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原创:穿过子午线(四)

《留学生原创室》是BBC英伦网为喜爱写作的海外学子开设的栏目。远离故土家人、独自一人飘泊在外的留学生有各自的辛酸故事,甘苦经历。希望这片《原创》天地能够让留学生用文字和想象记载下那些甜酸苦辣事。下文是Vick的连载小说《穿过子午线》- 编者

Image caption 伦敦、上海——留学生穿过子午线的情感生活

凶手

“总编,是时候要走了。”浩的私人助理苏颖走进了总编办公室。“那个留学教育论坛两个小时后开始,我们现在要过去了。”

苏颖是个干练的女人。比浩大一年,摩羯座的女生。某种程度上是个工作狂,除了工作的成就能让她安心,她不在乎发生在身边的任何无关重要的事情,即使是爱情。永远是以黑白色为主调的套装裙,黑框眼镜,长长的头发向后梳起,永远一丝不苟。

浩是觉得她过于冷漠,但她的确把一切工作上的事宜打理得井井有条,让浩少操心许多。而且毕业于上海复旦大学的她,少了留学生的一份散漫随心的性格,恰恰能在关键时刻抑制住浩的为所欲为,让浩在中国媒体界这个复杂的世界不至于被所谓的规则太早被淘汰。

所以事业平步青云的浩,也不得不感谢苏颖这个在国内商业文化底蕴里成长起来的女人,让他少走了许多弯路。

“哦,好的,谢谢。”浩回答了一句,把咖啡杯放下。跟着苏颖走了出去。

“哎,关门!!”苏颖不耐烦地说了一句。

“哦哦,对。”浩很不好意思地关上了门,锁上。以前浩的办公室从来不锁门,曾经被苏颖提醒过很多次都不以为然。直到后来一个创意方案被人偷出卖给了竞争对手,浩才意识到,中国的环境里,一切的细节都可能成为失败的原因,因为无时无刻在找机会要打败自己的人实在太多。

“午饭吃了么?”在等电梯的时候,苏颖问浩。

“哦,忘记吃了。”

“你怎么每次都这样,我一忙忘记给你准备午饭,你就不吃了。”苏颖十分无奈地说。

“呵呵,是的,有时候想东西就忘记肚子饿了。”浩不好意思地说。浩觉得,自从母亲离开了以后,苏颖就成为他所认识的最能唠叨自己的女人了。

“哝,这给你。”苏颖在这个时候从FENDI包包里拿出来一个麦当劳纸袋。

浩接过来一看,是个巨无霸套餐,突然觉得自己真的饿了。又看看苏颖,她那十分立体的五官,其实十分美丽,甚至能让人惊艳。可是她从来不释放作为女人应有的温柔,依然冷漠地看着电梯顶上显示所到层数的数字,笔直地站着。

不苟言笑的她,总让人觉得不敢靠近。只有浩知道,其实她也有着温柔的一面。多少次浩在烂醉后打电话给苏颖要她来接自己,无论是什么时候,她总会在最短时间出现在浩面前,把烂醉如泥的他安全送回家,再在床头放上两杯水和头痛药,然后悄然离开。

等待浩第二天醒来后第一个拨给她的电话,询问昨天究竟自己是怎样回家的。而每当这时候,苏颖总是会说同一句话:“不知道,你快来公司,等你开会。”接着把电话狠狠地挂掉。被挂电话的浩会微笑,觉得苏颖她的“掘”十分可爱。

浩和苏颖乘坐的是管理层专用电梯,普通员工是不能乘用的。其用意大概是因为设计的人看过“无间道”以后焕然大悟,很多机密重要的对话,都发生在电梯里。可是浩和苏颖的这乘电梯的过程根本就没有对话,因为浩在狼吞虎咽他的汉堡包。

电梯停到了一楼,门打开了。浩和苏颖走出了电梯。刚好旁边一个公用电梯也同时打开了。一个年轻的女生正要走出电梯,却被一大群等电梯的人,以饿狼寻食般的气势同时向电梯里面推挤。

这其实也是见怪不怪,在中国人的行为习惯里,的确是没有先下后上的条例的。可是女生显然是必须在这里下电梯的,只见她憋得通红的脸,誓要从如洪水般涌进电梯的人流中逆向而行。当她刚要挤出电梯门的时候,脚踢到了另外一只脚,身体失去了平衡,不由自主地向前倾,却扑倒在正经过的浩身上,手中的文件散落一地。

浩是没有预计到有人会突然从自己的侧面狂扑过来,即使自己也知道自己是个帅气而且略带成功事业的钻石类单身男,也不至于有那么疯狂的粉丝吧。浩差点没站稳,好在身手颇为敏捷,转身抱住了倒过来的女生。女生回神过来,十分尴尬地低下头推开了浩。

“谢谢,不好意思。”女生连忙说,眼睛还是不敢与浩对视。

"哦,没事吧。”浩弯下身帮女生收拾散落一地的文件。

“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可以了。”女生也蹲了下来。

浩来不及理会,眼睛停在了刚捡起来的一张CV个人简介上。上面有女生的照片,名字叫--于小白

浩一生都无法忘记的名字。他马上把注意力移到了女生的脸。虽然也是个十分清秀的女生,却和他记忆中的于小白的长相没有丝毫相同。浩激动地说:“你叫于小白?”

女生抬起头,终于和浩有了对视。她对浩激动地叫自己的名字表现出茫然。“哦,恩。是的。”

“那你认识于小白么?你认识她么?”

女生更加迷惘,不明白眼前这位英俊的男士究竟要问什么。在这一瞬间,女生似乎认出了这个男人。奇怪的是,她表现出的是憎恨,无比憎恨的眼神。

女生把浩手上的简历一手抢过来了,一角还留在了浩捏紧的手上。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可是我认识你,你是个杀人凶手。”女生接近吼叫地说,吸引了身后的一些目光。

浩差点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个有着自己朝思暮想的名字的女人竟然说自己是杀人凶手。

就在浩被思索缠绕至无法动弹的时候,女生已经收拾好文件,转头快步走出了大门。

很久,浩依然保持半蹲的状态,直到苏颖拍了拍浩的肩膀。“快走吧,要迟到了。”

“哦。”剩下半个魂魄的浩,站了起来,跟着苏颖走着,脑袋里面却一直重复刚刚看到听到的一切。直到上了车,浩才发现手上还紧紧捏住了被撕脱下来的简历。上面剩下了几个字--毕业于:伦敦大学LSE学院。

未完待续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