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跟随中国团“闪游”伦敦

白金汉宫外中国游客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白金汉宫外停留10分钟!

随着经济不断高速增长,中国人越来越富有。再加上人民币升值、签证放宽等因素,出境旅游的人数连年激增。中国媒体近日报道说,距离“十一”长假还有一个多月,出境游市场已经迎来报名高峰。目前中国人出境旅游,大多还是跟团走。不过,“闪游”能看到些什么?

行程伊始,即显出不祥之兆。从北京动身,途经中亚,刚刚忍受完漫长的飞行旅程。不过,飞机刚一落地,游客们就希望能径直奔往伦敦中心,开始度假。

不巧的是,恰好赶上有人组织游行,这就意味着道路被封闭,车流放慢到爬行速度。

接连好几个小时,大巴“举步”维艰,最后,旅行团只能放弃当天的观光安排。疲惫的游客动身前往酒店入住。

到了酒店,许多人露出旅行病症状。

中国旅游业主管部门曾经签发过守则(《中国公民出境旅游文明行为指南》),责令中国人在海外要注重言行。此前,中国游客的不良举止曾经招徕过批评。

指南严格禁止随地吐痰。不过,一个看上去身体好像很不舒服的人下了车以后,好像忘了自己是谁、在哪儿。为了缓解恶心呕吐,一张口,将“内容”空降在草坪边。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比斯特名牌购物村:中国游客心中的胜地?

快快进餐

这40多名中国游客此行是要闪游欧洲,为期刚过两周的行程,要涵盖英国、法国、瑞士、意大利和德国。

伦敦是第一站。看这座城市,他们只留了两天的时间,还要把牛津、剑桥和温莎“挤”进来。

我跟随这个旅游团去了几个景点。因为原来我在北京工作期间教我中文的老师也在团中。

廖大英(音译)现在已经退休了,这是他第一次来欧洲。刚刚参加工作的时候在一家酱油厂,收入非常低。现在,廖老师下了决心,一定要好好享受迟到的财富。

中国旅游团希望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前往最多的景点,“伦敦塔”半个小时,白金汉宫外仅停留10分钟。

在伦敦唐人街的餐馆吃顿饭,可以说是“快餐”完美到大师级。我并不是说他们吃的是“快餐”,而是快快进餐。被领出餐馆的时候,我们嘴里还没嚼完呢……

廖老师的妻子陪他一同来旅游。她抱怨说,所有的城市看上去都一样。我心想,确实如此。所有城市的风景,都是通过飞驰的大巴车窗看到的。

但是,中国游客确实也看到了一些另类生活方式的证据。在剑桥,建筑物历史悠久给廖老师留下深刻印象。

在中国期间,如果有人坚持说拆旧立新是进步的象征,我经常会和他们吵嘴。

此外,人们还经常提到,伦敦不再是“雾都”了。

我问旅行团中一位年轻的女人,“到目前为止,给你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是什么?”她往上指了指,说,空气真干净。其他人迅速表示同意。

在中国,许多人还习惯性地把伦敦叫做“雾都”,但是,这个可疑的荣誉称号,现在授给污染严重的北京可能更准确。

不过,两者相比,伦敦并不总是占上风。中国游客很吃惊地发现,伦敦的商店天一黑就打烊了;英国好像几乎没有人会说中文!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中国游客在海外有出手大方、爱买名牌的名声

他们入住的那家酒店,经理忙手忙脚,想向客人解释如何上网、却无论如何也说不清。

有些游客还有其他一些想法。团里一位年轻的女性问我,去牛津那天她能否“脱离组织”单独行动、到比斯特名牌购物村去扫货?

中国游客在海外出手大方很有名。这位女人手里拿着记事本,上面记录着她希望购买的各色世界名牌。好像证实了上述“定性”。

这个团的伦敦行好像刚刚开始就结束了。廖老师一行飞奔赶往巴黎。钻入英法海底隧道前,他给我发来短信说再见。

两个星期以后,我接到廖老师从北京家中打来的电话。他们刚到家,听上去很疲劳。廖老师向我列举了此次欧洲行去过的地方。

他说,城市太多、时间太少。从巴黎到瑞士坐了九个小时的车,在罗马停留四个小时,威尼斯仅有三个小时。

廖老师说,下一次再去,我就在你那儿住段时间吧。

(编译:苏平 责编:路西)

BBC在世界各地派驻的大批记者在密切跟踪国际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时,还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了解所在地区的人文、社会、自然等各方面的情况。《记者来鸿》栏目就是这些记者从世界各个角落发回的随笔、感想,希望这个栏目可以成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