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寒门之子大胜豪门精英

莫迪 Image copyright AFP
Image caption 64岁的莫迪曾在印度西部古吉拉特邦一间寒酸的茶业店工作,现在“高升”为全印度的领导人。

不久前结束的印度大选中,人民党以压倒性优势战胜国大党,印度政坛豪门甘地家族颜面扫地。5月26日,出身寒门的卖茶人莫迪宣誓就任印度新总理。马克·塔利分析国大党失利的原因,展望人民党面临的挑战。

竞选过程中,国大党做过许多件蠢事,其中之一,“主犯”是剑桥毕业的国大党议员。他不屑地说,原来卖茶的小贩怎么能领导印度?

他所说的这位“卖茶小弟”,正是64岁的莫迪。莫迪曾在印度西部古吉拉特邦一间寒酸的茶业店工作,现在“高升”为全印度的领导人。

那位剑桥老兄话音刚落,莫迪的竞选班子立刻动手,安排莫迪通过视频链接、向印度各地茶馆儿里喝茶的人发表讲话。

人民党在竞选过程中多次创新利用现代科技手段,这只是其中之一。

不过,创新并不一定总能转化为成功。在印度人口最多的北方邦一家茶馆,一位小伙子不经意地告诉我说,“莫迪曾经亲自给我的手机打电话。”

我问他,那么,你会投莫迪的票吗?小伙子回答说,“不会!”

莫迪曾经12年担任古吉拉特邦的首席部长。虽然高等法院下令展开的调查洗清了莫迪面临的他在任期间曾经默许暴力反穆斯林骚乱的指控,但是,国大党还是把他描绘成一个会破坏世俗传统、导致社会破裂的人。

大选过程中,马克•塔利在印度人口最多的北方邦采访选民

国大党中一位不同意采用这种战术的高层人士形容,“世俗传统受威胁”早就成了一个老掉牙的问题。

和莫迪承诺他将给印度带来美好的未来相比,这确实显得有点老掉牙。

Image copyright AFP
Image caption 拉胡尔•甘地

另外,国大党对尼赫鲁-甘地家族的长期依赖同样显得老掉牙。他们推出国大党主席索尼亚·甘地的儿子、传奇人物英德拉·甘地的孙子拉胡尔·甘地与莫迪对阵。

就连在拉胡尔自己的选区以内,人们对他的反应都非常平淡。无奈,拉胡尔的姐姐普里扬卡·甘地被推到了前台。

普里扬卡和英迪拉·甘地一样容貌出众,很有魅力。一出台,立刻把拉胡尔从全国媒体的头版挤了下去。直到后来,还是靠着普里扬卡,拉胡尔才再次露脸。拉胡尔和普里扬卡一起乘坐一辆扎满鲜花的彩车,两人微笑、挥手致意。

看上去像是度蜜月的一对新人,而不是大难即将临头的两名政客。

国大党好像许了“死愿”。党内一些资深人士不愿意参加竞选。

在北方邦的首府勒克瑙,我曾经问一名国大党发言人竞选进展的怎么样,我原本以为,他至少也要表现出一点点乐观的迹象。谁成想,这位发言人回答说,“啊,我们不悲伤。我们原来遭受过惨败,但最后总能东山再起。”

国大党并没有露出有新思维的迹象:他们已经拒绝接受索尼亚和拉胡尔提出的辞呈。毫不吃惊,党内不会有什么变化。

拉胡尔曾经说,莫迪向印度人“许诺了星星和月亮”。

但是,如果勒克瑙那位发言人的预想要成为现实的话,甘地家族必须放松对国大党的控制,允许从地方产生强有力的领导人。

莫迪承诺发展、变革,将印度人的期待值提到了新高。他必须尽快带来成果,否则将令国人失望。

国大党失利的一个原因是腐败。但是,要想铲除腐败,自己党内的腐败也将让莫迪裹足难行。人民党新议员中将近三分之一面对刑事指控。

一位著名党员曾经告诉我说,本来,他能成候选人,不料,有人出了50多万英镑、拿走了那个选区。

莫迪曾经在印度民族主义组织“国民志愿团”(RSS)工作,他领导的人民党也与该组织有关系。不可避免,有人会担心,如果莫迪确实令国人失望,他可能会再次捡起该组织的议程,这将影响维持印度教徒和占人口15%的穆斯林人和谐相处的世俗传统。

大选过程中也并不是根本没有提到宗教。比如说,我就曾看到过一条在投票日当天发的短信,敦促印度教徒赶快出来投票,因为投票站外穆斯林人排起了长龙。

不过,许多人争辩说,印度机制强大,足以保护长期坚持的世俗传统。

确实,莫迪在胜利后发表演说中也强调,他将带领“所有的印度人”一起前进。

(编译:苏平/责编:董乐)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