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原创:穿过子午线(二)

《留学生原创室》是BBC英伦网为喜爱写作的海外学子开设的栏目。远离故土家人、独自一人飘泊在外的留学生有各自的辛酸故事,甘苦经历。希望这片《原创》天地能够让留学生用文字和想象记载下那些甜酸苦辣事。下文是Vick的连载小说《穿过子午线》- 编者

Image caption 伦敦、上海——留学生穿过子午线的情感生活

复杂的世界

泰晤士河畔的新年烟火结束了,人群开始流动,到他们应该去的地方。浩也应该回到现实属于自己的世界。他向着正在开PARTY的CLUB方向移动,因为人很多,他没能分清是自己推动着自己走还是别人催赶着自己走。似乎这情况在生活里也常常发生,当我们都以为自己可以独立地走自己的路,其实也在无形中不得不随波逐流罢了。浩一直触碰着脖子上回忆遗留下来的产物,一条银链上的戒子。伦敦市中心的人行道很不平整,是百年千年前的石头堆积拼砌而成的,似乎也只有像英国这样深厚的文化底蕴才能容忍这么陈旧而携带着历史的事物与现代那过于绚丽的气氛融合。你也必须步步为营地前进,以免摔倒在这并不平滑的地面上被别人踩踏而过。这是个残酷而美丽的世界。

通常步行只需一刻钟的路程,今天浩足足走了快40分钟。终于看到不远处举办伦敦大学中国学生会跨年派对的CLUB,门口聚集的一大堆衣着时尚亮丽的中国留学生,他们有的在抽烟。自从英国政府立令所有公共场所禁烟后,这样的情景十分常见。

浩一边走近大门口,一边从口袋里拿出他的烟,是日本牌子“峰”。浩,拿出一根,叼在唇上,点燃。深深地抽了一口,再吐出,那淡淡的白烟,似乎能带走烦恼,即使从来没有成功过,不少人却依然天真地相信着,包括浩。走到大门前,浩见到门口徘徊着的小力,是他很不喜欢的人。他是莫少豪的跟班。一个长头草,哪里有利益摆那头。每一个群体里都似乎有这么一个人。比较虚伪,比较圆滑,比较计较,比较狡诈。小力一见到浩就露出了他那让人一看就知道假到不行的笑容。

“浩哥,现在才来啊。怎么那么晚啊。”

“哦,刚有点事。”浩没心情达理他。

“啊,贵人事忙啊。”

“恩,没有啦。”浩听小力的话差点没吐出来。“你还在卖剩票么?”

“啊,对啊,我这些做小的,就只能尽力为组织做点事了。”

“呵呵。”浩真受不了,谁都知道他卖两张票自己袋一张的钱,还假惺惺的。

浩没再搭理他,开始更用力地抽着烟,想尽快抽完快点进去,以免再和这种小人说话让自己窒息。

浩拿下快抽完的烟,看了看烟嘴上小小的一个峰字,又陷入了回忆。

“我不喜欢你抽烟。”小白的手在浩面前不断地摆动,试图要让浩刚喷出来的烟雾快点驱散。

“哦,好吧。那到你和我都毕业出社会那天,我就戒掉。”浩认真地回答。

“为什么要等那么久呢,你就不能现在戒掉?我们还有两年才毕业呢。”

“因为我觉得你在我身边我太幸福了,世界上没什么好事是无条件的,我怕我得到了那么多的幸福要失去点什么,所以我这几年狂抽烟。不是说抽一根烟要短一分钟命么,用短点命来填补我得到你的代价,我心就平衡了。”

“你简直是胡扯。”小白刻意要装出生气的表情,却掩盖不了那发自内心的甜蜜。

年轻的时候,无论我们做多么荒谬的事情,都能用更荒谬的理由来解释。

两年后的浩依然被自己当时那荒谬的理由逗得“呵”地笑了一下。他把烟踩灭在伦敦长年湿润的地板上。似乎也踩灭了自己的回忆。

这时,浩的背被重重地拍了一下。他只好猛回头,是喝到有点茫了的JJ,一个台湾女生。她比浩大几岁,是伦敦华人圈子里以办派对出色而闻名的女人。作为年轻学生的浩和中国学生会,如果要在伦敦的一个高水平的CLUB里面办派对就必须通过JJ这种有头有脸的人,否则就算你再有钱,CLUB的管理层也不会让你们使用他们的场地,怕出什么事情影响了他们的声誉。而JJ就是在伦敦有能力拿到任何一间有名的CLUB来做学生派对的人。也是她,对浩的特别信任,让浩一直在伦敦大学各学院的中国学生会里拥有不可忽视的地位,这就是浩一直没有被家财万贯的莫少豪打垮的原因。

过去一年的学生会管理,让浩在竞争中变得不再单纯。伦敦大学皇家学院的中国学生会,以浩为正主席,莫少豪为副主席已经成为了两个不同的派系。他们互相竞争,互相制衡。却恰恰是这种碰撞,让皇家学院的中国学生会,从本来在伦敦大学所有学院的中国学生会里声名狼籍,到现在,驻一重要席位。

“你还在这干嘛,人家四大伦敦大学学院的学生会主席都来了,你才来。还不快进去交流一下。你们是主办方呢。”JJ带着醉意吼着。

“好了,莫少豪不已经在里面了么,他的车都堵住门口了。”

“人家比你聪明好么,一大早来一直在开酒请人喝。你这做正反而现在才来,告诉你,小心被踩过去了。”

“呵,他要是能用钱把我压倒,我早就死了。”浩没好气地回答,扶着JJ进门,带着一贯的有点轻视一切的笑容。到了门边浩眼角瞥了一下小力的反向,很明显他有用心地听他们的对话,好回去跟莫少汇报。浩不在乎,没回头直走进了CLUB,淹没在人山人海的舞池里。

有人的地方就有是非而复杂,一年多下来浩早就意识到这一点,但往往就是这一切的不单纯,让年轻的小伙子慢慢学会长大,融入到这复杂的世界。可是谁怕谁呢,浩本来就是个嚣张的男人。

未完待续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