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苏格兰小伙圆了蒙古梦

那达慕 Image copyright z
Image caption 那达慕,男子汉展示强壮、速度与矫健

最近,BBC中文网刊登了BBC驻北京记者马腾的实地采访报道——按键 巨变中的内蒙古。马腾少年时期在苏格兰格拉斯哥郊外一个小村庄度过,他特别爱做旅游梦,目的地不是纽约、不是巴黎,而是蒙古。这次去内蒙出差报道那达慕,总算有机会“差一点儿”圆了梦。更令他吃惊的是,居然还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小时候,我也是一个特别爱做梦的孩子,梦想有一天能到遥远的地方去看一看。那里的一切都非常神秘、充满异国情调,当然了,离我的老家、格拉斯哥以外的那个小村子一定是千里之遥。

在我当年的梦中,有两个地方占有突出地位:一个是阿富汗。长大了,我曾经在阿富汗作了两年记者,有过一段非常难忘的经历。

另外一个地方就是:蒙古。

800年前,成吉思汗创建了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王国之一。他的成就说惊人一点也不过分。

在当时大多数人看来,成吉思汗简直不知道是从哪儿冒出来的----他们对中亚地区浩瀚无际的大草原一无所知。从这里出发,成吉思汗征服的领地超过历史上所有人。

给你一点上下文。现代版图上,成吉思汗所到之地涵盖三十个国家、居民总数超过三十亿。这样的功绩,都是骑在马背上创建出来的!

所以你能想象吧,当一位中国同事告诉我、内蒙古正在举行那达慕的时候,我跳着脚抓住这个机会,一定要去看看。

我当然知道,内蒙古是中国的一部分,不是那个国家蒙古。但是,嗨,蒙古不就在内蒙的那一边儿吗。我心想,说不定,这辈子离蒙古最近也就能走到这儿了。

似曾相识

内蒙之行,让我心满意足。抵达那达慕现场,冰天雪地,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飘荡着蒙古传统音乐。

Image copyright z
Image caption 苏格兰历史悠久的高地运动会

那达慕一整天,比赛项目包括赛骆驼、马背射箭以及蒙古摔跤等。

但是,不管你相信不相信,我却有一种似曾相识的奇怪感觉,好像故地重游?

把雪换成雨,把骆驼换成牛,把摔跤换成跳舞,这岂不就是苏格兰的高地运动会(Highland Games)吗?

当然了,人们穿的衣服不一样。苏格兰男人传统的格呢裙换成了颜色鲜艳的蒙古袍。天确实太冷,羊毛长袍应该更能保暖。

不过,那达慕和高地运动会背后的精神却是相同的:男子汉展示他们的强健、速度和矫捷。

和高地运动会另外一个相似之处是,那达慕上的大多数项目也都是“作秀”:你根本无法躲避现代世界。

看那达慕的大多数蒙古人都是开着四轮驱动来的;他们都拿着移动电话、照相机。远处是烟囱,缕缕青烟在蓝天中缭绕。

内蒙古正处于前所未见的采矿大潮中,这也给当地带来了巨大的改变。开采项目给曾经质朴、美丽的自然景观留下了疤痕。蒙古人说,采矿和沙漠化破坏了宝贵的大草原。

另外,采矿热也从中国其他地方吸引来数以百万计的“移民”。从前,蒙古族是这里的多数,现在,他们成了真正的少数民族。有人对此非常不满。

那达慕期间,一位当地人告诉我说,他很担心“蒙古人可能会消失。”但是,另外一位女郎却非常欢迎发展带来的机会。她说她正在大学读食品科技专业,“这是我的梦。”

双向好奇

Image copyright z
Image caption 牧民那仁满都拉

不同的时代需求带来的变化,也许,我走访的一位牧民的经历最能诠释。

离开那达慕,开车大约一个小时,去采访牧民那仁满都拉。他对传统文化的流失非常担心。他说,现在的孩子要什么有什么,不过,他们像是“大海中迷失的小船”。

返回来接着再说那达慕。

Image copyright z
Image caption 照张像作纪念

太阳开始落山,比赛、表演等活动逐渐结束。这是拍照留念的最后一个机会了。

整整一天当中,经常会有内蒙人凑到我身边、其他人立刻拿出照相机为他们拍照。这一次,一个蒙古家庭希望和我这个相貌奇特、充满异域风情的外国人合张影。

从苏格兰到内蒙古,距离十万八千里。但是,离开内蒙的时候,我感觉真的很开心:好奇、迷恋,原来都是双向的。

(责编:罗玲)

BBC在世界各地派驻的大批记者在密切跟踪国际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时,还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了解所在地区的人文、社会、自然等各方面的情况。《记者来鸿》栏目就是这些记者从世界各个角落发回的随笔、感想,希望这个栏目可以成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