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原创:穿过子午线(六)

《留学生原创室》是BBC英伦网为喜爱写作的海外学子开设的栏目。远离故土家人、独自一人飘泊在外的留学生有各自的辛酸故事,甘苦经历。希望这片《原创》天地能够让留学生用文字和想象记载下那些甜酸苦辣事。下文是Vick的连载小说《穿过子午线》- 编者

Image caption 伦敦、上海——留学生穿过子午线的情感生活

憎恨

一辆奥迪A6L的黑色轿车奔驰在上海延安高架和烈日下。窗外掠过上海甚至是全中国其中一个最繁华的地段。

车里坐着英国留学回国五年后更成熟的浩和助理苏颖。几年后,浩已经从无数的挫折经历里学会了冷静与沉着。可是现在的他,思绪里是一塌糊涂。一个清秀女人和最怀念的名字——于小白,还有来自这女人口中的一句“杀人凶手”,让浩陷入了深渊。

刚在电梯前碰到的女生,浩记得这眼神,几年前他见过,可是冲冲的光阴和忙碌的生活已经迷糊了浩的记忆。他苦思着究竟是谁曾经也投向他如此憎恨的目光。

经过十多分钟的沉默,浩突然抓住苏颖的手臂。

“我知道了,我见过那女孩。是她,我记得那眼神。”

苏颖漠然,的确不能理解浩为何如此激动。她知道这件事情并不简单。

“在五年前那PARTY里吸毒致死的人的追悼会上,我见过那女生。她就是这样看着我的。”

苏颖听浩无数次在酒醉后提起过这件事。他说他曾经间接害死过一个人,因为他举办的PARTY里有人卖毒品,让一个女生吸毒过量而死亡。虽然苏颖完全觉得事情与浩无关,却改变不了困扰着浩一直以来的愧疚心。

“你帮我,一定要找到这个女生。她带着简历去恒隆一定是去面试的。你帮我找到她究竟面试哪个公司,我要见她,向她解释和道歉。记住了,一定要找到。”浩用哀求的眼神看着苏颖,让苏颖觉得这比帮浩处理任何一件工作上的事情都来得重要。

“恩,我知道了,我会帮你找到她的。”苏颖的右手搭在了浩依然紧握着自己手臂的左手上,用温柔的眼睛看着眼前这极度需要安慰与帮助的男人,对自己的承诺表示肯定。

10分钟后,浩和苏颖到达了举办留学教育论坛的会场,在一个五星级酒店的大型展厅。每年在上海举行的留学教育论坛是由上海历史最悠久的报纸——《新民晚报》和英国BBC广播电台合作主办的。主要是邀请各界曾经留学深造的社会名人参与,分享他们的留学经验和讨论留学的各种争议与问题。自从三年前浩创办了RJ杂志在中国媒体界名声大噪后,每年浩都会被邀请到这个论坛分享经验。

会场布置得十分别致,纯白色台布覆盖着的长桌上,摆放着小点心和香槟,还有鲜花点缀着。 来宾们都言谈甚欢,像是在电视电影里常出现的舞会情景一样,无数的达官贵人,无数的业界精英,都聚集一堂,各怀目的。最多的是来叙旧顺便寻找更多赚钱的机会,毕竟活动里都是社会上层的各界人才与成功人士。也有小数是真心要来分享留学心得或者借此机会回忆过去在异国经历的懵懂时光。

浩从来都是顺其自然,他并不介意到这种交际场合寻求合作机会,也不介意来分享自己留学的经历,更不介意来叙旧,而且每次他都能见到几个自己大学时期认识的朋友,大家一起怀缅几年前的自己,浩觉得很有趣。

刚进会场的大门,浩马上被场中央的一个亮丽的焦点吸引。是个熟悉的面孔——上官馨雨。曾经在大学里的小酒吧做DJ的亮丽女生上官馨雨,如今已经是WIN音乐娱乐有限公司的首席创意总监。WIN音乐娱乐有限公司是国内最有名的音乐制作推广企业。它之所以在业界跑到了最顶,就是因为在四年前,上官馨雨的加入,提出了把中国音乐与起源于欧美的电子音乐融合,大规模地推广到中国市场。此举的确改变了中国音乐迈向世界的道路。

