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 4月 7日, 星期三 -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14:42

英国大选与华人参政讨论会文字内容摘要

讨论会标志

英国下一届大选临近,为帮助大家了解这次大选以及华人参政的多方面问题,BBC英伦网与BBC中文网特意安排在2010年4月7日联合举办“英国大选与华人参政” 讨论会,并作网上直播。

出席讨论会的嘉宾包括杜淑真、李泽文、凌家辉、卢曼华、吴克刚五位华裔候选人,以及华人工党主席梁辛尼。他们就现场观众有关大选和华人参政等议题的提问,一一回答。

直播开始时间:2010年4月7日伦敦时间下午2点(北京时间晚上9点)

以下是讨论会文字内容摘要:

(Britt Yip和Paul Crook=主持人;杜淑真=杜;李泽文=李;凌家辉=凌;卢曼华=卢;吴克刚=吴;梁辛尼=梁)

主持人: 欢迎来到“英国大选与华人参政”讨论会现场。各位现场观众和BBC中文网、BBC英伦网的网友们,大家下午好,我是Britt Yip。

主持人:大家好,我是Paul Crook。Britt和我将共同主持这场讨论会。在接下来的一个半小时里我们将一起探讨英国大选与华人参政的议题。讨论会将以英文进行,辅以普通话和粤语的摘要翻译,帮助希望用中文提问和发表看法的观众朋友们。

主持人介绍嘉宾:

李泽文George Lee,保守党议会选举伦敦霍尔本选区候选人。

卢曼华Anna Lo,是北爱尔兰地方议会议员,将作为南贝尔法斯特选区候选人参加联盟党议会选举。

凌家辉Philip Ling,自民党议会选举伯明翰市布罗姆斯格罗夫选区候选人。

吴克刚Kegang Wu,保守党议会选举利物浦选区候选人。

杜淑真Merlene Emerson,自民党议会选举候选人,来自伦敦另一个选区——哈密史密斯。

最后一位嘉宾是华人工党主席——梁辛尼Sonny Leong。

主持人:欢迎各位嘉宾的出席!昨天英国首相布朗宣布5月6日举行英国大选。无论结果如何,2010年的大选已经在一个方面开了先河。

卢:下午好,我是北爱地方议会的议员,3年前作为南贝尔法斯特选区议员当选。联盟党在北爱是个跨地区的党派,我希望我参选是让所有人有一个新的选择,而不是传统的几个党派。

李: 我生于香港,10岁来到英国。我在公共部门从业20多年,在国防部和伦敦警察局工作过,也在私营企业工作了13年,曾担任FTSE 100中一家公司的高级副总裁。我从未从政,也不太关心政党政治,这是我首次作为保守党议员候选人参选。我为什么参选?因为我觉得英国议会中有太多的职业 政客和律师,我是最早在国防部和警察局工作过的华人之一,同时在FTSE100里的一家公司任职,这些领域几乎都没出现华人,我觉得有这个必要打破对华人 的传统观念,打破这个无形的障碍。

为什么选择保守党呢?因为我所代表的党派的价值观是崇尚勤俭工作,关注家庭、尊重法制、对社区负责,这和一些华人价值观相同。保守党还鼓励人们无论阶级和教育背景,可以凭自己努力进取。

凌:我在巴斯大学读经济时开始涉足政治,我当时就加入自民党,我觉得该党更直接、更真诚。毕业后我当了一年的公务员,后在BT和银行工作。我不是一 夜之间突然想要竞选的,多年来我看电视上政党之间辩论时,我就疑问他们为什么不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呢?我想,为什么我自己不参与进去呢?

