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游巴黎 当心挨宰

卢浮宫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卢浮宫每年接待900万游客

法国首都巴黎,每年接待数千万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BBC记者米奥在最有名的一个景点附近看到,凡有游客成群的地方,就一定能看到小偷、小贩、骗子----看准那些来寻觅良辰美景的无辜者、狠狠宰一刀。

巴黎,春天来了,阳光明媚。路边的咖啡馆座无虚席,一群群游客接踵而至,感受巴黎气息。

凡是能看到游客的地方,就能看到骗子在活动。

过去一年,我住在巴黎北部的蒙玛特高地。在这里看骗子,让我度过了许多很有意思的时光。

蒙玛特高地是非常著名的旅游景点。巴黎制高点上,耸立着洁白的“圣心堂”。站在大教堂的台阶上,可以俯瞰巴黎壮观的景色。

鼎盛时期,蒙玛特曾经是吸引艺术家云集的地方。到了巴黎,囊中空空、满心波希米亚的探险幻想,到这里来找个阁楼落脚。

现在,这个地区早已经绅士化了,物价太贵,填不饱肚子的艺术家恐怕很难接受。原来艺术家和黑帮同出同入的那些妓院、阴暗的酒吧已经成了时尚精品店、或者价码昂贵的小饭馆。

游客非常喜爱这个地方。逛来逛去,满怀敬仰之情地东看西看,成了小偷小摸和骗子最容易下手的对象。

不买不行

当然了,被偷之前,你可能根本意识不到小偷的存在;但是,小贩、骗子就是另外一码事了。

有些人危害并不大,比如说兜售塑料埃菲尔塔模型的小贩,或者背着手风琴走街串巷的卖艺人。

不过有时候,卖手链的人来势更凶猛、更吓人。他们在圣心堂的台阶上守株待兔,一见目标游客即刻发起围攻。

这些人都是年轻的非洲人,没有合法的居住证件,全靠动心眼儿挣钱。你还没醒过味儿来呢,人家就已经把一串色彩鲜艳的小手链挂在你手腕上了,然后就开始要你付钱。

有些人态度还算和蔼,比如上个星期我凑过去聊天的那位塞内加尔小伙子。他抱怨说,有时候会受到游客的种族辱骂,有时候警察会把他关上一天一夜。

他笑着说,“不过,放出来以后,我还会回这儿来。”

但是,有些人更加强悍。碰到那位塞内加尔小伙子的前一天,我曾经看到,一位卖手链的小贩冲着一位满脸恐惧之色的年轻女郎大喊大叫、使劲拉着女郎的衣袖不松手,后来,他的同伙强行把他拉开。看上去,他好像是喝醉了、或者服过毒品。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街头艺人是蒙玛特浪漫风景之一

沿着台阶继续往上爬,会看到一些年轻的女人,手里拿着复印的请愿书。请愿书上有联合国的徽记,还有从网上抄来的有关儿童权利的文字。她们会追着游客索要捐款,钱不拿到手、绝不罢休。

圣心堂附近(游客受扰)问题越来越严重。事实上,“旅游顾问”网站上已经刊登了许多警告,告诫游客避开该地区。

当地旅游管理部门也很担忧。蒙玛特旅游办公室的一位女工作人员告诉我说,“这些活动都是绝对禁止的。这会破坏蒙玛特的形象,破坏游客的兴致和享受。”

赌赌运气?

名声最为显赫的骗子是“玩杯人”。他快速移动一个小球,然后要观众猜球藏到哪一个杯子下面、下赌注。这位老兄的名气之大,以至于曾经有游客专程前来旅游办公室打听在哪儿能找到他。

蒙玛特高地之下,皮嘉尔一家看上去有点儿可疑的夜总会门卫告诉我,“玩儿那个把戏,手快的话,可以赚很多钱。”

有些游客一次就要赌50欧元。有一次,我看到一位荷兰游客不到一分钟就输了100欧元。

夜总会的门卫听我讲完这个故事大笑不已。“这是巴黎的老把戏了。输了一次钱,就不会愚蠢到再去上当了。”

这位门卫知道很多从前皮嘉尔黑帮成员很有意思的故事。比如,“比利时人皮埃尔”、“冻脸”、“航空母舰”。之所以得了个“航空母舰”的外号,是因为那人随身携带大量枪支弹药。

20年前,黑帮被清洗出该地区,以保证游客的安全,但是,骗子却留下下来。

那些不听忠告、曾经在哪个角落赌把手气输了钱的游客,至少可以这样宽慰自己:你也亲身体验了蒙玛特一个历史悠久的传统:看准那些来寻求良辰美景的无辜者,狠狠宰一刀。

(编译:苏平 责编:横路)

BBC在世界各地派驻的大批记者在密切跟踪国际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时,还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了解所在地区的人文、社会、自然等各方面的情况。《记者来鸿》栏目就是这些记者从世界各个角落发回的随笔、感想,希望这个栏目可以成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