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舒访谈:人在剑桥

夏杨,林哲望,赵熔融
Image caption 夏杨,林哲望,赵熔融谈剑桥

剑桥大学八百年校庆之际,各种各样的庆祝活动纷纷展开。校方还特别举办宴会,邀请新老剑桥人一同回顾大学的历史、展望剑桥的未来。

目前剑桥大学共有中国留学生近八百人,是这所古老学府中最大的海外留学生群体。

四位中国留学生接受采访,谈他们心目中的剑桥大学、作为“剑桥人”的感受和体会。

止于至善

三一学院博士生夏杨主攻生物科学,整个大学城让他首先推荐的一景是The Eagle Pub老鹰酒吧——1953年4月25日,就在老鹰酒吧附近的附近的卡文迪什实验室(Cavendish Laboratory)的分子实验室,DNA的双螺旋结构在那里被发现。科学家正是在老鹰酒吧向全世界宣布了他们的发现。夏杨说,这个酒吧多年以来一直为全世界的科学工作者所向往,闲暇时他也会和老师同学到那里小酌几杯。

“剑桥大学对我来说就是一个浅蓝色的城市,在平静下孕育着巨大的压力和挑战。我觉得剑桥和其他大学的区别不止在于它的研究经费和科研环境,更重要的是它独特而浓郁的人文氛围。”

“中国有句古话: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我觉得这句话用在剑桥身上非常贴切。每一个剑桥的学生都会发现,自己身上有善于思辨、善于独立思考的意识。

当我们不迷信权威、当我们把自己放在一个和别人平等的位置上进行学术探讨的时候,我们就会有一种独立的人格。这一点在我们毕业走入社会后,能够帮助我们和谐地融入身边的群体、更好地实现自我价值。这应该是剑桥带给我们的可以陪伴我们一生的礼物。”

平和的美丽

同是三一学院的神经科学系硕士研究生赵熔融,特别推荐了离老鹰酒吧不远的一口镀金的大钟,“这口钟的设计是在1870年,但建起来却是最近的事。它的内部全部机械建造,只是在外部镀了一层金。细心人会发现,这口钟的钟摆并不是均匀摆动的,它时快时慢,有时还会暂时停顿一下。

钟的上部趴着一只面部狰狞的蟋蟀,意指总有一种力量,让时间一去不返。钟不但会呈现时间,而这口钟也在传达一个概念——时间在流逝,对不同的生命来说,它的意义也不尽相同。”

文静的熔融说剑桥给她的印象是平和、安稳、美丽,不过它同时也不乏宏伟庄严。最让熔融感动的则是剑桥的人,一个看似邋遢不堪的小伙子能讲五六种语言,又是数学方面的天才,这让人情不自禁地产生钦佩的心态,“剑桥大学有很多这样有才华的人,这也能不断激励我们,让自己谦虚下来。”

没有钉子的桥

从小就喜欢科学的林哲望是耶稣学院生物化学系二年级学生,他说在剑桥大学读书并没有带给他优越感,而是增添了一种责任感,“因为社会对剑桥的学生有很高的期望值,我觉得有义务保持剑桥在人们心中的形象。”

哲望说大科学家牛顿是他一直的偶像,所以和牛顿有关的事都成了哲望关注的话题,比如剑桥大学的数学桥。

“传说牛顿没用一颗钉子、仅靠木头的镶嵌就把数学桥建了起来,他的一位学生很好奇,想拆了看看能不能再装回去。现在大家在这座桥上能看到钉子,那么结果就不言而喻了。

或许这些典故都不是真的,但是前辈们的智慧激励着我们,让我们把剑桥人科学创新的精神不断传承下去。”

Image caption 喜欢徐志摩诗句的佟昊阳

康桥情节

化学工程系二年级学生佟昊阳喜欢国王学院那块纪念徐志摩的石碑,石碑上刻着诗人那句著名的《再别康桥》中的几句:

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昊阳说她很小的时候就学过《再别康桥》这首诗,尤其喜欢诗中描写的那种意境——剑桥优美恬静的环境和徐志摩恋恋不舍的心情,“但小的时候体会的并不深刻,现在人在剑桥,可以多多少少理解徐志摩当时的心情了。”

“相对剑桥大学800年的悠久历史,或许我们每个人都是微不足道的。但是在留学生的心中,剑桥将会是永恒的一页。”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