吴: 我来自中国的广东,在英国生活了20年,我从事过科研、在大学教过书、过去十年从商,是英国商会的首席中国商务顾问。我参选的原因有三:第一,我在利物浦 生活了15年,利物浦是与中国发生联系的最早的英国城市之一,与上海是姐妹城市。第二,我有丰富的经验,包含在教育、科研和商业方面;第三,英国在过去两 年里经历金融危机和议员开支方面的丑闻,我知道人们所经历过的艰苦,这里我同意保守党的经济政策、家庭教育和外交政策,尤其是有关中国的外交政策。

杜:我从政很晚,我1979年作为学生初到英国,直到23年后我才决定加入英国籍,然后很自然地我就想应该从政。为什么选择自民党?伊拉克战争开始 后,自民党就一直反对这场战,它还注重民事公民权利和平等,经济上也很明智,经济学家坎贝尔是我党的财政大臣,这个党让我放心。

主持人:到现在为止,工党还没有一位华裔候选人竞选议会议员。但这并不是因为工党里缺少华裔积极分子。梁辛尼先生,您是华人工党的创办人之一。您为什么参与政治活动?有没有设立跟其他主要政党一比高低的目标?

梁: 我来自马来西亚,我到英国留学,并最终留在了这里。我在1992年的经济衰退时期创建我的法律出版生意,雇佣150多人,逐渐成为英国最大的法律出版公司 之一。我一直与政治打交道,但从未有时间从政。我经商,我是为社会做出回馈,我内心认同平等、公平公正的价值,工党因此是我的选择。

主持人:还有三位候选人不能到场,他们事先每人录了一段话:

录像:我叫谢晓明,是圣奥尔本斯市议员、自民党议会选举布罗克斯本选区的候选人。我有一半是马来裔的华人血统,另一半英国血统,我来自一个充满爱和关心的家庭。

我的母亲从事保健工作,我的父亲是位电脑工程师。他们长期为当地社区和公众群体服务。

由于这些原因,我也开始参与政治,成为赫特福德郡的郡议员。我参选,是希望能尽我所能,帮助和代表我的选区人民,也帮助和代表全英国自由民主党的党派人士。

对于参加选举和投票的重要性,我的个人感觉是,我用这种方式感谢我的前辈做出的努力。他们通过不懈努力,保证了像我这样的人有机会投票,并能在政治事务中有发言权。如果你不注册投票,不投上这张选票,你就浪费了这一切。

录像:我是成世雄,东萨塞斯郡市议员、议会选举伊斯特本选区独立候选人。我在伊斯特本居住了38年之久。我在一家中餐外卖店工作,同时担任地方议员。

我当选地方议员已经13年,现在我在地区郡议会工作。我对地方事务参与很深,从上到下。因此, 我是有一定影响力的。

比如,学校、社会福利、养老政策、交通法规,和收集垃圾等等。

在这次大选中,我希望鼓励大家登记投票,现在还不晚。我打算在未来的大选中代表伊斯特本选区。如果我竞选议员成功,我就可以更广泛地为大家的利益服务,为所有的人服务。

主持人:李沛腾最近宣布参选,我们没有时间与他做视频访谈,下面请听他的一段录音发言。

录音:下午好,我是李沛腾,今年36岁,当律师,拥有一半中国血统,母亲来自新加坡。我过去曾任议员,在2006-2007年当过市长。这一经历我推荐给所有人。现在我是哈文特区的议会候选人,我很期待这次大选的挑战。

我向所有华人强烈呼吁,他们都应该注册投票。如果华人都来投票,勇敢说出自己的意见,这样他们的声音才有人听,有人注意。政治家们才会考虑他们的意见。因为政客们会意识到在社会上有一股强大的声音,需要去重视。

我非常鼓励所有华人投票,现在政党中有好几位华人代表,形势一片大好。中国人碰到了问题可以和很多人去谈,去商量。

主持人:在讨论开始前,许多网友和听众表示希望向嘉宾提问。现在由Harry Huang首先提问。

Huang:英国经济困境的根源是什么?目前本国经济复苏的最大障碍是什么?你们会向各自所属的政党提出什么建议?

