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党新人萨拉·欧文印象

萨拉·欧文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萨拉·欧文在泰晤士河边的议会办公楼上班,办公桌在政策室,里面有五个人。

萨拉·欧文(Sarah Owen)在伦敦市中心泰晤士河北岸的议会办公楼里分得一张办公桌,是不到一个月前的事。今年12月1日,她通过工党内部选拔,成为英格兰东南部一个选区的国会议员候选人。

这意味着28岁的欧文要在明年的议会选举中为工党争取一个议席。

如果胜选,来自Hastings & Rye选区的这位“80后”工会活动人士,将成为英国议会里第一个有华裔血统的工党议员。

“母老虎”

欧文的母亲来自马来西亚南部的新山州(Johor),祖籍福建,19岁时跟一些姐妹到英国闯天下,当护士,后来嫁给一位消防队员,也就是萨拉的父亲欧文先生。所以萨拉·欧文可以算半个华裔。

“妈妈给我的训导和指教里,我一辈子都将受用的是这句话:她常说,你要是不开口问,就什么都得不到,”欧文说。

在一个典型的伦敦冬日阴沉的下午,欧文坐在她仍有时会迷失方向的Portcullis House一个会议室里接受BBC英伦网专访。

提到妈妈,她的面部表情柔和了很多,也添了笑意。

“我的人生偶像?应该说是我的外婆,” 欧文回答时顿了一顿。她的外婆在马来西亚,带大了五个孩子,还要工作,这是很大的付出,需要吃苦耐劳,还需要毅力。欧文觉得外婆很了不起。

跟妈妈回马来西亚探亲时,欧文注意到妈妈的言行跟在英国时很不一样,“比较安静,顺从”。从这一侧面她窥见了文化差异的一斑。

她妈妈在英国萨塞克斯郡一家公立医院工作,已经从护士升迁为负责一个病区的护士长。

欧文说,妈妈很厉害,“有人叫她母老虎”。

混血儿受欺负

她觉得自己继承了“母老虎”妈妈的一些性格特征,遇事无畏不惧,据理力争,伶牙俐齿,“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她记得上小学的时候,因为是混血儿,她和另一个南亚裔男生是班里仅有的两个“另类”,经常为此受欺负。

“小孩子可以作出非常残酷的事,因为他们既不能接受跟自己不同的人和事,对自己的行为可能造成的后果又不知深浅,”欧文面色凝重地说。

她记得自己小时候曾经非常安静、羞涩,说话不多也不惹事生非,在学校经常受气,回家也不愿意告诉父母,因为她觉得那也是对父母,尤其是对母亲的侮辱和攻击。她自己开始习练空手道。

有一次,一个女同学在学校把她推下楼梯,她起身上楼,“教训了那家伙一顿”。

“这并不是说暴力能够解决问题,但遭欺负时,你必须还击,”她补充说。

这种“斗士”的精神,或许还有空手道的战术战略,在威斯敏斯特的政坛是否也大有用武之地?

她答:“当然!”

从政很自然

萨拉·欧文从政,从两方面看符合“政治正确”的标准:少数族裔(至少是混血)、女性。

另外,她说自己选择从政首先是因为家庭背景:因为她家包括她自己在内,祖孙三代都是积极的工党党员,而国民医疗系统是她决意从政的关键因素之一。

Image caption 萨拉·欧文现在的主要工作是为明年争取当选工党国会议员作准备。

她从小受护士妈妈和消防队员爸爸的影响,对公共服务就有一种贴近感,好像自家事务一样。后来,她还到当地一家公立医院作最低级的助理护工,还到消防队的监控调度室体验过生活。

“对我来说,工作不光是挣钱养家糊口,还意味着提供某种公共服务,”她这样解释家庭的影响。

她决定加入工党并以政治为事业的另一个触机,是当地一位工党老前辈的一句话。

她回忆道,在英国上界工党政府决定加入伊拉克战争的那段时间,她对工党有一种幻想破灭的感觉。有一天,当地一位工党地方议员到她家拜访,聊起这些事,这位议员对她说:“你如果看不惯这些,认为这是错的,那就应该入党,然后从内部改变它。”

违背父母之愿

萨拉中学毕业后考上萨塞克斯大学,本科选修国际关系,硕士学位专业是人权事务。

欧文的父母对女儿的职业选择一开始非常反对。他们认为伶牙俐齿、争强好胜的女儿应该学法律,当律师。

“我是欧文家族第一个大学生,”她说,父母很不理解她为什么不选个在他们看来是正经的专业,比如法律。

妈妈问,你那么爱顶嘴爱辩论,就该当律师啊,为什么不呢?她回答,我不是为辩论而辩论,我争辩是为了说明自己的看法和观点,是在跟人理论,而不是吵架。

正式从政,应该从找到第一份有薪水的工作开始算,那就是五年前,她的第一份有薪工作是医护人员工会的宣传行动协调员,上任伊始便被派到工党的全国大会,在会场外摆台,找人赞助和支持。

她当时很怯场,看到那些以前只在电视上见过的人物就在面前,有点不知所措。后来,还是妈妈那句“不开口问,就什么都得不到”的至理名言救了场,让她张开嘴:我们要搞这么个宣传运动,您是否愿意来出席/支持/赞助/演讲?有人答应,有人拒绝。

次数多了,也就习惯了。

后来,她看到工会贴出一份职位空缺的通告,说现在需要招一名女性作为Hastings & Rye 选区的工党议员候选人,“就像一份招聘启事一样”。她交了申请,经过她所称的“世界上最漫长的求职面试”过程,她被选中。

之所以只要女性,是因为工党的“优惠性歧视”(positive discrimination)政策,希望让更多女性进入政坛。

萨拉·欧文对英国政坛女性前辈,前首相撒切尔夫人怎么看?

她回答说,作为工会活动分子,自己当然不赞同撒切尔的保守党政策;但作为女性政治领袖,铁娘子还是颇令欧文“尊敬”。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

相关链接

BBC不为BBC以外的网站的内容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