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奥运绚丽落幕 媒体热评

奥运闭幕式上的表演者 Image copyright PA
Image caption 《新西兰先驱报》形容这场盛会是“喷撒了智慧、美丽和蛊惑调料的波普文化的瑞典式丰盛自助餐”。

精彩纷呈的2012伦敦奥运闭幕式得到许多国家媒体的好评。

英国《卫报》(The Guardian)形容这台演出像“万花筒般绚丽多彩”,展现了“过去几十年英国大众文化所蕴含的能量”。

《独立报》(Independent)觉得闭幕式给人以“怪异的、眼花缭乱和毫无羞愧的享受”。

《每日电讯报》(Daily Telegraph)的理解是这台大戏旨在给人以奶酪之感 - “ 一大块恣意张扬、趾高气昂的烂熟的斯蒂尔顿干酪(Stilton)”。

该报音乐编辑分享其观感说,伦敦奥运闭幕式的定位“介于婚礼和(充满怀旧情愫的)Magic FM调频音乐台”;美中不足的是一些“一流大腕”的缺席,而且时间拖得太长。

美国《好莱坞记者》(Hollywood Reporter)说,群星荟萃的伦敦奥运闭幕式对一些人来说是“精彩纷杂的珍宝荟萃”,而对另一些人来说则是“闹哄哄的大杂烩”。

其结果是闭幕式“呼应了导演丹尼·鲍伊尔(Danny Boyle)在其毁誉参半的开幕式中展现的欢愉、恣意徜徉的精神,以及诡异的幽默。”

《新西兰先驱报》形容这场盛会是“喷撒了智慧、美丽和蛊惑调料的波普文化的瑞典式丰盛自助餐”。

但是,该报评论员也指出,一些节目乏善可陈,包括喜剧演员卢梭·布兰德(Russell Brand)“不入调”的表演和乔治·迈克尔(George Michael)演唱的新曲《白光》(White Light)。

这位评论员猜想,如果现场有遥控器,一些观众可能会拿来切换频道。

《泰晤士报》(The Times)评论员威尔·霍奇金森(Will Hodgkinson)也注意到英国摇滚先驱滚石乐队(The Rolling Stones)在闭幕式上缺席的遗憾,以及其他若干平淡无奇的表演。

不过,总体而言,他认为“欢快而引人入胜的”伦敦奥运闭幕式“歌颂了英国生活中往往遭人鄙夷为肤浅无聊的那一部分。”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