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外号横行的索马里

“白头”马洛齐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白头”马洛齐

俗话说,亲不尊、熟生蔑。但在西方国家,人们一般不会取笑同事、朋友的身体特征,更不要说以此给人起外号了。不过,索马里人可不扭捏。在总统办公室做顾问的马洛齐警告说,外号横行,胆小、害羞者不宜。不过,被起外号,也是一种荣幸。

摩加迪沙。那天,我领到了总统办公室的工作证,细细一看,我知道,自己总算被接受了。

这段过程,用了一年的时间。

你看,胸卡上白纸黑字—总统办公室,国际媒体顾问,贾斯廷·马洛齐。我的名字旁边有一括号,里面是两个索马里字Timo Cadde,直译“白头”。

索马里人给人起外号的传统根深蒂固,但是,过去一年间,我离外号最亲密的,就是被人叫做Gaal,或者Infidel--异教徒,两者之间区别不大。

不管是白人还是黑人,这个字眼泛指非穆斯林人,比如Gaal,过来!那个Gaal哪儿去了?等等。

“白头”虽然不是世界上最动听的外号,但是,任何情况下,我都宁愿被叫白头、而不是异教徒。

第一次碰上索马里人叫外号,是和清洁工的一次接触。她来打听给我们送午餐的那个“法鲁”哪去了。

我以为女工搞错了,解释说,“他叫阿布法塔。”

女工使劲摇摇头、竖起两个手指,顽固地说,“不对,法鲁,他就是法鲁。”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总统发言人、资深顾问“小不点儿”在绰号“大头”的总统画像前留影

在索马里语中,法鲁的意思是“缺了手指”。几年前,总统府受到基地组织在当地的分支“索马里青年党”的炮轰,阿布法塔受伤,丢了两根手指。

同情心哪儿去了?

听我来解释一下。总体上讲,索马里人可不是那种胆小、害羞的人。给人起外号,绝对不会扭扭捏捏、小里小气。

总统办公室内,我的前任也是英国人,他有唇裂,因此,在那儿工作期间,别人就管他叫“兔唇”。索马里人还很愿意助人为乐,说话时拿手指着嘴唇、生怕对方听不懂。

给人起外号,通用准则是观察外表,一般都是贬义。

这里的牙医行业有待改进,所以,许多索马里人被叫做“豁牙”、或是“断齿”。脱发?那肯定是“秃子”。

索马里人还比较恐外,外国人通常也受到另眼看待。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还是该叫“总统先生”?

比如,中国人人称“小眼睛”,阿拉伯人被叫做“红耳朵”。

我来摩加迪沙之后,曾经遇到过“内八字”、“结巴”、“矮子”、“小不点儿”。

臭名昭彰的索马里海盗“大嘴”阿维恩在比利时被抓获之前,我有一次曾经在餐馆和他一起吃龙虾。各位,“大嘴”真是名不虚传啊。(译者注,2013年10月,“大嘴”在布鲁塞尔被捕。)

我有一个好朋友,他是总理办公室的高级官员,外号“白眼儿”。

索马里人“幸灾乐祸”的本领也不能小看。一段时间以前,我有几位同事一起去乌干达出差,回后来兴高采烈地给我们讲了一个同事追索马里女郎的故事。

这位年轻的男同事很英俊,不过,一边儿脸颊上有一道大疤。他开始和女郎套近乎,突然,女郎看到了他脸上的疤痕。瞬间,神态大变。

她轻蔑地看着小伙子,咆哮一句,“做梦呢,疤脸”,转过身,走了。浪漫,就此画上句号。

经过20多年的内战,索马里有很多伤残人。所以,你经常会碰到外号“瘸子”、“残废”、“独腿儿”的男人。顺便说一句,有外号的大多是男人。

眼疾发病率比较高,因此,不少人叫“斜眼儿”;视力有缺陷—“瞎子”,听力受损—“聋子”。

但是,也有人非常欠缺绅士风度,管臀部丰满的女性叫“大屁股”。

通常情况下,女人不会被起欺侮性外号。“钻石”是女士常见的外号之一,还有“甜甜”、“金嗓子”“金子”、“大眼”等。

我最喜欢的外号是什么呢?这当属我最近听说的那位索马里裔美国人了。他门牙间有条很宽的缝,“射门”这个外号,非他莫属。

一天,我和索马里朋友穆罕穆德聊起了外号问题。我说,在英国,有些外号会惹祸,要是别人感觉自己被冒犯,可以叫警察。

他鼻子了哼了一声,说,“你知道要是有人叫警察会出什么事吗?警察来了,看看抱怨的人,准会问,你什么毛病?”

“他管你叫独腿儿啦?又能怎样?你不就是只有一条腿嘛。这是真主的决定。别浪费我时间了。”

(编译:苏平 责编:李莉)

BBC在世界各地派驻的大批记者在密切跟踪国际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时,还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了解所在地区的人文、社会、自然等各方面的情况。《记者来鸿》栏目就是这些记者从世界各个角落发回的随笔、感想,希望这个栏目可以成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