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配不均贫富殊 方程赛车危机伏

F1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一级方程式赛车表面光鲜的背后,是商业利益分配引发的危机。

汉弥尔顿和罗斯伯格周末在阿布扎比的一级方程式车赛上的较量虽然让车迷痴狂,但幕后的方程式赛车却弥漫着危机的味道,都是钱惹的祸。

总收入超过十亿英镑的方程式赛车虽然让给其光鲜的商业权的掌控者们带来不菲的收益,但对于有些置身其中的车队来讲,想收支平衡都成了问题。

马鲁西亚车队本月初关张,这家目前还处于破产托管的车队被迫张口向它的车迷们“化缘”。这支车队想要参加阿布扎比站的比赛,靠的是车迷集体筹资。

同时,另外三支一级方程式车队莲花车队、印度力量车队和索伯车队正诉求要在分账中占更大比例。他们说,他们这么要求,为的是活命。

出啥事了?

进项

必须说,一级方程式车赛本身很高富帅。在过去的十年里,该赛事如期高调地进入众多新市场。

据报,很多国家的政府手里拿着厚厚的钱,争着抢着要举办将每年耗费2000万美元的这项大赛。

正是钱的召唤,就算是俄罗斯在处理乌克兰的问题上饱受国际社会的批评和制裁,一级方程式车赛照例在当地举办。

同样,阿塞拜疆国内的人权问题不管多严重,也将照样在2016年主办一级方程式车赛。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虽然俄罗斯正受到国际社会批评,但方程式车赛照办不误。

卖给主要市场电视转播权的费用逐年递增。越来越普及的付费收看和萎缩的免费转播,虽然让车迷高兴不起来,但大把大把的进项让方程式赛车的所有人们弹冠相庆。

巨大的商业收益让该赛事的重要股东CVC私募资金乐不可支,但同时由于从赛事里拼命捞钱,也遭受广泛批评。

当然,这对参与其中的车队们也是好消息。去年,所有车队的总奖金为7.98亿美元。

但问题出现在,正如BBC一级方程式赛车记者本森所言,车队之间并不是平分这笔巨额奖金。一句话,豪门车队“咬掉了蛋糕的最大一块”。

拿马鲁西亚车队来说,去年他们仅分到1000万美元,而红牛车队、和法拉利车队分别各自分到1.5亿美元。

花销

当然,分配不均在一级方程式车赛里也不是新鲜事。但说到花销,要想还能接着在这项赛事里玩儿,就得想办法过得下去。

汽车制造商希望赛车技术能更紧密地和生产家用车联系起来,意味着这将给一级方程式车队们带来不小的压力。

为此,该赛事今年引入了最新的混合动力引擎,其中令人瞩目的就是强大动力的电池和能量恢复体系。

从技术创新上讲,这是一次巨大飞越,大赛中车队的燃料消耗量比去年锐减三成。

但同时,这项新技术的引进,也把成本极大地推了上去。

只拿到区区1000万英镑分成的车队突然间差钱,有的必须再找到2500万美元才行。

方程式车赛里的“小兄弟”们想要额外筹钱不那么简单,而那些诸如法拉利、红牛、梅赛德斯等等“老大们”想再弄个商业赞助简直轻而易举。

在经济萧条的情况下,那些个小车队们更是举步维艰。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新规定实施后,梅赛德斯车队在今年的战绩斐然。

莲花车队负责人洛佩斯(Gerard Lopez)表示,引入新引擎的时机就是个大错。

他说:“本来应该是精打细算的时候,我们却经历了一级方程式车赛史上最昂贵的一次成本激增。”

他说:“在当下的经济背景下,这种做法有些可笑。”

量入为出

但小车队也没得到所有人的同情。

车赛顾问菲利普斯(Ian Phillips)多年与小车队打交道,其中就包括印度力量车队。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随着马鲁西亚车队的破产和关张,其尔顿的赛季早早卷上铺盖。

他说:“这些车队必须知道要量入为出,但他们通常都喜欢超前消费。”

他说:“人们当然总想要更好的,但你得先把钱挣到手再说。”

从事方程式赛车财务研究的塞尔特(Christian Sylt)说:“时不时出现车队关张的现象对赛事本身算不上什么事,但要是没有新车队顶上来,那就成了问题了。”

莲花车队的洛佩斯说:“从长远上讲,这项赛事非常赚钱,但现有体制是撑不下去的,而且也是完全错误的。”

(编译/责编:孙晨)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