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楠:我看英国大选电视辩论

西楠,80后旅英自由撰稿人,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比较政治学硕士,曾任媒体记者及编辑。——编者

Image caption 决定支持谁之前,先看看政坛“快男”选拔。

大选决定投票给谁?且慢,不妨先看完政坛“快男”选拔。

再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英国将产生一个全新的政府。无论那将是一个保守党政府、“改变后”的工党政府,还是没有任何一党赢得绝大多数选票的联合政府,总之,按照大选前铺天盖地的宣传来看,那都将是一个带来“变革”的政府。现在谈大选结果还太早,毕竟近期浮动的N次民调结果都未能果断的向民众呈现任何一种清晰的可能性。

换句话说,正如许多人所分析的那样,今年的英国大选可能成为自1974年以来最势均力敌、结果最难估计的选战。而正因如此,领导人间的“电视辩论”才显得尤为重要。

在英国三大党派工党、保守党及自民党长时间的协商过后,今年英国推出了其选举史上第一次党魁们同台电视辩论。在大选到来以前,我们将一共看到三场分别时长90分钟的电视辩论在英国举行。首场以讨论英国内政为主的辩论已于昨晚由英国ITV电视台新鲜送“出炉”。作为当晚辩论的见证者之一,我不得不对这一历史性事件说三道四上两句。

谁是赢家?

Image caption 克莱格在电视辩论中表现出色。

首先,工党领袖布朗在辩论现场屡次直白称自己“同意自民党克莱格观点”,又多次攻击主要对手保守党卡梅伦在经济问题上的政策。卡梅伦竭力反驳,结果却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克莱格借此与两大党派划清一条鲜明界限,说“他们越是争的利害,就越显出他们的半斤八两”,并强调该两党并非唯一的选择,自民党能更好的管理英国。

ITV现场做出的即时民意调查结果叫人大跌眼镜:截至当晚十一时半,较小党派自民党党魁克莱格的支持率出人意料地以45%位居第一,布朗以38%位居第二,而此前被认为口才出众而将在辩论中获利的卡梅伦,仅获17%的支持率。一些观众立刻在辩论后指出,电视辩论的力量着实可怕,因为“卡梅伦在辩论中像个推销员,克莱格是理想主义,布朗是唯一一个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人,支持率却输给了克莱格”。

这还不是唯一的新闻。如果你看看现场观众“不许鼓掌”的氛围,主持人执掌生杀大权的点名回答问题,还有领导人间过分礼貌的相互讽刺,你会觉得远没有自己想象中辩论应有的刀光剑影刺激。

其实,早在辩论开始以前,各党派成员就已按耐不住,纷纷对这即将开场的历史性事件发表自己的观点。有人不屑,说这一套完全是效仿美国,没有一点“原创”意识。有人扼腕叹息,说增加媒体曝光率只能对小党派有好处。有人预测卡梅伦将从中获益最多,因为他一向巧舌如簧。也有人大为工党布朗叫不公,称其不善言辞。言下之意电视辩论好比英国的选秀节目X Factor,或是中国的“超女”,“快男”——长得不够帅、言行不够有个性者,都只能从政坛陨落,没有观众缘自然成不了政治明星。

电视辩论有何意义?

Image caption 一般英国人从电视上收看了辩论会内容。

可毕竟,这都只说对了一半。对于天天生活在柴米油盐中的选民而言,想抽出时间,四平八稳地坐在桌前研究各党党章后再做决定,不太现实。于是乎,选民们也只好胡乱臆测或者仅仅凭借某一两次的个人经验,就草率决定了自己在大选中将投谁的票。

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以为电视辩论并不会制造“政治明星”,反倒正是为防止选民们凭借主观经验就囫囵投下选票,开了个好头;让大家在短短数小时内,对各党在移民、法制、议会改革、教育、经济、驻外军队、健康及社保等重大问题上的政策了如指掌。同时它也一改英国从政人以往高不可攀的形象,至少做出了“亲民”的姿态。

我得承认,先前人们的某些预言确实应验了,例如克莱格出其不意的大胜。但请不要忘记,英国的党魁们毕竟代表着自己的政党,所说出的一切言论亦是政党政策,不是选秀宣言。

所以,不妨问问自己:你对各大党派非常了解么?你对各党的政策熟悉么?你下定决心投谁的票了么?如果答案是否定的,何不端一杯啤酒,翘上二郎腿,安安稳稳的坐在电视机前,看完这三场政坛“快男”选拔之后再做决定,也不迟。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