梁:目前的衰退,是由在美国的危机引发的,因为雷曼兄弟的破产。英国金融经济的根基是把银行做大,当危机发生后就发生了多米诺效应,现在市场流动性消失引发大银行的危机。如果政府不干预,一些银行会出问题,资金断掉,大家都没有资金来源,所以政府及时出手救助银行。

但是反对党并不支持救助计划,此前我曾经说过自己做过生意,在92-98年期间我们也经历过经济衰退,有300万人失业,社区消沉,当时的保守党称 失业是值得付出的代价,但工党说不行,因为失业也会消耗国家财政。我的建议是,保持稳定以维护经济顺利发展、不要拖后腿,让经济最终复苏。

李:这确实是全球性的金融危机,但处处有首相布朗的劣迹。几年前,他对私有退休基金开刀,结果很多人不再投入养老金,而是在股票市场上投机,大批人 炒房产,买房然后租出去,房屋贷款公司Bradford&Bingley于是决定进入这个市场,但这是有风险的市场,后来出现房屋市场泡沫破灭, 出现信贷危机后,北岩银行和Bradford&Bingley融资出现困难,这些银行有巨额有毒资产,是布朗带来了这些严重的后果。

这些房屋贷款公司都不是大公司,他们从其它公司融资然后贷款出去。对储蓄人来说,政府确保他们的五万英镑的存款,因此不会带来大规模的社会影响。这 些小的银行不至于会导致社会动荡,因此可以让这些公司象其它公司一样被托管,当然RBS和HBOS很大,不可同日而语。我们当时应对这些银行采取不同政 策,卡梅伦当时完全支持政府对这两家大银行的救助,但不是对所有的银行。所以当时政府救助北岩银行是政治举动。

再说解决途径,英国1/3的劳动力在公共部门工作,工资是纳税人的钱,另1/3在私营领域工作,他们需要产生收益,往体系内注入资金,不应该用产生 效益的1/3的部门去资助公共部门的增长,因为公共部门不赚钱,因此需要重新调整经济结构,不是说减少投入,而是调整经济结构,促进更节能环保和创新的产 业。

杜:梁说这是场全球金融危机,李说的则是保守党一贯的政策,他们不去谴责银行,是公共部门的膨胀。实际上,二者兼而有之。危机虽然从美国开始,但是 英国也有,中国人都知道应该存更多钱, 而不是借更多债。所以我们需要一系列解决方案,我们的财政预算出现赤字,收入比支出少13%,必须要弥补这一空缺,并不是简单地收更多的税,花更少的钱, 我们需要进行投资。

听众:这个问题提给凌的,到底自民党是会跟工党结盟还是跟保守党,现在这里有两个保守党候选人,在一个无多数议会里,与谁合作?

凌:自民党目前还没有讨论这个问题,这个决定自民党成员也有发言权,并非只有党的主要领导人,我们党的成员目前还没有讨论这个问题,因为我们目前志在取胜,希望选民支持我们的政策。

李:现在最大的问题是经济问题,提高国民保险费是现在讨论的焦点,你们表示在这一问题上支持工党,而我们是反对提高国民保险费的。

杜: 我们不应该细究每个政策,看我们在每一个政策上与谁更接近。我个人认为,自民党成员的政治观点是中间偏左,但与其它两党组建联合政府并不是自民党的政策, 我们一直与其它方面合作,也并非只有拥有多数才能运作,所以不要担心出现没有多数的议会,过去百年里我们有30年的这样的经历。

现场观众问:我记得是撒切尔夫人对私有养老金开刀的,我不清楚为什么说是布朗。就公共部门的过度庞大问题,刚才有人提到铁路罢工的问题,华人候选人对保护工人利益是怎么看的?

现场的听众发言:我曾在伦敦南部地方议会担任了16年的议员,是工党成员。刚才李说到的房市泡沫,我当时正是当地议会议员,是保守党导致了房价泡沫不稳定的情况。因为保守党的政策就是让市场经济发挥作用。但是,市场力量并不能保证稳定的房源供应。

刚才李说,公共部门是不产生利润,因为公共部门就是非营利部门,它们提供的是公共服务,由纳税人支持,我们在座的都曾享受到好的公共服务的益处。

在1997年工党上台开始对公共事业部门投资,使得社会发展更加健康。大家都支持社会公正和正义。如果你要更仔细的观察经济政策的话,整个的工党政策就是为了实行更公平的政策,而不是偏向有钱人。

吴: 我在大学里工作。我知道公共服务对于社会和经济都很重要。现在关键是对于克服目前的经济衰退需要一个良好的社会服务系统。在97年,整个公共部门的扩张达 到36%。去年,公共部门开支占开支的52%,此外,英镑最近下跌25%,我们的出口市场没有增长,我们当然不能出口我们的公共服务部门。

