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冰岛庞贝”重见天日

冰岛火山爆发吞噬的小城遗迹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冰岛火山爆发吞噬的小城遗迹

不久前,冰岛又因火山灰向航空业者发布红色警告。不过41年前,另一座火山的爆发带来更加沉痛的灾难:海玛依岛上数百座房屋被埋葬。现在,“北方庞贝”重见天日,火山灰下的博物馆静静地讲述着那一个恐怖瞬间。

“醒醒,醒醒,岛上出事了!火山爆发了!”

西尔加·琼斯多特尔的妈妈一边大喊、一边把女儿从梦叫醒。那是1973年1月23分零晨两点,西尔加17岁。当时他们一家住在冰岛的海玛依岛(Heimaey)。

夜深人静,一座沉睡了5000年的火山在没有任何预警的前提下突然猛烈喷发,撕开一条2 公里的大沟。

现在,西尔加在海玛依岛经营一家纪念那次火山喷发的主题咖啡馆。咖啡馆内每一张桌子都覆盖着那些岛上居民家园被火山灰吞噬的的照片、回忆。

西尔加捧着一杯冒着热气的咖啡,向我讲述了她个人的经历。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我跑到卧室窗边,看到一条火墙从地面冲向夜空。我害怕死了。”

西尔加一家人赶快逃离,他们来到港口乘船逃生。离开码头时惊恐万分地看到,滚烫的熔岩犹如一条火龙,在海底蜿蜒移动、向自己这个方向逼近。

西尔加说,“那一刻我们心想,也许,这就是我们生命中的最后一瞬间了。”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岛上5000名居民几乎全部逃生,仅有1人因为煤气爆炸丧命。但是,喷发持续了5个月,海玛依岛上400座房屋被掩盖。

那些逃离家园的人成了难民,被迫在其他地方重建生活。我采访过的许多人都说,那是一段非常痛苦的日子。仅仅在一年当中,西尔加就搬过好几次家。但是,和其他许多人一样,西尔加下定决心,一定要重返故土。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现在,人们希望,那个恐怖的夜晚岛上经历的惨痛可以成为吸引游客的资本。考古学家开始挖掘出火山灰下的建筑物,海玛依岛得了一个“北方庞贝”的外号。

围绕其中一座房屋的遗址,建立起火山喷发博物馆。歌德尔·西格尔多特尔当时带着三个年幼的孩子住在这里,最小的孩子刚刚出生不久。

歌德尔领我去看一看,堆积成山的火山灰依然掩盖着房子的一大部分,她告诉我哪里曾经是客厅。我可以依稀辨认出沙发的形状,但是,沙发和其他所有的东西、包括房子本身一样,已经在炙热高温的烘烤下融化、分解了。

在一道15米高的火山灰和固化熔岩构成的墙壁掩护的下,有几间屋子被保存下来。歌德尔从中找回了一些残存的物品。她拿起一小块布料,抖了抖黑色的尘土,告诉我说,“这是我给新生宝宝买的。”火山喷发前几个小时,她正在给婴儿织毛衣,逃走时没有顾上带。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但是,岛上也有其他一些人不愿意重新揭开那道痛苦的伤疤。在挖掘过程中,邻居的房子一部分也暴露出来。屋顶和顶层的窗户从火山灰中露出头来,恰好就在博物馆的后面。

一位带着儿子来参观的女士走过来告诉我说,她的父母曾经住在那所房子中。对他们来说,事过40年,重见昔日家园的残骸,太痛苦。她指着废墟告诉我说,“那一段记忆,他们已经埋葬了。”

但是,歌德尔已经接受了离别几十年重见昔日生活遗迹的现实。她骄傲地站在自己故居的前面,面对拍照片的游客。她很高兴,人们有机会通过窥视她的旧居了解海玛依岛的历史。

旧居的屋顶经受住了火山喷发的考验。歌德尔指着屋顶说,“我丈夫曾经说过,‘我这辈子就盖一所房子,我一定要用最好的材料’。丈夫要盖一座地老天荒永远不倒的房子。”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他说的确实没错。”

(编译:苏平 责编:尚清)

BBC在世界各地派驻的大批记者在密切跟踪国际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时,还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了解所在地区的人文、社会、自然等各方面的情况。《记者来鸿》栏目就是这些记者从世界各个角落发回的随笔、感想,希望这个栏目可以成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