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和普京亲密接触

普京 Image copyright

不久前,俄国总统普京到远东猛犸象博物馆去参观。BBC记者斯维尼“伏击”成功,有机会面对面、一对一就乌克兰局势质问普京。

西伯利亚东部雅库茨克(Yakutsk)。来猛犸象博物馆参观的粉丝们,能有机会亲眼看到史前动物的标本、骨骼化石,还有,弗拉季米尔·普京。

普京“蹦蹦跳跳”地走上台阶,克里姆林宫钦定的雅库茨克市长携夫人在门前迎接。

然后就轮到我了。近来我留了一把络腮胡,胡子全白了。普京肯定把我误认为是穷困潦倒的古生物学教授。他和我亲切握手,然后,我向他提出了乌克兰残杀的问题。

普京不置可否地说了句什么,朝右一转身,研究起猛犸象骨架。

自从我亲眼目睹车臣第二场战争以来,当面问问普京这样一个机会,我已经等了整整14年。但是,他就这样溜了!我不禁暗暗诅咒。

突然,普京又回来了,快步经过我身边。普金带着新闻秘书迪米特里·佩斯科夫(Dmitry Peskov),他正好挡着我。

我大声喊道,“总统先生,我想问你一个有关战争的问题。乌克兰的残杀。死了好几千人了。有乌克兰人,俄罗斯人,马来西亚人,英国人,荷兰人。”

当时我心里想的是马来西亚航空公司MH317航班的死难者。

今年7月,我曾经前往坠机地点报道。空气中弥漫着燃烧后的焦糊味,地下散落着死难者的尸体、遗物……那真是一起惨不忍睹的罪行。

我曾经采访过目击者,他们说坠机那一天曾经在反叛力量控制的地区看到过导弹发射器。证据将责任间接指向克林姆林宫及其附庸。

我接着问到,“你对乌克兰的残杀感到遗憾吗?”

普京转过身,用俄语说了一句话。佩斯科夫担任起现场翻译,“我来给你回答。”

普京总统指责基辅政府对战争、以及未与乌克兰东部反叛谈判负责。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普京参观猛犸象博物馆

普京回答问题—或者说给我上课期间,直勾勾地盯着我,我也直勾勾地盯着他。

他滔滔不绝地接着演讲,提起乌克兰政府军在乌克兰东部地区轰炸平民住宅。

我去过顿涅茨克,看到过战争之愚蠢的证据。乌克兰炮弹呼啸着落在一家妇产医院。所幸的是,医生们已经事先把病人转移到地下室。

在地下室走廊昏暗的灯光下,我看到一个新出生不久的婴儿在妈妈怀里安睡。出生不到一天,他所有的人生经历只有战争。

不过,愚蠢并不仅仅是战争一方的责任。我记得14年前在车臣,我曾经亲眼见到战争罪的证据:俄国轰炸挂着白旗的车队、针对平民使用真空炸弹。

我见过一位妇女,她打开一个布包给我看,里面是她姐/妹烧焦的头骨,她们家被俄国炸弹击中。这位妇女尖叫到,“都是你干的,普京先生。”

普京提到乌克兰军队伤害到平民,这并不是完全没有道理,但是,人们也可以反驳,克里姆林给乌克兰战争煽风点火,俄国派遣坦克、军队参战,并且还撒谎。

俄国最近曾经埋葬在乌克兰丧生的士兵,不过,报道这个故事的记者受到攻击。

普京还在给我讲课。面对面直视,普京之袖珍令人吃惊。在乌克兰,我们那位讲俄语的联络人曾经拿我的白胡子取笑,说我像是“坏人白雪爷爷。”

要是把我形容为糟糕的圣诞老人,那么我想,普京应该算是我的小精灵吧。

普京的脸看上去有点怪,显出塑料一般的光泽。我怀疑,他是不是听从了哥们贝卢斯科奇的建议、和肉毒杆菌有过亲密接触?

不管原因何在,普京的皮肤紧巴巴的,好像只有在蜡像馆中才能看得到,有点不像真人。

四目对视的游戏玩儿完了。普京眼圈下出现了一圈湿润的痕迹,很奇怪,好像蜡开始融化一般。

最终,普京首先眨眼。他结束了指责乌克兰的长篇大论,佩斯科夫也不用再翻译了。

普京说,“一切顺利啊。”然后起步离开。我接着问,总统先生,那么俄国干什么呢?不过普京已经走了。

通往普京的路,是克里姆林的保镖人墙。普京一走,他们转过身盯着我。

我发誓,屋子里好像立马下了一层霜。

(编译:苏平 责编:董乐)

BBC在世界各地派驻的大批记者在密切跟踪国际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时,还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了解所在地区的人文、社会、自然等各方面的情况。《记者来鸿》栏目就是这些记者从世界各个角落发回的随笔、感想,希望这个栏目可以成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