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大臣送书纪念狄更斯诞辰

《董贝父子》
Image caption 《董贝父子》送给交通大臣,有什么言外之意?BBC专门就文化大臣纪念狄更斯诞辰200周年的方式展开讨论。

英国文化大臣亨特(Jeremy Hunt)在英国大文豪狄更斯诞辰200周年之际,想出了一个既别出心裁又恰到好处的方法来表示纪念。

他送给内阁的同事们,包括首相和副首相,人手一册狄更斯的名著。

既然身为文化大臣,送同事这样极“文化”的礼物,看来再自然、妥贴不过。然而,仔细监视各人获得的不同的书目,则可发现个中大有文章,似乎在暗示文化大臣匠心别具,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

礼物是因人而异的。

言外之意

首相卡梅伦得两本书,一本是《艰难时世》(Hard Times),一本是《远大前程》(Great Expectations)。

外人解读,亨特可能通过这一选择表达了他对联合政府面临的社会经济形势的看法,以及希望联合政府成功的愿望。

长篇小说《艰难时世》1854年出版,描述了维多利亚时代英国产业工人的生存状况,以及劳工阶层和资本家及新兴权贵之间的矛盾;《远大前程》(又译《孤星血泪》)是狄更斯晚年的作品,通过孤儿皮普(Pip)之口讲述了一个家境贫寒的孩子最后侪身上流社会,但结局并不美满的人生故事,由此描绘出19世纪英国的社会众生相和弊病。

副首相尼克·克莱格(Nick Clegg)和就业与退休金大臣伊恩·邓肯·史密斯(Ian Duncan Smith)得到的礼物相同,都是一册《雾都孤儿》(Oliver Twist)。

财政大臣乔治·奥斯本(George Osborne)那天拿了本《双城记》(A Tale of Two Cities)离开内阁晨会。这是一部以法国大革命为背景的历史小说,双城指的是伦敦和巴黎。

给交通大臣的礼物是《董贝父子》(Dombey and Son),讲的是伦敦到伯明翰的第一条铁路的修建,当时那条铁路线被认为是高速铁路。

外交大臣威廉·黑格(William Hague)的礼物是《非商务旅客》(The Uncommercial Traveller);教育大臣迈克尔·戈夫(Michael Gove)得到的礼物是《写给孩子看的英国历史》(A Child's History of England)。

被认为是狄更斯最著名的小说之一的《小杜丽》(Little Dorrit)抨击了维多利亚时代英国监狱司法体系的虚伪、僵化和不公。这本书就送给了司法大臣肯·克拉克(Ken Clarke)。

英国上院议长,斯特拉斯克莱德勋爵(Lord Stradthclyde),获得一册《荒凉山庄》(Bleak House)。

卡梅伦首相在唐宁街10号的内阁会议上对文化大臣自掏腰包购买狄更斯名著作为礼物送给同事之举,以及对自己收到的礼物表示感谢。

只是不知当今英国最高权力核心圈的成员们如果重读狄更斯,是否会在书中发现今日英国的影子,是否会觉得把书中的人物名称换一下,权充现代社会写真也不为过?他们会不会比照书中人物对号入座呢?还是对文化大臣的幽默会心一笑?

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狄更斯不愧为一代宗师,一个多世纪前写下的文字,今天读来仍不过时。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