的栏目。远离故土家人、独自一人飘泊在外的留学生有各自的辛酸故事,甘苦经历。希望这片《原创》天地能够让留学生用文字和想象记载下那些甜酸苦辣事。下文是Shiny的连载小说《湛蓝的天空下》- 编者

如果你觉得下面的故事平淡庸常得就像你在伦敦日复一日的生活,那么,我的目的就达到了。因为,我书写的,就是我们在这片湛蓝而广袤的天空下,平淡庸常的生活。

如果你觉得这个的故事能激起你心中的涟漪,引发你内心的共鸣,那么,我的目的也达到了。因为,我书写的,就是发生在我们之间的故事,友谊,爱情,学业,谋生。

在伦敦留学的岁月,有酸涩,有甜蜜。

在伦敦奋斗的日子,既执著,又痴迷。

所以,当记载下这段时光,我仿佛又活过这样一段无悔的、不可复制的、值得永远在内心珍藏的花样年华。-作者Shiny

伤离别

Image caption 在湛蓝的天空下

一直到感觉出飞机摆脱重力、离开跑道,林漪才止住了眼红鼻塞的样子。

跟妈妈道别的时候,她没哭。她故作潇洒强大地抱了抱妈妈,拍拍她后背:“妈,一年时间很快的,眨眨眼我就回来了。你多保重!” 林漪害怕自己一哭,母女俩就崩溃了,不敢多说,扭头朝安检队伍大步走去。

她不敢直视妈妈,因为害怕看到她满眼的牵挂。

她也不能回头,因为一回头,眼泪就会决堤。

这样的场景似曾相识,心头的滋味却大不相同。18岁,离家到外地念大学,也是与妈妈分别。那时她是羽翼丰满的小鸟,要挣脱妈妈的怀抱。那个意气风发、胸怀大志的傻丫头,哪里能真切地体会离愁别绪呢。

有人说,这世上所有的爱都是为了相聚,只有母爱是为了分离。都要承受分离的孤单和痛苦,林漪觉得,她这一走,妈妈会比她更孤单,更痛苦。一想到这,她就难受。父母在,不远游。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妈妈开始需要女儿的陪伴和慰藉了,27岁的她却选择妈妈老迈的时候辞职出国。而且这一次,走得更远。

临到关头,林漪甚至不能肯定,在那个离南中国飞行距离一万公里、被叫做国际大都会的伦敦,是否真的能寻找到她人生的新坐标。

坐在一旁的董自励用带着淮扬口音的普通话问她:“你要不要紧?”

她笑笑:“没事。”

林漪跟董自励,也只是刚刚认识。他们之间的关系,照留学论坛的说法,叫“飞友”,就是留学生搭伴一道从国内飞到英国,路上互相有个照应。出发前,两人在网上交流过。董自励家在江苏,自称在一所三流学校的三流专业读到大二,顺从父母之意出国读语言,然后读酒店管理,为将来子承父业打基础。

林漪当时对着电脑屏幕心想,这不就是典型的富二代吗。得,还没出国呢,就遇见一个。

果然,在机场碰头时,董自励一身崭新的鳄鱼,连电脑包都是新的。满身簇新的反衬下,林漪倒觉得这个小伙子挺朴实。

寒暄过后,董自励开始大吹家乡的特产小龙虾,聊得林漪饥肠辘辘。

终于,空姐开始送饮料了。董自励狼吞虎咽地干掉第一份饭,开始捣鼓面前的小屏幕。一个个频道换过去,最后锁定在一个阿娇演的片子上。那时候还没闹出“艳照门”事件,阿娇是很多少男的梦中情人。

林漪则掏出一本厚厚的《英国》,一本号称留英必备的“孤独星球”系列旅游指南,预习起来。

密闭的机舱中弥漫着食物被加热后的味道,空调吹得林漪瑟瑟发抖,毯子根本不够用。不记得翻了多少页《英国》,也不记得跑了多少趟洗手间,她昏昏沉沉,却又无法入睡,一直惦记着临走前还没来得及订上的学校宿舍。等拿到空姐发的入境卡,林漪才终于意识到,伦敦,那个仿佛已在她梦里浮现过千万遍、却又没来得及多些了解的伦敦,就这么迅速地,不可抵挡地,靠近了。

下飞机,等候行李,入境检查。没被入境官刁难,没被盘查健康证,也没被赶进传说中的小黑屋,行李也没有闪失。一切都比想象中顺利。林漪和董自励随着人群,各自拖着沉沉的箱子,来到希思罗机场3号到达厅。(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