“你的衣服也太低了吧。”浩走到上官旁边,在她身后说了一句。

上官扭过头,白皙的脸上马上呈现出灿烂的笑容。“hey, man. 好久不见了!!”接着类似于狂扑的气势把浩拥抱住。双腿还情不自禁地跳动起来。

维持了大概20秒的时间。本来围绕着这位美丽女性的各方俊俏浪蝶,都只好逐一飘开。

上官馨雨终于平静下来。“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每年都在,我一毕业就来上海了。只是当时也很意外,没来得及联系大家。后来越来越忙,就忘记了。想不到,还能在这里见到你。”

“我刚来上海的,之前被派去美国深造,回来后就从北京被调来了上海。我还真不知道你在上海呢。”上官馨雨还是很激动。

“那你哥呢?他现在怎么样了?”

上官依然在笑,却带上了一丝狡猾的意味。“呵,你等一下就知道了。”

“哦?”浩没再说什么,却有预感,多年后,他会再一次遇到与他一直似敌似友的人。上官馨雨同父异母的哥哥——莫少豪。

这时候,灯光一暗,展会的正中间舞台上,主持人开始说他那些被修正再修正再背到烂熟的的开场白,依然表面,依然无聊。接着他邀请不同的嘉宾上台发言。十个里九个的发言都打草稿,而且似乎都是同一份草稿,不是感谢国家给予的留学机会(明明是自己爸妈出的钱),就是表示十分荣幸来到现场等等的。毕竟有太多政府官员到场(即使他们与留学毫无关系,懂的外语也只限于“早上好”和“晚上好”,当然了,一些国际通用的粗言谁都熟悉的。),让发言的人多少要奉承一翻,感谢一翻,最好是留着泪诉说着党的培养以及留学时多么想念如再生父母般的官员们(即使留学当时根本不认识他们)。

无可口非,识时务者为俊杰。浩也懂得这一点,可是他更尊重活动的目的与意义。他被安排在最后一个上台。

他暂别了与上官馨雨的叙旧,并叮嘱她千万不能走,等浩发言完一起去吃饭什么的,便悠悠走上讲台。

“大家好,我是RJ MAGAZINE的张浩。大家看我灿烂的笑容就知道,是的,我和前面发言的各位来宾一样,十分荣幸今天站在这里分享我留学时期的无数美好经历。我庆幸,我有机会走得更远,看到更多,并很开心我能最终站在我根所在的地方工作,付出,和像今天这样与大家分享着过去种种。可是与其让我乱说一通我想告诉你们的经历与看法,还不如让你们来提问吧,问你们想知道的关于留学教育的问题。即使我未能一一解答,我会发表我的想法,希望大家能有所得益吧。”

浩张望着全场,看有谁会承接自己的发言模式,毕竟如果没有人提问,自己会很难下台。

15秒后,会场里一只修长的手高高举起来。暗淡的灯光让浩只能看到是个女生。

“好的,那位来宾。”

“你好,请问为什么你的杂志叫RJ呢?”

“哦,其实我早就在别的地方解释过了,而且这和留学没什么关系,不过你想知道我就说说吧。RJ其实是ROAD JUNCTION的意思。我觉得人生里最多的就是交叉路口,而每次我们都要选择要走的路,走对了,我们就会成功,走歪了,下个路口可以再次选对,而有时候走错了方向,或许就不能回头了。所以买我们的杂志似乎是ROAD JUNCTION里的一个选择,或许说,是个好的选择。”

女生再次举起了手,表示想再问一个问题。

“报道说,五年前在你英国伦敦主办的一个PARTY里,有一个女生因吸毒过量致死。你觉得这是因为你在留学期间的交叉路口前的一次错误的选择构成的么?而你,有没有因为那次的ROAD JUNCTION选择错误导致拥有美好人生的人致死而觉得内疚呢?”

女生的话语越变越激动,同时一直往讲台的方向走去,直到映入在讲台的灯光下。

这时候,浩是哑口无言不知所措。因为这是一个自己无法回答的问题,也因为,出现在灯光下被浩看清的人,正是一个小时前让自己失魂落魄的人,浩认识的第二个于小白。

未完待续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