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宁与伦敦的情缘

伦敦人瞻仰列宁雕像
Image caption 列宁的雕像在伦敦成为焦点,有人前来朝拜,有人予以攻击。

今年是被称为“无产阶级伟大导师和领袖”的列宁诞辰140周年。很多国家都在追寻列宁的足迹,但是否想过在资本主义中心的伦敦,列宁也留下过浓重的一笔。

谈列宁在伦敦的足迹,不能不谈在伦敦北部伊斯灵顿(Islington)区的一幢住宅楼。这座建筑今天的名字叫做贝文楼(Bevin Court),以纪念二战末期英国外交大臣欧内斯特·贝文(Ernest Bevin)。

但你可知道,1940年代准备修建这幢住宅楼时,当时给它的名字是“列宁楼”,设计者也是俄罗斯建筑大师贝特洛·卢布金(Berthhold Lubetkin)。但当时风云变幻,还没等楼修建完,苏联和西方陷入“冷战”,这幢楼当然不能叫做“列宁楼”,而将冠名权送给了以反共产主义闻名的英国外交大臣贝文。

无论是列宁楼还是贝文楼,今天的世人心中自有判断。克雷格·福特(Craig Ford)是楼内的居民,他信仰左派思想,所以至今仍坚持把这座建筑称作“列宁楼”,甚至告诉别人给他寄信时地址也必须写“列宁楼”。

“因为邮政编码是对的,所以我还是能够收到信件。”福特说。

在列宁楼附近有一个名为赫尔福德的广场(Holford Square)。1942年,建筑师卢布金在这里设计并安放了一尊列宁的雕像。

这尊雕像随后成为英国共产主义人士和海外共产主义者朝拜的对象,但同样,也成为反共产主义人士的攻击亵渎目标,以至于最后警方不得不对这尊雕像实施24小时的保卫。

与“列宁楼”的命运一样,在冷战开始后,这尊雕像从广场中被撤走,卢布金担心有变数,还租用了起重机,将纪念碑的铭文和基座挪走,藏在一处安全地方。

幸运的是,列宁的肖像雕塑保存了下来,被保存在伊斯灵顿区区长办公室的储藏室内,如今被转移至伊斯灵顿博物馆内收藏,以纪念列宁在1905年曾生活在这里。

Image caption 在马克思纪念图书馆内的壁画,描绘了无产阶级打碎伦敦资本主义的画面。

讽刺意味

列宁一生六次来伦敦,并在大英图书馆内度过许多时光,阅读了大量马克思的著作。

历史学家海伦·拉波伯特(Helen Rappoport)说:“在人们的印象里,列宁是个身材矮小、工作努力的人,他如饥似渴地阅读。他通常会借很多书,非常快地阅读,他的精力和动力令人吃惊。”

海伦说,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列宁视伦敦为资本主义腐朽的象征,并希望摧毁这种体制。列宁也经常带着友人走访伦敦东区,让他们亲眼观察伦敦的贫富差距。

海伦说:“很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英国这样一个资本主义国家给了列宁阅读的途径,给了他行动的自由和资助,但也恰恰在这里,列宁写了摧毁资本主义的著作。”

列宁与伦敦的情缘还体现在伦敦马克思纪念图书馆(Marx Memorial Library)内,馆内墙壁上有一幅画,描绘的是无产阶级的劳动者推翻了伦敦这个资本主义的中心,画面上有马克思、恩格斯和列宁的肖像。

在这个图书馆内的一间屋子里,列宁于1902至1903年间创办了无产阶级的《火星报》(Iskra)。

当然,伦敦的酒吧里也留下了列宁的足迹。在伊斯灵顿的克拉肯维尔(Clerkenwell)有一家名为Crown Tavern的酒馆,据说,列宁在1905年和斯大林首次在这里相识。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

相关链接

BBC不为BBC以外的网站的内容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