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爱国仇俄”主题餐馆宾客盈门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一名神色严峻的乌克兰士兵问与我同行的俄国同事迪娜,你是“毛子”、还是“朋友”?

“毛子”(moskal)指的是坏俄国人,就想杀害乌克兰人;“朋友”(rossiyanka)指的有好邻邦,用心友善。

这位身穿绿色老式制服的军人端好了枪,等待迪娜回答。

所幸的是,迪娜回答正确,“我当然是朋友了。”对方脸上立刻绽放出笑容,高呼一声“光荣属于乌克兰!”,迪娜立刻被敬上一杯蜂蜜伏特加、获准进入这家主题餐馆。

是啊,乌克兰东部可能战事不断,不过在西部的利沃夫(Lviv) ,晚上出去消遣,依然可以拿从前俄国和乌克兰的对立冲突搞搞笑。

这家宾客盈门的主题餐馆名叫“地下堡垒”(Kryjivka),创建灵感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乌克兰顽强抵抗俄军。我们进门之前需要首先通过的正是堡垒的“检查站”。

餐馆楼下内装修采用原木,风格如同游击队堡垒一般简约。菜单诚恳酣畅,包括大蒜头猪油片、猪肉炖白菜等美食。

这和当年乌克兰抵抗力量真正的饮食结构比起来有很大差别。抵抗力量的领袖斯捷潘·班杰拉(Stepan Bandera)是位很有争议性的人物,有人说他是民族英雄,也有人说他是纳粹合作者。

餐馆开张其实已经有好几年了,但是,其主题与眼下(乌克兰)局势的共鸣好像吸引来不少新客人。不过,来利沃夫的常客不如从前那么多了。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尽管如此,我们去的那天晚上,餐馆内还是座无虚席。虽然室内装潢、摆设都是1940年代的风格,但是,2014年的局势依然主导着人们的所思所想。

服务员不仅端饭上菜,还要唱歌、开枪-玩具枪。该下班了,他们排好队,高呼“光荣属于乌克兰!”

纯为搞笑,一名服务员因动作稍慢,获悉他将被送往今天的前线顿涅茨克、去学习学习爱国主义到底啥意思。他脸上露出些许苦笑,好像消化不良。

以幽默性的挑衅态度看待眼下这场冲突,其实并不仅仅局限于一家搞笑的主题餐馆。

去利沃夫的礼品店看看吧。陈列柜台上,摆满了印有普京头像的手纸、嘲讽俄国宣传的小摆设。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比如那个非常受顾客欢迎的冰箱磁,看上去像是乌克兰极右翼政党领导人亚罗什(Dmytro Yarosh)黑红两色的名片。亚罗什是莫斯科谴责乌克兰现代法西斯主义的一张王牌。

今年四月间,顿涅茨克曾经发生流血枪击事件,一家亲克里姆林宫的电视台报道,亚罗什碰巧—也许应该说不巧—把名片留在了现场。记者举起名片、来了个近距离特写。

在乌克兰人看来,这不过只是粗制滥造的蹩脚宣传。做个磁片模型贴在冰箱上,感觉好像贴在了莫斯科的脸上。

“自由大道”上,许多参加这个月选举的政党搭建起宣传帐篷,其中有一个略大的绿色帐篷,志愿者在这里为乌克兰士兵募捐。

为了让当地人能够更加亲身感受到这场通常只在电视上收看的战争,帐篷外还摆了一台迫击炮。

西部的街头艺术,把东部局势的动荡搬到了眼前。

虽然利沃夫表面看上去处世不惊,但是在这里,还是可以找得到曾经第一手经历冲突的人。

附近驻扎的第二十四机械化步兵旅已经在前线驻守了好几个月;也有一些当地人报名加入“志愿营”,志愿者也在承担起越来越重要的作战任务。

在市中心一家咖啡馆,青年男女坐在一起,一边喝拿铁、一边玩电脑。我在这里遇到两名“志愿军”,他们分别是经济师罗曼和律师奥斯塔,两名博学多才的白领,在“顿巴斯营”重新培训成了士兵。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他们的经历比较不幸,在伊洛瓦伊斯克(Ilovaisk)一次混沌阴暗、命运多舛的军事行动中受伤,被迫撤出战区。

当时,他们这组士兵被告知,已经获得安全通道许可,但后来受到伏击。

养伤期间,他们感觉又受到了基辅政客的伏击。那些自己志愿去抗击的反叛力量,居然从基辅拿到了部分地区的自治权。

不过,他们确信,这样的分裂只是临时性的。

罗曼告诉我,“这一切都结束之后,那些地区的人就会认识到,乌克兰是一个国家、一个比俄国要更好的国家。”

(编译:苏平 责编:尚清)

BBC在世界各地派驻的大批记者在密切跟踪国际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时,还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了解所在地区的人文、社会、自然等各方面的情况。《记者来鸿》栏目就是这些记者从世界各个角落发回的随笔、感想,希望这个栏目可以成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