在过去13年里,英国的制造业占国民经济的比重从20%下降到11% 。英国要想恢复经济增长的话,切入口就是私营企业,因为他们向政府提供税收。

而政府只能印钱。现在的问题有三:第一,制造业萎缩,公共服务部门庞大;第二,英国正面临史上最大的债务,总债务超过8000亿英镑;第三,税收过高。

主持人:下一个问题,Jonathan Man,文先生。

文:你们对保障英国社会里各不同阶层,包括华裔、残疾人、男女同性恋等群体平等就业权益和受到公平对待方面是什么立场?

卢: 我曾是将英国本土的民族平等相关法律推广到北爱的倡议者之一,这一过程花了10年时间,最终于1997年在北爱通过。联盟党是个包容性很强的政党,我是英 国甚至是欧洲首个在中国出生的地方议会议员,我们党在推广少数族裔平等上有很好的纪录,我们也欢迎同性恋等其它群体的加入,所以我们是很开放民主的政党, 是北爱最好的政党。

梁:是工党有了首位黑人议员,有了首位穆斯林议员、有了亚裔内阁部长、首位黑人内阁部长,工党政府在1998年推出最低工资标准,我们建立了平等委 员会,工党是公平的政党。你们也提到媒体上很少看见华人面孔,我在过去18个月里一直在做出努力,与文化、媒体和体育部交涉,推动无种族歧视的媒体制作, 为什么不能有华人当警察,为什么华人总是扮演快餐外卖店老板、妓女或吸毒者,我们要发出声音,改变这些。

李: 我个人也一直致力于推动平等,比如我帮助建立“黑人警察协会”,当我面试警察职务时,我被问到“你是华人,英国人会遵守你的命令吗?”我刚到英国来的时 候,本人就遭到过很多歧视。我在剑桥的时候,作为学生我也从事了很多反对种族歧视方面的活动。我希望华人能超越传统的医生、律师或会计职业,走进媒体、警 察、政治行业。工党声称的似乎他们是社会正义的维护者,其实这是社会主流的政治议题,我以前都是投工党和自民党的票,但是他们让我失望,我现在作为保守党 的候选人参选。

听众给吴和李提问:衡量英国的华裔参政的关键的衡量指标是什么?在移民问题上他们必须和党的纲领和政策保持一致。另一方面他们作为少数族裔的代表,维护少数族裔的权利。如果他们的利益和党的纲领冲突怎么办?

杜:社会参与有很多层次。在伦敦有一个剧院正在上演一出戏,是关于一个华裔好莱坞明星。这个剧的制作人想问的是70年之后情况有没有变化。

吴: 我1991年来到英国,当时30岁,媒体关注保守党的移民政策就是挑出了每年的最高限额。从比例来说是很小很小的。对华裔来说,有没有最高限额不是一个问题。过去13年政府在管控移民问题方面做的很不好。

如果现在政府采取根据经验、劳动技术等方面的水平来决定居民标准,对华裔来说是好事,因为很多来英国的华人都是高技术人才或是来投资的。有一件事情很好。那就是从彩票的收入中拿出钱来帮助华裔融入主流社会,保守党将更好地促进移民融入社会。

网友视频提问(挪威):作为在海外留学的学生,我希望毕业后到英国发展,想知道英国的移民政策在新一届政府会不会延续,还是对留学生工作没有利?

凌:自民党认为不应该有任意的移民限额,要取决于移民所带来的技能,同时还要考虑各地区的不平衡情况。

李:一方面考虑,如果在苏格兰失业了,怎么办呢,让他们回去吗?

主持人:这个问题是移民到英国来能不能找到工作,嘉宾的回答解决你的问题了吗?

网上观众:很多华人在国内受教育程度很高,但没有相关英国背景,有没有更好的在英国找工作的方式呢?

