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日本一大怪 海滩空荡荡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这样奇特的场面,犹如动物王国中每年一次的大迁移一样令人费解。

8月,阳光灿烂的沙滩上,你一定能看到东京人摩肩接踵地走出空调房间,进入下午这个大蒸笼,冲向海浪。

不过,8月一过,沙滩上空空荡荡,连个影子几乎都看不见。

今年这个8月,天气有点反常,气温非常低。你可能会说了,进入9月,气温回升、阳光灿烂,人们岂不会欢呼雀跃地奔上沙滩?这样想可就大错特错了,海边依旧无人惠顾,即使周末也不例外。

只有宠物狗和主人,还有几个“鬼佬”,好像晚会结束了还是不肯离开。

日本人失去的并不仅仅是在海浪中冲个凉、过把瘾。就算气温依然在摄氏25度以上,其他室外游泳池也都关门了。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东京叶山的一色海滩,是顶尖的度假地之一,被评为世界百强海滩之一。我询问负责该度假地的地方管理部门,一位女发言人回答说,游泳池关门,是因为“天气不热,夏天结束了”。但是温度计显示当时气温高达摄氏28度。再加上烈日当头,我身边所有的人好像都大汗淋漓。

像我这样的人,生在北欧、长在北欧,痛恨铅灰色的天空,肤色白到发蓝、急需阳光抚慰。我感觉(日本人)这样做简直就是犯罪一般的浪费。

东京和马耳他纬度相同。单看日历,应该不足以让人们放弃在海边戏水的快乐吧?

我的朋友佐藤信夫试图给我答案:“归根结底,日本人非常守法。我们早就被告知,没有救生员的时候千万不能去游泳。这和遵守交通信号灯一样,你在这儿没见过日本人滥闯红灯吧?”

确实如此。就算是在静悄悄的乡村小路,人们也会耐心地等待过马路的信号灯。

9月1日,地方政府召回救生员撤离海滩,关闭所有的服务设施。夏季的海滩酒吧和餐馆,也必须按时被拆除。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佐藤信夫说,“日本人俯首帖耳到什么程度呢?我们从来不会想到去挑战既成事实。”

灌输,开始自童年时代。孩子在学校被反复告知,“必须遵守条例。不要自私。枪打出头鸟……”。

孩子们学会了,要遵守先人传下来的风俗习惯,8月31日凌晨0点,整点一到,就算秋天(不该去海滩,要做秋天特色的事了)了。只有野蛮人才会愚蠢到“不遵守(众所周知、先人制定的)正确行为规则”的地步。

另外一位同样热爱阳光沙滩的东京人大野纪子告诉我说,“大多数日本人非常清楚四季、以及各个季节应该做什么。”

人常说,日本遵循严格的准则运转,从而实现了令人瞩目的社会凝聚力。这也是日本非常宜居的一个主要原因。海滩上没有垃圾桶、大街上也没有。大多数情况下日本人都是把垃圾带回家处理。这也是日本社会凝聚力的一个良性收益。

与此同时,日本人非常在乎其他人的审视。“日本文化博客”的创始人蒂默斯·竹本教授说,“这样的社会压力,让日本人极为循规蹈矩,在西方人看来,他们好像总是集体行动。”

“一种解释是所谓的卡他系数。也就是说,从传统艺术比如空手道、茶道当中,日本人学会了一系列的卡他,也就是结构,或者说,适合于不同环境的恰当行为,然后将其作用于日常生活。”

9月1日以后不再去海滩、或者4月1日以后开始穿短袖,就是此类“卡他”的例子。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不过我个人决定,进入9月份一定还要坚持去海滩,显示我这个外国人要坚定不移地表述权利。不过我知道,日本人9月份不下海游泳还有另外一个原因:海蜇。

艾米·查韦斯居住在日本西部一个小岛上的海滩边,生活方式令人艳羡。她说,“日本人坚定地认为,盂兰盆节(Obon)一过,海蜇就要出来咬人了。”盂兰盆节是每年8月中旬日本拜祭祖先的传统节日。

我那位在出版界工作的朋友信夫说,“啊,确实,有一定的迷信因素。我父母曾经告诫我们,过了盂兰盆节,千万不要下海游泳。他们警告说,祖先的神灵会让我们溺水。我们不听话,还是下海了。不过心里总有一点不自在。”

或许,我也应该认真考虑一下这样的警告?

上次我去叶山游泳,一下水就被海蜇咬了一口。很明显,先人生气了。

(编译:苏平 责编:路西)

BBC在世界各地派驻的大批记者在密切跟踪国际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时,还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了解所在地区的人文、社会、自然等各方面的情况。《记者来鸿》栏目就是这些记者从世界各个角落发回的随笔、感想,希望这个栏目可以成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