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害女童母亲也在窃听名单上

丽贝卡·布鲁克斯与萨拉·佩恩 Image copyright PA
Image caption 《世界新闻报》前主编丽贝卡·布鲁克斯与被害女童萨拉·佩恩的母亲在一起。

2000年,八岁大的英国女孩萨拉·佩恩(Sarah Payne)被绑架谋杀后,《世界新闻报》展开一次有争议的运动,要求制定萨拉法(Sarah’s Law),公开那些被控对儿童进行性侵犯的娈童癖。

现在,调查《世界新闻报》窃听丑闻的警察通知萨拉的母亲萨拉·佩恩(Sara Payne),她有可能也成为电话窃听的受害者。

警方说,有关萨拉母亲的一些细节被记录在电话窃听案核心人物、《世界新闻报》前私家侦探穆尔凯尔(Glenn Mulcaire)的笔记本里。

英国协助恋童癖受害者的Phoenix Chief Advocates律师慈善组织称,萨拉的母亲在听到这一消息后深感震惊。

《世界新闻报》虽然已经因窃听丑闻被迫关张,但其上属公司新闻国际(News International)表示,他们对这一最新指称“非常担忧”。

窃听指称

根据《卫报》的报道,警方在穆尔凯尔的笔记本内发现的证据据信与萨拉母亲使用的一部手机有关。

这部手机是时任《世界新闻报》主编丽贝卡·韦德(Rebakah Wade,现名丽贝卡·布鲁克斯--Rebekah Brooks)送给她的一个礼物,以便让她可以随时与她的支持者保持联系。

不过,BBC目前还无法证实这一证据是否与这部手机有关联。

因窃听丑闻已经辞去新闻国际首席执行官的布鲁克斯女士一直否认自己在担任《世界新闻报》主编期间知道该报的窃听活动。

她否认送给萨拉母亲的手机是一份“私人礼物”。

她在一份声明中说,“这些指称是令人厌恶的,尤其会令自己的一个亲密朋友萨拉·佩恩(萨拉的母亲)感到伤心。”

声明还说,“在过去11年里,为了更好地宣传推动萨拉法,《世界新闻报》给萨拉的母亲配备了一部手机。”

问题手机

“现在有人说萨拉的母亲和帮助推动萨拉法的《世界新闻报》的工作小组受到穆尔凯尔的监视窃听是令人难以置信的。”

负责调查窃听丑闻的伦敦大都会警察局的行动小组正在追查与该报有关的电话窃听指称。

本月初,《世界新闻报》因被揭窃听另一被害女孩米丽·道勒(Milly Dowler)的手机语音留言信箱而被迫关门。

该报还被揭在2005年7·7伦敦恐怖袭击发生后窃听受害者家属的电话。

2007年,《世界新闻报》王室记者古德曼(Clive Goodman)因被控窃听王室助手的电话而被判入狱,而与他一道被判入狱的另外一个人就是该报聘用的私家侦探穆尔凯尔。

尽管发生了王室窃听案,负责监督英国报纸和杂志出版商及编辑道德规范的“媒体投诉委员会”(Press Complaints Commission)并没有裁定《世界新闻报》有系统地卷入了电话窃听活动。

在《世界新闻报》因窃听丑闻关门后,英国朝野都对媒体投诉委员会(PCC)在整个事件中扮演的角色提出批评。

现在,该委员会的主席博斯库母女男爵(Baroness Peta Buscombe)自己也面临下台前景。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