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师靠本行治愈自己心脏病

高斯沃斯
Image caption 机械师高斯沃斯靠本行,居然另辟蹊径找出更有效治疗心脏病的方案。

作为机械师,高斯沃斯(Tal Golesworthy)在拆卸装置上绝对内行,但没想到自己靠本行、外加浇花时启发出的灵感,居然开出了自己久治不愈的心脏病的方案,并以此挽救众多心脏病患者。

把东西拆开、查找其中问题,并在修好后严丝合缝地重新组合起来,本就是奥斯沃斯老人干了30多年的老本行,但他长期患心脏病的心脏,可就不那么好拆、好修了。

不过,有一天在自家后花园浇花时,他从一个简单的浇花操作,加上自己在航空业内掌握的理论,高斯沃斯惊奇地发现了一个“干净利落地”治疗自己心脏“问题”的解决方案。

最终,他说服医生,并把他设计出来的装置“塞进了”自己的心脏。

这位生活在英国格鲁斯特郡的57岁的老机械师,在自己心脏手术九年后,帮助了超过40位类似的心脏病患者重获健康。

“足球迷”艾力斯(Andrew Ellis)就是众多受益者之一。在以此办法手术五年后,他依旧活蹦乱跳,“就像没有心脏病的好人一样”。

现在,奥斯沃斯老人不仅成功挑战传统的心脏手术治疗,而且把他的“方子”推广到全欧洲。

“无需加工且简单”

奥斯沃斯老人得的这种心脏病属“马凡综合症”(Marfan syndrome),也就是在身体主要脏器外负责连接的组织出现“麻烦”。

这些组织本来是要保证人体的脏器在应有的位置,保持良好状态。但这种疾病的患者会发现他们的眼部、关节、特别是心脏屡屡出现问题。

当心脏把血液压送到全身时,主动脉为承受血流将受到撑拉。大多数人的主动脉在血流过去后,会恢复原来的样子,但有“马凡综合症”的患者的主动脉就缩不会去了,并逐渐增大。

很早的时候,奥斯沃斯就知道,有朝一日他的主动脉再也撑不住的时候,就会“被撑爆”了。

但当2000年,医生建议他进行“预防性”手术时,他对医生建议的手术并不买账。

传统的手术不仅复杂、漫长,包括把“即将被撑到极限”部分的主动脉更换掉、再移植一个人造的,有时还要在心脏里装个金属瓣膜。

如此以来,高斯沃斯就别想动弹了,更别提喜爱的滑雪了。他将面临终生静养,甚至摔一小跤都有可能大出血。

他说:“我当时就想,我可不想一辈子像个蚕宝宝那样活着,兴许我能找出一种既简单、又不会给我心脏动刀的办法。”

高斯沃斯的自信来自于自己数十年来查找机械故障的经验。

但是,他的想法也太直白。他说:“要是浇花的水管子涨了,不就拿个胶条缠紧了就行了吗?”

他说:“这招儿无需加工、且简单易行,地球人都会做。”

高斯沃斯跟医生那儿“碰了几回钉子”后,终于说服伦敦盖斯医院(Guy's Hospital London)的特莱热教授(Prof Tom Treasure)、和伦敦皇家布朗姆顿医院(Royal Brompton Hospital)的派博教授(Prof John Pepper),希望通过借鉴一些机械原理,来解决他的心脏病治疗问题。

“订制”

此后,一个医疗团队花了三年时间将这个想法变为现实、并加以完善。这个新的治疗方案即用依据患者个体情况定制的套管,紧贴着缝在已被撑大的血管上,再提供结构支持后,避免血管增大的情况继续发展。

这项技术利用早就使用多年的缝合伤口的成熟技术,套管的材料用的也是医用丝网。

从想法诞生到最终在患者身上实施,总共历时四年。

而出主意的高斯沃斯无可争议地成为“挨刀”的第一人。

他说:“我这辈子干的都是机械项目管理的事儿,这回我当然也得是躺在板子上的第一个人。”

手术进行了两个小时。手术后的九年来,高斯沃斯老人的心脏动脉一点儿都再没增大。

他说:“忽然之间我的心脏病好了,我可以自由地呼吸,安稳地睡觉。这种感觉有太多年没尝到了。”

和所有手术一样,这项手术也不是没有风险。尽管绝大多数患者在术后表现良好,还是有一名患者在手术期间出现并发症去世。

而现在,高斯沃斯已经瞄准了下一步,那就是向全欧洲推广、并继续检测他的这个依据机械原理得出的治疗方案。

(编译/责编:孙晨)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