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俄罗斯的少数民族大熔炉

乌德穆尔特定期举行红发节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乌德穆尔特定期举行红发节

俄罗斯联邦有20多个共和国、190多个少数民族。现在,莫斯科推行更加强悍的民族主义,记者来到少数民族聚居的伏尔加河中部地区,感受民族、宗教的融合与分歧。

据说,乌德穆尔特红发之红是世界之最。

靼靼人和巴什基尔人是钦察汗国(金帐汗国)的后裔。

马里埃尔人在神圣的大森林中朝拜,相信万物有灵。

这些不同民族之间的联系是,他们都在俄罗斯联邦内有自己的共和国。

我从莫斯科东行500英里(750公里),来到伏尔加河中部低地。这里总共分布着六个这样的共和国。我想了解一下他们的运作和现状。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楚瓦什歌手在切博克萨雷车站迎宾

这些共和国都有自己的议会,管理地方问题。但是,共和国的领导人由俄国总统任命,这是为了确保在国家性问题上他们要服从莫斯科。

我先后走访了楚瓦什、马里埃尔、鞑靼斯坦、乌德穆尔特、莫尔多瓦和巴什科尔托斯坦。说到与俄国一体化,所有这些共和国都有悠久的历史。

回想1550年代,沙俄与鞑靼人交火,绰号“恐怖伊凡”的沙皇伊凡四世沿着流经这些少数民族聚居地区的伏尔加河、修建了一系列防御城堡。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乌德穆尔特传统服装

出于务实考虑,这一地区的人寻求沙俄帝国的保护。事实证明,他们真是支持了“赢家”。后来,伊凡四世真如他的绰号所形容的那样,强行征服、吞并了鞑靼人。

在楚瓦什首府切博克萨雷,我的导游是楚瓦什人塔玛拉·沃罗贝耶娃。她强调说,“加入俄罗斯事关保护我们的文化,而不是殖民。”

但是,虽然大多数楚瓦什人自称是楚瓦什人后裔,沃罗贝耶娃承认,经历了几个世纪和俄国人、鞑靼人的融合,现在很难界定典型的楚瓦什人到底应该是什么样。

不过她还指出,前苏联解体以来,楚瓦什文化经历了一场复兴。现在,学校中教授楚瓦什语和俄语;大街上路标也是用两种语言书写的。

沃罗贝耶娃说,“留在俄国之内我们非常高兴,我们从来没有感觉受到歧视。”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马里埃尔,身穿民族服装的“森林人”演奏传统音乐

“一些极端分子坚持要求文化深度复兴,提议将楚瓦什语作为楚瓦什共和国唯一的官方语言。但是,这等同于把我们这里的俄罗斯族人赶出去,会带来经济灾难。”

马里埃尔共和国是近邻,其间只相隔60英里的松树林。公元六世纪,马里人从乌拉尔山脉迁移到这里,他们的语言更接近芬兰语。

在马里埃尔,俄罗斯族人占多数。在这里,人们再一次告诉我,经历了长达几个世纪的通婚,现在根本无法准确界定典型的马里人形象。

我曾看到有报告说,马里人文化受到攻击。但是当地的英语老师斯瓦特拉娜·玛依米纳坚持说,马里埃尔所有人都和谐共处。

斯瓦特拉纳说,“我的祖上是犹太人。我们这里没有犹太人教堂,但是我一生从来没有任何一天经历过歧视犹太人。”

过去几个世纪,这几个共和国地区的原住人也经历了另外一场变革,从传统的民间宗教向东正教转变。

但是,在马里埃尔首府纽什卡尔奥拉的马里埃尔国家博物馆内,纳斯蒂娅·埃古奇纳说,马里人仍然坚持传统的民俗祈祷。“乡下每个村子都有萨满。我们到神圣的桦树林中去享受大餐、向森林中的神灵供奉牺牲品。”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喀山的圣母领报大教堂

我心想,俄罗斯东正教会不会瞧不起这些习惯?

纳斯蒂娜坚持说,“根本没有。我们坚持自己的信仰。人们可能会在一大早去教堂,下午去大森林朝拜。”

一路上我所见识过的文化认同最强烈的族裔或许要数鞑靼穆斯林人,他们占鞑靼斯坦总人口的50%。

公元13世纪,鞑靼人作为蒙古钦察汗国的一部分来到这一地区。三个世纪以后,他们和“恐怖伊凡”交锋。

现在,在石油财富的支撑下,鞑靼斯坦首府喀山成为一座现代、进步前瞻的都市。伊凡四世16世纪时在山顶修建的城堡“克里姆林宫”仍然主导着天际线。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喀山的库尔沙里夫清真寺

大学老师蕾奇达·穆哈梅特查诺娃带我前往参观。

共产主义垮台之后,喀山重建了两处宏大、华丽的祈祷场所,一是“库尔沙里夫”清真寺,一是“圣母领报”大教堂。清真寺和大教堂之间不过只有一百来米。

穆哈梅特查诺娃说,“我们的领导人决定同时修建,表明不同的信仰之间要保持平等。”

她说,“所有的宗教信仰社区都和平共处,我们这里没有极端主义的文化。我是穆斯林,但是我不需要戴头巾。”

后来,我又接触过莫尔多瓦人、巴什基尔人和乌德穆尔特人,所有这些少数民族文化都和俄罗斯生活方式紧密融合。

没错,乌德穆尔特人确实有人有金红的红发。

不过,在俄罗斯诸多共和国中,民族和宗教的和睦融合并没有一直占上风。还记得车臣吗?

不过,伏尔加河中部这个文化多元的大炖锅,煮了几个世纪,好像还没有沸溢。

(编译:苏平 责编:董乐)

BBC在世界各地派驻的大批记者在密切跟踪国际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时,还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了解所在地区的人文、社会、自然等各方面的情况。《记者来鸿》栏目就是这些记者从世界各个角落发回的随笔、感想,希望这个栏目可以成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