吴:我与英国商会的很多企业合作,保守党的政策是在执政的头两年要推出45万多毕业生实习就业机会,这将对合格毕业生有利。

梁: 工党是主张有管理的移民政策,引进移民打分政策。第一层次是高技术人才,第二层次的是某些领域内的人才,第三层次我们最近取消了,第四档的是学生,只要他有学历,有技能,掌握英国所缺技术,英国就欢迎。我们不主张移民限额,因为英国实际上是以移民的技能发展起来的,我本身就是,很多移民作为经济移民来这边做得很好,我们不应该关门,应该让那些做贡献的人进来。

诺丁汉听众(电话连线):看了20分钟视频,要给所有的嘉宾提问题。几位嘉宾都是有华裔背景的,但是在这次大选里到底这有多大的关联意义,也许在大选里要关注整个英国所面对的问题,而强调华裔背景在英国没有什么相关性?

凌:华人参政是象征性的,以鼓励更多华人参与政治生活。

李:作为华人竞选本身就是参政的一部分,我们不参与就没法体会参政的过程,只有我们真正融入了,也许就不再提了。

卢:我三年前当选,我很感谢华人选民为我投票,450个我的选区的华人的投票,没有他们我不一定当选。

吴:我需要说服我的选区的选民,我需要与7.5万人交谈,试图说服他们。同样重要的是我们今天举行的这场辩论,提出探讨华人参政,英国有大约50万华人,为了华人社区,我们愿意做出贡献。

杜:Hammersmith有来自各种族裔背景的人,1/3的居民在海外出生,激励我的不仅是华人,还有其它少数族裔的人,我曾经到波兰活动中心去,他们对华人女性从政感到意外,也在想为什么波兰人不行、索马里人不行呢,因此我也能激励其它少数民族的人。

梁:重要的是,华人参与政治进程,不管是作为校董还是在地方议会,还是全国范围参选。不仅是当议员才是华人参政,我们不是在过渡阶段,英国就是我们的国家,我们的孩子将在这里生活,因此我们有权这样做。

听众:英国议会多年没有华裔议员,如今可能会出现五、六个华裔议员,你是否认为中国影响力增强也提升了华裔在英国社会的政治地位?

吴:我认为这当然有帮助,对于我参选议员是否有帮助我没法回答,我参加了初选过程,与其他候选人竞争,最终成为候选人,不想把中国的影响力作为一个因素。我本人是来自大陆,所以当然有帮助。

卢:中国的影响力增长当然是一个好现象,但在地方层面这种影响力不大,华裔社区在英国相对来说还比较年轻,第一代华裔建立的经济基础,第二代华裔开始涉足不同的领域,华人总的来说表现出色,我们需要鼓励他们在政治生活中发挥更大作用。

听众问卢:(女王大学的讲师)你有没有计划帮助在北爱社区的华人?

卢:我在过去3年一直在为北爱的华人代言,尽最大努力帮助,其实过去25年都是这样,我当然会努力让更多华人参政,更重要的是让政府多重视华人社区,参与到各个层面的政治活动中去。北爱当地政府为华人社区已经做了不少,比如说给他们提供慈善住房。

香港听众(电话连线):香港对于英国的大选有多大的兴趣?在香港兴趣很高,但是他们并不知道有这么多的华裔这次参加竞选,他们很激动,一定希望知道更多。虽然有一定的报道,但是不多,我想当香港人知道的话一定会很激动。

凌:我春节在香港度过,我注意到在当地的媒体一些报纸上有报道英国大选的情况。

李:我来自香港,香港媒体有所报道,我已经接受过采访。

网友视频提问(成都):我在中国的大学当老师,同时供职国际媒体。当我告诉我的朋友我会参加这个辩论时,他们问这与我们有什么关系?我想问参选人,你们这么做是出于个人原因,还是英国的华人社区或是海外华人的某种考虑?

吴:我的议题之一是,利用我的经历和经验来改善中英关系,我过去十年一直在中英之间来回的飞,来改善双边经贸关系,如果我当选,会推进政府改善中英关系,保守党的政策就是提高中英关系高度,保守党历史上就重视中英关系。

李:我也希望增强中英之间相互了解,比如说我曾跟随保守党党魁卡梅伦与来英的中国政府官员和驻英前大使的会谈,讨论留学生获得学位后在英国实习工作的问题,所以保守党和中国政府在某些问题上一直有对话。

北京听众(电话连线):如果一切如意,达成竞选目标。你们在保障英国华人群体利益上做出怎样的努力?

