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中国批发商挂青丝卖什么?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爱美女性不惜一掷千金、瞬间接出一头浓密长发,而中国是假发、接发出口大国。不过,仔细瞧瞧,中国出口的所谓真发到底有多真?仔细想想,非洲买主是否真像中国批发商说的那么“傻”?

中国中部湖南省。小村内,我看到一个身穿白背心、短裤的男人,骑着生锈的自行车,在尘土飞扬的街道上,一边吆喝、一边摇铃。

我走上前去问他干什么呢。他回答说,“收头发。我摇铃招呼女人们出来剪头发。我是作接发的。”

我接着问他,你付这些女人多少钱?他笑了笑说,“我出好价钱,但是我也要挣钱啊。”

烈日当头,小村街道两旁到处都是正在晾干的头发。其中有些肯定是人发,不过,看看有多少“剃了秃瓢”的山羊当街游逛,说明问题可能还有另一面。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再说前面那位老兄。他把收上来的头发带到一家小工厂,10名女工梳理成接发发束。站在一边观望,我可以看出,女工正在打理的其中一些肯定是人发,另外一些肯定不是。

梳编完了,他把发束卖给另一家规模稍大的工厂,在那里接受化学处理,然后销往全国各地的商家。

我很想知道这些头发下一步都去哪儿了。所以离开湖南,我来到了广州。这座大都市一直是中国最重要的交易港口、也是最富有的城市之一。

宽阔、混沌的珠江边上,豪华酒店、写字楼主导广州天际线。空气污染严重,摩天大厦的高层隐藏在浓雾之后。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我在这里遇到丽丽。她在庞大的三元里美发美容用品交易中心开设一家假发、接发店。

交易中心出售的产品形形色色,从指甲油、润肤露到粉底霜、足疗液应有尽有,不过底层专卖头发。张牙舞爪的人体模特头上戴着的假发颜色齐全,堪与彩虹媲美。

丽丽坐在高脚凳上,把刚刚送到的一批头发编成刘海、波浪,还有将近一米长的笔直接发。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这些发束都贴着标签,目的是告诉顾客头发的产地。表面看上去,在这里你能买到来自秘鲁、印度、巴西的头发。

不过,店里看不到中国顾客,几乎所有的买主好像都来自非洲国家:尼日利亚、加纳、刚果、南非、安哥拉、乌干达人在头发的海洋中上下寻觅,搜索价格最优惠的接发发束。他们告诉我说,带回家,价钱可以翻三番。

忙忙碌碌的一天就要结束了,我问店主丽丽生意怎么样。她回答说,“还可以吧。原来我们的产品卖到欧洲和美国,现在客人几乎百分之百来自非洲。”

丽丽给我看了看她的顾客名单,顾客都标着国籍,39个国家当中37个是非洲国家,说明广州有很大的非洲人社区。

丽丽说,“对我的生意来说当然有帮助,但问题是,我们现在进货要花更多的钱,现在中国的生活水平、生产成本都比以前更高了。”

然后丽丽接着介绍说,为了让多赚钱,她卖货时不得不用假秤;为了降低成本,还要混合进真发、假发、山羊毛。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丽丽说,“我们说这是印度发或者巴西发,但实际上,一般都是中国发、或者山羊毛。他们不知道。为了保持低价,我们只能这样做。”她接着说,客人总是没完没了地要砍价。

还没聊完呢,乌干达人玛丽走了进来。她说,“我要巴西发,除了巴西发别的什么都不要。给我看看你们质量最好、价格最合理的产品。”

在顶着假发、满脸怒色的人体模特的凝视下,丽丽和玛丽和你来我往交涉了好几个小时。

夕阳西下,明月挂上天边,玛丽两手空空离开了商店。

我跟在她身后追出去,问她知不知道有些根本不是真人发。玛丽回答说,“当然知道了。中国人以为我们傻。我这么远从乌干达来,他们居然觉得我不识货。”

玛丽稍稍停了一下,突然爆发出一阵爽朗的大笑。然后,她凑过身,低声在我耳边说到,“回国以后,我常常忍不住大笑一番。

我知道,坎帕拉(乌干达首都)大街上,一些美女头上顶着羊毛!”

(编译:苏平 责编:尚清)

BBC在世界各地派驻的大批记者在密切跟踪国际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时,还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了解所在地区的人文、社会、自然等各方面的情况。《记者来鸿》栏目就是这些记者从世界各个角落发回的随笔、感想,希望这个栏目可以成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