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遇大雪为何如此尴尬?

清扫机场积雪
Image caption 寒冷天气起飞需要各种配套措施,给飞机化冰,清扫跑道…

这么几寸雪,为何就能让英国公路、铁路和机场瘫痪,让人上班、上学受阻,出国度假的美梦也化为泡影?

对于一些邻国而言,英国这几周来的降雪量实在算不了什么,根本不至让高速公路变成停车场,机场候机楼变成打地铺过夜的大车店。

在芬兰,每年12月到3月,上路的汽车都必须安装雪地轮胎,这是政府的规定。

在挪威,甚至有地下加热的人行道,保障人们行走无阻。

至于配备清扫积雪的车辆,莫斯科一个城市就有9000辆。

英国为什么做不到?

Image caption 飞机何时起飞尚无音讯,是回家等候,还是打地铺现场等候?

投资

当然关键在于投资。那些地方冬季来临年年冰雪覆盖,必须做充分准备。

而英国因为海里有墨西哥湾暖流的环抱,还有大洋彼岸送来的温暖的西风抚慰,冬天通常都比较温和,冰雪较为少有。

在这种情况下,为提防偶然一遇的严冬侵袭做出很大投资,似乎是得不偿失的事情。

但现在气候是否变了,需要重新考虑呢?

英国交通大臣菲利浦·哈蒙德(Philip Hammond)日前宣布,他已向政府首席科学顾问提出这个问题,现在正等待答复。

北大西洋涛动

上一任英国政府科学顾问戴维·金教授(Prof David King)说,大洋彼岸的温暖西风吹来,是冰岛上空的低压和亚速尔群岛(Azores)上空的高压的相互作用。

Image caption 泰晤士河防潮闸在1974至1984年间修成,投资5亿镑,拒估至今已经带来30-40亿英镑的防洪效益。

然而压力并不稳定,它的升降有一定周期性,这就是所谓的北大西洋涛动(North Atlantic Oscillation)。这种涛动隔一段时间便出现变动,气候也就会反常。

这种变化上一次是在1960-70年代。当时英国夏天变得炎热,冬天寒冷,持续了5到10年。

风险管理

这次已经有一、两年冬冷夏热,说明我们可能又进入了新的周期,但它会持续多久, 金教授说现在不能确定。

不过他建议政府认真考虑风险管理的重要性,不要因为眼前的预算面临的压力而放弃必要开支。

“若要举一个例子,1960年代修建的泰晤士河防潮闸投资相当于今天的5亿英镑,但是到现在它却至少帮助我们有效防止了伦敦遭到30到40亿镑损失。”

对于政府而言,问题在于经费终究是有限的。交通大臣哈蒙德说,得到科学顾问的意见之后会认真考虑,但是钱若花在对付风雪上面,就得在其他地方省出来。权衡利弊,谈何容易?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