凌:这与我们有直接的联系,比如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能说中文,获得了媒体上的好评,我不能说普通话,但是我可以说广东话,也可以帮助打破障碍。

梁:华裔在英国政治当中获得相应的地位很重要,全球来看这不是什么新鲜事物,澳大利亚就有华裔议员,加拿大和美国也有,英国正在赶上,所以并不迟。

主持人:现在又有一位网友从纽约视频连线。Irene,你们不久前选出一位有少数族裔背景的总统,我相信美国的华裔现在也更多参与政治活动。您觉得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为什么在美国有更多的华裔参政?

Irene:华人在奥巴马当选前就已活跃在美国政治当中,奥巴马当选会鼓励华人让他们在这个第二故乡奋斗。

主持人:在座的嘉宾是否受到奥巴马当选总统的鼓舞呢?

吴:当然,我爱用的口号之一就是奥巴马说的“我们可以做到”。作为少数民族一员,当然会受到奥巴马的鼓舞。无论我们现在怎样评价他,他对大家是个激励。

杜:我的儿子对我说,你知道中国人现在是新的黑人团体吗? 如果你用谷歌搜索,你会发现在种族隔离时期的南非,华人社区为了获得赔偿曾争取被视作黑人,这确实有趣。

卢:很重要的是要是有华人当选,会有多少媒体的标题会报道这个事情,一个华人站出来是多么显眼。谈到少数族裔,这将对华人融入社会非常重要。

梁: 我们中国人应该有更高的曝光度,将华裔包括在黑人或亚裔人群中是不对的,提及亚裔是我们通常想到的是来自印度等南亚次大陆,我们需要一个能包括泛指来自中国大陆、新加坡、香港、台湾、越南等人群的词语,我们还不清楚这个词语,但需要与政治领导人讨论,但不应该仅仅谈亚裔和黑人社区的问题。

主持人:凌,你对奥巴马当选有什么评论?

凌: 最大的激励是能够克服种族的问题,他使得美国从新保守主义中摆脱出来,朝前走了一步,发展成更多元化的社会。比如,奥巴马现在说裁减核武,并没有继续布什执政时期的政策。

主持人:现在让我们继续讨论,欢迎在场的媒体提问。

中新社记者:想问李泽文,您认为华人参选议员面临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李:要想获胜,需要好的策略,好的组织工作、充足的经费、有很好的团队,目前我拥有了这些,现在需要做的就是说服选民,投我一票。

《科技日报》:如果你们创造历史,你们要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

卢:第一件事是感谢选民,不要忘记这个。

李:喝庆功酒、然后度假。

凌:感谢家人和我妻子,他们的支持至关重要。

吴:坐下来,看看经济数据。我们现在就必须从经济着手,而不是其它事情。

杜:兑现承诺。

《新欧侨报》:我想问所有的在场嘉宾,对所有的政党想提出这个问题,首先问自民党,你们似乎有很好的政治家和政策,你们能不能解释一下为什么支持率长期只有 20%左右? 想问保守党候选人,保守党当选的话你们的政策如何使得所有的少数族裔受益?下一个向工党提出,虽然工党曾经承诺要提高少数族裔参政的比例,但是现在为什么没有一个华裔参选人呢?

李:谈到移民政策问题,限制移民人数并非任意决定,而是看经济的需要,如果把社会当成一个公司来看的话,我们需要的是什么,需要平衡,也需要公正,确保医院、学校等基础设施都能够很好的运作,如果人口过多就难以支撑,我们需要在正确的时候选择正确的人来重振我们的经济。

梁:我想首先祝贺各位能够作为一位候选人参选。工党对于少数族裔参政是感到非常骄傲的。两年前我出任华人工党主席时我制定了一个十年计划,包括三个方面,第一,我们不认同表面工作,必须从党的内部带来改变,工党内部有执行委员会,我们希望能进入这个委员会,我们也希望进入决策中心;第二,我们如果参选,就要取得胜利,竞选需要花大量经费。第三,这是一 个十年计划,不是今年今天,我们做到的就是找出那些有潜力的领导人,也许不是本届大选,是未来。

杜:为什么我们的政策受到欢迎但支持率很低呢?因为我们的选举制度已经破产了,不适合所需,以前是两党政治,但二战以后,这一情况发生了改变,我们正在逐步取得改变,我们会争取公投,改变这个选举体系。

《华商报》:这个问题是对李提的,是不是希望把伦敦的唐人街建成代表英国华人的中心?

