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日本小岛期待中国新娘拯救?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日本人口老龄化严重,并且出现负增长。特别是边远地区,再加上年轻人纷纷进城工作,有时候,整个社区的存在都命悬一线。比如,日本濑户内海的白石岛。不过,中国媳妇有望成为“救星”。

眺望濑户内海的小山坡上有一所中学。教室内,天野直男正在伴着幻灯片,给学生讲课。

夏日,天气闷热。桑树林梢,一群燕子叽喳雀跃。

教室大敞着窗户,天野的智慧之词,伴随着午后的缕缕微风飘向远方,与秃鹰游弋发出的哀鸣交相辉映。

天野并不是正式教师。他是当地一名农夫,靠种植荷兰豆和南瓜为生。学校邀请他来介绍自己的生活经历。说不定,天野还能说服台下听众,将来也有可能靠种菜为生?

天野登门,可是学校的一件大事。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中学的教学楼是一座很漂亮很威风的两层楼,还有运动场、体操馆、正规跑道。全校师生都被召集来听天野授课,总共……八名学生,加上七名教职员工。

白石岛(Shiraishi-jima)是座小岛,距离大陆港口笠冈(Kasaoka)搭乘轮渡仅需20分钟。但是,从本州(Honshu)东南海岸的繁忙、喧闹,到小岛的闲散、幽静,虽然只有这么短的一段路程,但却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白石岛大约三英里长、一英里宽,花岗岩的“脊梁”是森林覆盖的陡峭山丘。山顶上覆盖着常年经风吹雨打的岩石。由此鸟瞰内海小岛,景色十分壮观。

艾米·查韦斯在美国俄亥俄州出生、长大。17年前来到白石岛,立刻爱上了这个地方,从此在这里定居。查韦斯是自由撰稿人,夏季还在岛上主要街道经营一家酒吧。

查韦斯刚来的时候,岛上居民大约有1000人,现在就剩下570人。其中包括许多老人。

岛上有些老人老到难以置信。鸡皮鹤发,一张饱经风霜的脸成了柚木颜色,看上去好像日本花园内的古树。但是,他们的活力、矍铄同样令人难以置信。早上天刚放亮,就去打理菜地,或者拉着购物车,健步走在出村陡峭的小路上。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原田清美(Kiyomi Herada)生在中国,现在在白石定居

天野太古(Taiko Amano)相对来说还算年轻,今年68岁。她有11个孩子,全部离岛出外谋生。太古是寡妇,孤身一人。但是她说永远不会离开白石。家是先夫祖上留下的,她必须留在这里照顾祖屋。再说,她热爱自己的小岛。

但是,岛上的人不断离开。村里可以看到好多所房子,留守的只有祖先的魂灵,门窗紧锁,空荡荡、静悄悄。

要是岛上还有工作机会的话,情况可能会不一样。曾经,这里有一座采石场,不过早就关闭了。捕鱼,是岛民的主要职业。几条渔船每天还从港口出海,通常可以捕到鲷鱼、日本鲅鱼。

不过,也有一些渔民在撒网“捕”新娘。

白石岛上现在总共有五位中国媳妇,她们总共育有11个孩子。

岛上跑来跑去的小孩子多了起来,人们希望,学校也有可能保留下来。

艾米·查韦斯认为,学校的命运将成为白石岛前途的转折点。没有了学校,小岛也就不再会是一个真正的社区。

但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日本不过只是又少了一个小村吗?

答案?至少在查韦斯看来,可以从村公所前的一幕来找到。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村民排练白石传统舞

夜幕降临,一片石子铺成的空地上,伴随着流传几百年的鼓乐声,村民跳起了白石传统舞。

舞蹈的主题是纪念800年前岛上部族间的一场海战。据说,那场战役中死伤惨重,内海变成一片血海。

濑户内海其他小岛没有这样的传统舞,每一个小岛都是独一无二的。如果白石岛消失了,白石岛的传统、民俗也将随之消失,地球上又将有一小条文化基因从此烟消云散。

山坡上,中学内,天野接着讲解如何种植、收获荷兰豆。教室的墙上,挂着学校组织学生去东京旅游期间拍摄的大照片。

对于大多数年轻人来说,璀璨的霓虹灯,散发着强烈的诱惑力。

但愿天野播下的荷兰豆,能在部分人心中发芽。让他们相信,在白石岛上,同样也可以有幸福的未来。

(编译:苏平/责编:李莉)

BBC在世界各地派驻的大批记者在密切跟踪国际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时,还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了解所在地区的人文、社会、自然等各方面的情况。《记者来鸿》栏目就是这些记者从世界各个角落发回的随笔、感想,希望这个栏目可以成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