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吃肉 还是想环保?

养牛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对于喜爱环保的人决定到底吃不吃牛肉来说,要看牛到底吃什么。

每年我们都会养活并吃掉650亿只动物,那可就是地球上一个人干掉九只动物。如此一来,地球受得了吗?想当个负责任的“肉食者”吗?这个答案还真不好说。

我也是个喜欢吃肉的人。但我知道,要想满足地球上数十亿和我喜好相同的人,地球要付出代价。

地球表面有接近三分之一的无冰土地都被用来饲养动物了,无论是为了吃肉、还是产奶。

我们产的大约30%的粮食都喂了牲畜。所以,联合国粮农组织的报告显示,人为的温室气体排放里面,有14.5%就来自饲养牲畜,这个比例和全世界的汽车、飞机、船舶和火车加在一起排放的一样多。

如果这个听起来还不够吓人的话,据说未来40年里,随着人们更有钱了,我们吃肉的总量还要再多一倍。这该如何应对呢?

温室气体

为了寻找答案,我特地去了全世界最能吃肉的国家之一的美国。

在堪萨斯的弗林特希尔斯大草原上,这里的牛仔们、和牛仔妹妹们放养牲畜的历史已经有150年了。

这里的牛在被屠宰前,自在地生活在山坡上,完全是一副最理想的畜牧画面。

但这里面隐藏着一个大问题。当我走进这里的牛群没多久,我随身携带的甲烷探测仪就达到报警的峰值。这要是在油田里,这个通常用来提示危险气体泄露的装置早就叫唤起来了。

这说明,这群牛正制造着超大量的甲烷气体。

一头牛每天打嗝、放屁就能释放500升甲烷。那要是15亿头牛同时放屁、打嗝的话,可想而知我们的地球得承受多少这种温室气体。

你可知道,在温室气体里,甲烷可比二氧化碳厉害25倍。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吃草的牛打嗝、放屁释放甲烷气体,这对环境有很大危害。

而“罪魁祸首”就是牛吃的草。要想减少牛在消化草时释放的甲烷,就得给牛“改食谱”。

我在得克萨斯看到一种完全不同的饲养方式,成千上万的牛吃的不是草,而是在圈里吃一种用玉米、脂肪、生长激素和抗生素做成的东西。

这玩意听起来很不环保,但这里的负责人因格勒(Mike Engler)说,他们的饲养方式“更绿色”、对环境的危害更小。

相比传统的畜牧方式,这种配方食谱让牛长得更快、释放甲烷更少。调查显示,甲烷释放量差不多少40%。

虽然英国还没采用这种养牛方式,但这种集中饲养、吃玉米的牛确实排放温室气体的量少了,似乎也更环保了。不过,牛的日子可不好过了。

吃什么

那我们怎样才能既解馋,还能减少祸害环境呢?

科学家们通过一种叫做“生命圈”技术得出数据显示,最影响环境的就是吃草的牛和羊,而杂食的猪和鸡就好些。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吃“海红”则味美还环保,因为养殖“海红”消耗极少能量。

吃贻贝、也就是俗称的“海红”,是最环保的,饲养“海红”几乎不消耗任何能量。

不过,标榜自己“环保”的人还是有难题。“最环保”的鸡可不是自然放养、或是“Organic”(中国称为“有机”)的,而是那些圈在笼子里集中饲养的鸡。

要不就尝尝昆虫、多吃鱼,甚至是“人工肉”来摄入动物蛋白,但目前这些选项都不令人满意。

就我的经验而谈,吃肉最环保的办法就是吃“海红”。

从海里到餐盘上,英国舍特兰德地区养殖的“海红”非但不会释放温室气体,它们还会吸入二氧化碳,并锁定在贝壳里。

那就炒盘“麻辣海红”,怎么样?

(编译/责编:孙晨)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