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学童遭性侵 法律哪去了?

雅加达国际学校
Image caption 雅加达国际学校

印度尼西亚,贩毒是死罪,性侵最多获刑15年。最近,雅加达一家精英国际学校清洁工被指曾经性侵学童。印尼人哗然大怒,呼吁修改法律、严格执法,更好保护儿童。BBC记者布迪萨特里乔反思,网上宣泄能够收到多少实效?

“雅加达国际学校”看上去像是一座城堡。威风凛凛的保安把守在颇有气势的大门外。来宾必须事先有约才能进入。

最近,就连印度尼西亚教育部的官员来访都被拒之门外。

但是,所有这一切安保措施,也不足以保护一位年仅六岁的男童。据称,这名男童在学校的卫生间内遭到数名清洁工的性侵犯。

男童的母亲向记者介绍了孩子受害的内幕,令人震惊。之后,印尼上下群情激愤。许多人立刻抡起手指、在备受印尼人喜爱的社交媒体上表述痛恨、愤怒与恐惧之情。

其中有一条微博高呼到,“立刻关闭学校”;另一条则关注这家国际学校的收费:“每年25,000美元,就买个这待遇?”

还有许多人表达对印尼法律的不满。有人说,现在的法律苍白无力;有人说,执法效率太低。

Image caption 孤儿院的孩子被安置在其他地方。不过这个故事已经不再是“新闻”

修改法律

根据印尼法律规定,性侵儿童最高可获刑15年。但是法律其他一些犯罪行为的惩罚更加严厉。比如说,走私贩卖毒品最高可能被判死刑。

有人在互联网上发起联署,呼吁修改印尼儿童保护法。两天之内,就吸引五万多人参与签名。他们还在往上发表评论,提议性侵儿童的罪犯应该被阉割、或者被判死刑,这样的惩罚力度才算合适。

印度尼西亚警察办理此案的速度异乎寻常之快。已经有五人被逮捕并被定性为嫌疑犯。

警方还很快宣布,所有的嫌疑犯都对被控罪行供认不讳。警察说,虽然目前还没有其他人出面提出控诉,但其中至少一名疑犯承认,他曾经性侵其他学童。

接下来,警察提出了看上去好像很荒唐的一个要求,请学校提供特定年龄段的学童照片。警察希望把这些照片拿给嫌疑犯,以便他能认定受害人。

这起性侵儿童案让印尼人非常愤怒。但是,那些希望印尼能汲取教训、更好保护儿童的人最终可能还会继续失望。

这并不是印尼最近爆出的唯一一起令人震惊的儿童遭受虐待、性侵案。

许多印尼人担心,印尼的法律体系根本无力承担起保护儿童的责任。、

Image caption 印尼人抗议法律无力,呼吁更好保护儿童

网上宣泄

今年早些时候,我和几个朋友曾经去一所由新教牧师瓦图林格斯(Chemuel Watulingas)管理的一家孤儿院参观。

孤儿院里大约有30名孩子,年龄从3个月到16岁不止。一名60岁的老妇人是孤儿院唯一的成年看护。她负责喂婴儿、洗澡、照看所有的孩子,再加上搞卫生、洗衣服和做饭。孤儿院收养的几名10几岁的孩子帮忙给她打下手。

孤儿院里到处肮脏不堪,孩子身上明显可见伤口、伤疤。

几星期之后,孤儿院里一名三个月大的婴儿夭折。这位名叫卡罗琳的宝宝死前那个晚上发高烧,牧师从来没有请医生来检查;卡罗琳死后也没有向任何人汇报,尸体立刻被掩埋。

警方收到活动人士的举报之后来到孤儿院搜查,并将所有的孩子全部安置在其他地方。

离开孤儿院后不久,这些孩子向媒体讲述了他们以往的遭遇。他们说,常年吃不饱饭、受虐待。一名14岁的少女还指称牧师曾经强奸她。

当时印尼社交媒体也是喧声一片,强烈谴责牧师,呼吁更好保护孤儿。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雅加达国际学校校长4月24日向记者介绍性侵学童案

瓦图林格斯立刻被警方逮捕,孤儿院被查封。但是现在,这起案件已经不再有多少人关注,也没有迹象表明,对其他孤儿院的监督、管理更加严格。

执法不力、警力有限是印尼保护儿童的严重障碍。活动人士告诉我说,印尼的“强项”仿佛是印尼人、以及他们对社交媒体的热衷。

印尼人好像很容易受当下热门话题的诱惑、加入辩论,他们也很容易被不公正的现象所感动。但是,网上宣泄很少收到真正实效。

许多印度尼西亚人仍然在耐心等待修改法律、保证孩子受到更好的保护。

(编译:苏平/责编:罗玲)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