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欧洲梦不断?

塔林老城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名录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塔林老城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名录

波罗的海国家,自古就是兵家必争的战略要地。脱离苏联、拥抱欧洲的时候,爱沙尼亚是一片充满希望与梦想的土地。现在,北约和俄国关系持续恶化,袖珍小国爱沙尼亚也再次成为东西争夺战的前线。乌克兰局势和俄国在乌克兰的举措更令许多爱沙尼亚人不安。

抵达距离老城不远的塔林港口,没有人检查护照,我径直进入爱沙尼亚首都。当然了,过去十来年,爱沙尼亚早就加入了欧洲大家庭。

路上看到的第一个好风景是热气球。塔林到处都是悬崖、城墙、尖塔,乘坐热气球观光,一定能让人鸟瞰天下、一览无余。

爱沙尼亚面积只相当于邻国拉脱维亚的三分之二。在这个小的不起眼的前苏联共和国,用乘热气球一览众山小来形容高涨的乐观主义,可能再恰当也不过了。

对于大多数爱沙尼亚人来说,那段苏维埃历史以及当时的苏俄化政策,都是爱沙尼亚国家认同和历史上的一个痛苦篇章。但是,遗产也是现实的一部分。因为现在爱沙尼亚仍然有相当多的俄罗斯人,总数超过爱沙尼亚总人口的四分之一。

诠释爱沙尼亚的“魂”,最好恐怕莫过于“歌唱节”。我去的那一天,正好赶上爱沙尼亚每五年一次的歌唱节。

歌唱节的历史凸显着爱沙尼亚的历史:歌唱节被禁止时期;苏联合唱团第一次参加演出;爱沙尼亚人拒绝离开舞台、引发所谓的“歌唱革命”—唱歌在爱沙尼亚争取独立、1991年赢得独立的历程中起到过重要作用。

我坐在“独立广场”的台阶上,观看向全国现场直播的歌唱节。广场上特别搭建起大屏幕。虽然对歌唱节历史的记忆神圣不可侵犯,但是在我看来,眼下塔林人在怀念过去的同时更加盼望未来。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塔林东正教亚历山大·涅维斯基大教堂

比如说塔林老城经过了精心修复,就连东正教的亚历山大·涅夫斯基教堂都不例外。大教堂建于强制性的苏俄化时期,曾经有计划要拆除。

包括俄国人在内,所有的游客都非常喜欢塔林。看着优美如画的老城,他们唏嘘慨叹。有些游客喜爱至深,甚至想在塔林买上一套房:鹅卵石铺成的商业街上,优雅的老建筑改建成时尚新公寓,买一套当然不错。

虽然自由的市场经济已经成为家常饭,但是,人们依然也有担心。爱沙尼亚总统托马斯·亨德里克·伊尔维斯(Toomas Hendrik Ilves)形容说,“那个欧洲梦……原来只是幻觉。”

伊尔维斯认为,乌克兰和欧元区危机暴露出欧盟应对机制缺乏团结一致、在安全战略以及挺身而出维护共有的民主价值观方面的软弱。

相反,伊尔维斯说,与25年前柏林墙倒塌时人们的梦想相比,现实“更加复杂”。

尽管如此,对于许多塔林人来说,那个欧洲梦、以及由此可能带来的真正的物质收益仍然是实实在在的。

一位开时装和纪念品精品店的女士和我没完没了地聊了起来。她告诉我说,她上学期间学俄语,现在家里安闭路电视,能看美国频道、BBC国际台。她特别高兴有机会练习英语。

不过,改变,并没有让所有的人兴高采烈。我就见过一位。我搭乘爱沙尼亚唯一的一线无轨电车。这是苏联时期引进的,现在依然运营。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俄罗斯人约占爱沙尼亚总人口四分之一

电车来了,门一开,我大声问道,“萨达姆?”令人胆颤的是,在爱沙尼亚语当中,“港口”一词的发音恰好就是“萨达姆”。

“不去。”肌肉强健的女司机用俄语回敬了我一句,“砰”,车门在我眼前关闭。

瞬间,门又开了。虽然司机放宽心肠让我上了车,但是,她还没有怜悯到收我票钱、回答我问题的地步。

她坚决彻底地忽视我的存在。车一起步,双眼只盯着公路。当然了,她这样做肯定是正确的。

车上一位乘客说,“别理她。”这位乘客说她是一位清洁工,正要到一家新开张的酒店去上班。她指给我看应该在哪里下车。

一同下了车,她又告诉我应该怎样前往老城港口。然后才匆匆离开。

不过这时,我已经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了了—附近就是缓缓升起的热气球。

(编译:苏平 责编:尚清)

BBC在世界各地派驻的大批记者在密切跟踪国际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时,还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了解所在地区的人文、社会、自然等各方面的情况。《记者来鸿》栏目就是这些记者从世界各个角落发回的随笔、感想,希望这个栏目可以成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