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 讲稿 炸弹 铁娘子的温柔一面

Image caption 撒切尔夫人说,“我的党不会让我领导他们争取下届大选,我也不会怪他们”。

撒切尔夫人基金会(The Margaret Thatcher Foundation)最新公布的一批文件显示出铁娘子(The Iron Lady)更为性格化的一面。

撒切尔夫人担任首相期间她的外交事务私人秘书科尔斯(John Coles)的回忆录中透露了许多有趣的细节。

1983年保守党刚获得大选胜利后两三天,撒切尔夫人对科尔斯说,“我的党不会让我领导他们争取下届大选,我也不会怪他们”。

炸弹与讲稿

1984年10月12日,保守党在海滨城市布莱顿举行年会期间,撒切尔夫人下榻的旅馆遭到爱尔兰共和军的炸弹袭击。

新公布的文件从另一个侧面显示了撒切尔夫人的处惊不乱。她给她的发型师写便条取消了原定第二天的做发型。但她没有忘记安慰对方:“我对你做的发型很满意。星期五一整天发型都保持的很好就是证明”。

撒切尔夫人的大会发言稿本来是要严厉的抨击反对党工党。

但在发生炸弹袭击后,撒切尔夫人收到了数以百计的信件对她表示支持、安慰,其中也包括工党的人。

这促使撒切尔夫人放弃了原讲稿,在大会发言中调子更温和,以“反映民众的情绪”。

玫瑰战争

有时候,棘手的外交问题是第一位英国女首相特有的。

在同意德国的一个园艺协会以她的名字命名一个玫瑰品种后,撒切尔夫人收到了一位日本商人的抱怨信。

因为在6年前,撒切尔夫人已经同意让这位日本人用她的名字命名玫瑰。

撒切尔夫人委托现任英国驻法国大使的雷科特给那名日本商人回了一封措辞婉转的信,向他保证这两种玫瑰外观不同,而且撒切尔夫人非常喜欢他培育的杰作。

(编译:白墨 责编:尚清)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