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乌克兰人的俄国情结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动荡和危机,让许多人重新审视基辅和莫斯科的历史关系。部分乌克兰人非常怀念昔日苏联时代的荣光。那么,过去的辉煌是否意味着未来的成功呢?BBC记者罗森伯格亲访乌克兰东部地区。

在自封为“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的总部内,信息部长向我讲述了他最近的度假经历。

亚历山大·哈亚科夫(Alexander Khryakov)兴奋不已地说,“我刚从东德回来,玩的很开心!”

部长度假期间有过一段昨日重现般的音乐车程。他说,“我和一位德国出租车司机说话,聊着聊着话题就转到了过去。没多久,司机和我一起唱起了共产主义东德的国歌!”

后来,哈亚科夫还参加了“我爱东德节”。也许并非所有的游客都认为这很好玩,但是,哈亚科夫对“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有着美好的记忆。他曾在那里服兵役,是红军军乐团的一位演员。

和哈亚科夫的东德假日一样,去“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从许多方面来看,感觉也都像是一次怀旧之旅。

人民共和国的议会叫做“最高苏维埃”,和前苏联时期同名;人民共和国总部墙上贴满了二战时期戏剧化的招贴画:呼吁苏联人民奋起抗争法西斯入侵者。

Image copyright AP
Image caption “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最高苏维埃主席普什林

当我和“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另外一位领导人丹尼斯·普什林(Denis Pushilin)聊起来的时候,他也通过回忆往事、解释为什么俄国志愿者到乌克兰来帮助亲俄组织与基辅抗争。

他说,“我们和俄国人,我们都是同一种人。我们生在同一个国家苏联;我们成长过程中有同样的理想;我们崇拜同样的英雄。我们的父亲、祖父击败了纳粹。”

但是,过去的辉煌并不一定保证未来的成功。基辅将“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以及另外一个分离地区“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定性为“恐怖组织”。乌克兰怀疑,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都是克里姆林宫搞乱、分裂乌克兰计划的一部分,基辅政府誓言一定要摧毁分离势力。

最近一段时间,乌克兰加强打击东部分离分子军事行动的力度,政府军和亲俄罗斯的民兵组织曾经展开激战。

顿涅茨克市局面相对平静,但是,许多人已经逃离,担心激战会扩展到家门口。

退休老人纳德兹达·彼特洛夫娜说,“孩子都哪儿去了?平时总有许多孩子在外面玩耍。”

我和纳德兹达以及她的丈夫尤里·彼特洛维奇一起,坐在距离“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总部大楼不远的公园长椅上。

和我在顿涅茨克接触过的许多人一样,他们老两口对中央政府也很有意见,但是他们并不认为脱离乌克兰就能让日子更好过。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顿涅茨克边缘地区的七座煤矿之一

尤里对上个月顿涅茨克搞的那次独立公投不屑一顾。他说,“就好像孩子大喊‘我们要更独立,我们要做自己想做的一切。’但是,这些孩子仍然需要父母养活他们、给他们买衣服。情况完全相同。人民共和国还是指望着基辅给我们发工资,他们没有自己的预算。”

尤里曾经是矿工,后来出工伤,丢了一条腿,现在领残疾救济。他心想,“人民共和国怎么支付我的救济金呢?”

我问他,是不是希望顿涅茨克地区加入俄罗斯?尤里不肯定这能帮助改善现状。

“俄国自己有许多煤矿,而且还关闭了许多煤矿。俄国为什么要再背上我们、还有我们这些煤矿的负担呢?”

但是,“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的领导人确实指望着从莫斯科得到帮助。

普什林告诉我说,“我们已经请俄国派遣维和部队。如果这里有俄罗斯维和部队、我么的领空上设禁飞区,肯定对形势有帮助。”

我问普什林,基辅新总统就职会不会带来改变?和波罗申科总统谈判会不会化解冲突?

普什林回答说,“有可能对话,但是,只谈两个问题—交换囚犯、乌克兰所有军事力量撤出我们的领地。”

基辅不大可能同意这样的要求。至少目前,冲突还在继续。

上星期,乌克兰检察院代理检察长宣布,乌克兰东部暴力爆发以来已经造成至少180多人死亡。

家门口就有可能遭空袭、炮轰,让纳德兹达和尤里非常害怕。但是,他们也在争取保持乐观。

纳德兹达说,“邻居告诉我说,上帝和我们作对了。这怎么可能呢?上帝从来没有抛弃过我们。上帝爱乌克兰。

“我相信,我们的国家会有和平的那一天。我们不该死。”

(编译:苏平 责编:董乐)

BBC在世界各地派驻的大批记者在密切跟踪国际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时,还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了解所在地区的人文、社会、自然等各方面的情况。《记者来鸿》栏目就是这些记者从世界各个角落发回的随笔、感想,希望这个栏目可以成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网友如果想发表看法,请使用下表: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