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人在矮檐下 低头又何妨

Image copyright

面对“博科圣地”的威胁、面对寻找数百名被绑女生的难题,尼日利亚接受美国出手相助。非洲记者努瓦巴尼反思,尼日利亚人的民族自尊心是否受到伤害。

最近去阿达马瓦(Adamawa)。这个州位于尼日利亚东北部地去,目前处于“紧急状态”。

5月10日,我在阿达马瓦首府约拉(Yola)参加“尼日利亚美国大学”的一次全体会议。

大学官方歌手在唱尼日利亚国歌前、先唱起了《星条旗永不落》(美国国歌),我身边的人开始嘟囔、抱怨。

我认识的另外一名记者坐在大厅的另一边儿。他告诉我说,他身旁的人反应也一样。

来宾交头接耳、发泄不满,在尼日利亚土地上,怎么能先唱美国国歌?

会议结束后,我看到大学一名工作人员焦急不安地向那些围着他的人解释说,唱歌的顺序不过是遵循礼仪。他还说,足球比赛,还不是都先奏响来访球队的国歌?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深夜,持枪歹徒劫持数百名女学生

饱汉不知饿汉?

这件事,也许有些人会说是反美思潮的表现,特别是在现在这样一个时刻,世界超级大国美国盯上了尼日利亚。

但是,我所了解的大多数尼日利亚人对美国来帮助我们打击恐怖主义感到很宽慰。

就连我住的酒店内年轻的服务员都表示,美国“来根除博科圣地”让他松了一口气。

但是,并非所有的人都为美国出手相助感到高兴。

如同伊博人(Igbo)俗语说的那样,饿鬼合唱队中,唱跑调的通常是饱鬼。

反对外国援助声音最响亮的一些人来自尼日利亚侨民群。许多人拿着所在国的双重国籍,那里有源源不断的自来水、昼夜不停的电力供应,打911警察居然能来!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博科圣地说,女生都已皈依伊斯兰教

这群人以慷慨激昂地高呼“保护我们尼日利亚的形象”而著称,看起来,他们好像更担心其他国家的人对自己国家有成见,而不是导致这些负面看法的具体原因。

现在,其中一些人好像更担心美国在非洲扩大影响、而不是使用一切手段找到失踪女孩儿。

通常情况下,尼日利亚人自尊心很强,对外国干涉我们内部任何事务都很警惕和反感。但是,最近发生的事件把我们逼到了矮檐下。

“博科圣地”这副重担仅靠我们的肩膀肯定承担不起。

尽管如此,仍然存在这样一个问题,我们到底愿意把头低到什么程度、愿不愿意嘴啃泥?

上面说到的那起国歌事件,可能也是尼日利亚人潜意识地说,“我们知道我们跌到了最低点,我们知道你们美国人获准来帮忙。但是,请别太强求我们。”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总统乔纳森被指打击暴力不力

“国际特赦”的一份报告也让尼日利亚人非常尴尬。报告说,尼日利亚军队在博科圣地闯入奇博克(Chibok)绑架200多名女生之前四个小时就已经收到了信儿。

4月14日那起灾难性的绑架事件发生之前,痛打总统乔纳森已经成为尼日利亚全国人民的业余消遣。当地政客、活动人士、记者都充分利用一切机会,宣称乔纳森政府毫无建树。

于是,国际社会不断批评尼日利亚政府,很少有几个尼日利亚人放在心上。但是,对我们的军队做出严厉批评?一些尼日利亚人很难咽下这口气。

我们知道我们的军队不能有效地打击“博科圣地”;我们也很清楚他们严重缺乏武器装备,但是我们不知道他们四个小时之前就得知“博科圣地”要发动攻击、但什么也没干,就是坐在那儿等着大难降临。

难道这真是那些津贴一半儿被大肚子官僚吞没、仍然没日没夜露天站岗的士兵?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美国第一夫人出声

我在约拉采访过的一些人赞扬过去一年来驻守在这里的尼日利亚军人的勇气。他们说这些军人“很勇敢”、“真的在努力”。

当然了,“国际特赦”是很有信誉的人权组织,他们不会有意误导世人。

但是,尼日利亚军方发言人克里斯·奥鲁克拉德坚持说,那天晚上,他们从奇博克收到的唯一可信的情报是在博科圣地发动攻击之后的增援请求。

也许,武装分子挺进的消息被博科圣地的大批同情者之一“绑架”了?尼日利亚士兵证明,这些同情者已经渗透住军队各个层次。

也许,这样的警告被哪个高层官员忽略了?

也许,是“博科圣地”的内线、间谍谎报有提前预警这码事、以此误导“国际特赦”?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尼日利亚军队也受到批评

再有,一名逃出来的学生说,她认识一名绑架者,把女孩儿装上卡车的人当中有一人来自她们村。

不管真相如何,这些赞助人、同情人不被全部查清,打击“博科圣地”的战争就不会结束。

既然已经来了,另外还有一件事,我也想请美国人帮帮忙:找到至少一名坐到高官的“博科圣地”支持者,把他交给尼日利亚人民,就算告别礼物吧。

(编译:苏平/责编:尚清)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