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谁也别碰我?

当局建议人们不要握手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当局建议人们不要握手

西非地区爆发埃博拉,已经造成数千人丧生。不过,病毒也在侵蚀着当地人的生活方式。比如,热情好客的西非人见面不再握手,而是隔着衣服碰一碰肘部—“埃博拉式握手”。

西非人作到非常出色的一件事是见面打招呼。

在这一地区的大多数国家,像英国人那样脚步不停、嘴上哼哼一句“哈罗,你好”,肯定会被看作粗鲁无礼。

在西非,最普通的做法是,停下脚步,伸出一只手或者一双手,热烈握手,然后亲密熊抱。接下来,还要反复拍打对方肩头后背、商量好什么事的话继续反复握手、间或还要击掌。

孩子这么做,大人这么做,老太太也不例外。

不过,这样的场面现在是见不到了。埃博拉通过体液接触传染。所以现在,人们尽量避免身体接触,包括握手。

当然了,埃博拉最大的受害者是那些感染了病毒的患者以及他们的家人。但是,不再握手,影响到西非所有地区的所有人。

埃博拉最猖獗、致死人数最多的一个国家是利比里亚。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医护人员带上必须定期消毒的橡皮手套

美国总统奥巴马宣布,将向利比里亚派遣三千部队,帮助建设新的治疗中心,美国还将帮助利比里亚培训医护人员。之后,利比里亚总统瑟利夫(Ellen Johnson Sirleaf)发表广播讲话,向美国表示诚挚谢意。

瑟利夫总统告诉利比里亚人,“埃博拉不会击垮我们。”

早些时候,瑟利夫还曾说,埃博拉破坏了利比里亚人的“生活方式”。我猜,她所说的肯定也包括独特的利比里亚式握手。

这种握手俗称“利比里亚扣指”(finger snap)。听上去很痛苦,其实一点儿也不疼,不过技巧很难掌握。

扣指的程序是,像正常握手一样双手对接,然后,在断接的那一瞬间,互相扣动对方手指,引发两声清脆的啪啪声。

扣的有力、发出的声音清脆,都是荣誉的象征。声音越响亮,说明友谊越深厚。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超市里的收款员也带上手套

但是这一切也都成了历史。

我曾经多次前往利比里亚,我简直不敢想象这会成为一个没有扣指声的国家。如果我这么一个外国人都有这种感受的话,我更难想象,对利比里亚人来说,不能握手感觉该有多怪。

在整个西非也都一样。比如讲法语地区,传统上,人们见面打招呼要亲吻脸颊三次,这也必须停止。

就好像,埃博拉这个可怕的疾病,让人丧命还不知足,还要天生热情好客的西非人的“魂”也抽走。

过去这个星期,利比里亚的邻国塞拉利昂采取了令人震惊的极端措施。

埃博拉也给塞拉利昂带来沉重打击,医院里人满为患,食品价格飞涨。

为了控制病毒传播,塞拉利昂宣布全国戒严三天,所有的人都不准出门,医护人员在全国挨家挨户上门检查,查出所有感染病毒的人。

戒严不仅非常困难、而且非常危险。首先,塞拉利昂是否足够合格的医护人员去检查全国各地的每一所房子、每一每一个茅屋?这一点并不清楚。还有,发现可能染病的人之后怎么办?治疗中心已经人满为患了。

塞拉利昂政府说,绝望时刻必须采取绝望措施。但是,如果戒严真的见到了成效,这也将成为埃博拉全盘改变一个国家生活方式的例证。

大多数塞拉利昂人生活贫困,许多人靠街头摆摊、打零工为生。很少人家里存有大量的食品,更少数人有冰箱这类奢侈品。所以,人们必须天天出门,去工作,去购物。否则全家都吃不上饭。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洗手对控制病毒传播很重要,但是许多利比里亚人家里没有自来水

当然了,埃博拉打击最严重的是染上病毒、垂死的病人以及他们的家属。不过,其它所有的人,生活中非常重要的一些东西也都受到了病毒的侵袭,比如购物,比如握手。

利比里亚总统在一次讲话中说,“我们正在和埃博拉作战,我们一定会赢。”

到了那一天,西非人将重新获得的最宝贵的东西之一,就是又能自由地握手、亲吻了。

(编译:苏平 责编:路西)

BBC在世界各地派驻的大批记者在密切跟踪国际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时,还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了解所在地区的人文、社会、自然等各方面的情况。《记者来鸿》栏目就是这些记者从世界各个角落发回的随笔、感想,希望这个栏目可以成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