李:英国全国各地的华人社区社团都在努力为本社区服务,实际上我需要做的是社会的融合,未来最好不要有华人社区中心,或其它族裔的社区中心,只有能让所有人都能去的社区中心,我就是要促进这种融合。

中央社记者:希望你们解释一下如果当选,你们将如何提高华人社区在英国的地位。

凌:我实际上没想太多这个问题,作为一个从政的人士,你在跟你的选民沟通中建立联系。

吴:任何人单靠自己的力量没有办法提高华人社区的地位,需要集体的力量,实际上英国的华人已经非常显眼,但谈到很多问题时我们几乎没有声音,我们每天出现在报纸上,但却没有坐在谈判桌上的发言权,我要说的是希望你们与我们一道,团结努力,提高我们的地位。

梁:希望看到华人社区有更多的榜样,希望有更多的华人担任全国性公职,在社区工作中获得表彰和荣誉。过去10年,获得女王颁发的各种爵位和勋章的华人不到100名,这让人遗憾,我们作为一个华裔社区整体应该团结起来,争取更多此类荣誉。

《星岛日报》记者:如果你们当选的话,作为有少数族裔背景的议员,你们能给议会带来什么好处?

杜:我希望刚才提到的在议会里女性议员的比例很低,我希望改变这种情况。另外一点就是,我们不应该,不同社区的人投票选自己选区的候选人,这是很危险的,实际上应该根据价值观去选。

卢:我在社区工作方面有很多的经验,知道他们的所需,如果我当选的话,我会在移民政策等问题上为华裔说话。

主持人:下面我们还有一位观众要提问,Betty Yao女士。

Betty:到目前为止华人社区参与政治并不积极。应该怎么改变这种情况?

凌:与社区交流,而不是告诉社区怎么做。

李:与社区里的人接触,同时与年轻人接触,这也很重要。

卢:刚从政的时候华裔社区有一种恐惧,说怎么有华人去参政,因为北爱的政治情况比较复杂,因为有华人从政的话,整个华裔社区就必须有政治立场,但是我在的党是支持少数族裔参与。

吴:我觉得这种改变必须从社区的内部开始,比如说,我们中就有来自不同地方的。我们会鼓励更多的华人来参加我们的协会,或设立新的协会。

杜:我们自民党正努力与社区和选民进行对话接触,比如我们印一些宣传材料,叫《听不见的呼声》,你的选票其实就是你的呼声,鼓励大家发表意见,说出想说的话。不仅在伦敦,我们还去伯明翰、曼彻斯特等地。

梁:我刚才提到,我们的十年计划中包括寻找有潜质的领导人,其中之一是在英国出生的华裔,我们未来十年会看到华裔的议员。

观众提问:梁先生你有没有从政治的角度来说支持英国的华人企业家?

梁:华人不管在世界是哪个地方,做生意都是在我们的基因里。

吴:我曾代表英国企业参加与中国的投资会议,两周后我还将带领英国企业前往中国,希望吸引中国的投资,英国商会有50个地方分会,我们会提供帮助。

主持人:感谢各位嘉宾和观众参加今天的讨论,感谢登陆bbcchinese.com和bbcukchina.com收看讨论会的各位网友。再见。

欢迎广大网友利用以下表格发表评论:

联络/荐言

*须填写项目

BBC © 2014 非本网站内容BBC概不负责

如欲取得最佳浏览效果,请使用最新的、使用串联样式表(CSS)的浏览器。虽然你可以使用目前的浏览器浏览网站,但是,你不能获得最佳视觉享受。请考虑使用最新版本的浏览器软件或在可能情况下让你的浏览器可以使用串联样式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