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韩国曾为美军红灯区开绿灯?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曾在驻韩美军基地附近红灯区作性工作者的120余名老妇集体起诉韩国政府、要求赔偿。她们指责政府曾经默许、鼓励、为卖淫提供便利。在与韩国就“慰安妇”问题长期纠结的日本,媒体也已注意到这起案件。

长期以来,只要军队在某一个地方驻扎下来,周围总会出现简陋的“基地村”。韩国的“基地村”一直延伸到美国兵营的墙边。入夜,灯红酒绿;白天,从宿醉中醒来。

现在,韩国的基地村成了一场引人深思的法律战的中心。120多名从前在这里工作的妓女,现在人老珠黄、生活贫困。她们联起手来,不是状告美国当局,而是把韩国政府告上了法庭,并要求每人拿到一万美元的赔偿。

她们说,韩国政府曾协助她们卖淫、以取悦美国驻军。

在韩国议政府市(Uijeongbu)美军基地附近的一个社区中心,她们当中的一些人聚在一起向我们解释这场官司。

其中一人说,“我们整夜整夜工作。我所要求的是韩国政府承认这是他们建立的一个体制,我还要求政府赔偿。”

她们并不指责韩国政府强迫她们去为美军充当妓女,这并不是一起性奴案。她们说,韩国政府曾经制定妓女必须定期接受官方性健康检查的一系列规定,韩国政府也是同谋,为卖淫提供便利。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年轻时的张英丽。她曾在基地村作性工作者20年。

她们还说,韩国政府曾为她们开办英文课、“西方礼仪”课。

这些妇女都说,她们生活在一个贫困的国家,迫于生计只能去卖淫;她们曾经申请的是未具体指明职位的工作,后来发现自己被送到了酒吧、妓院,只能从老板手中借钱,然后无法脱身。

其中一位妇女说,“1972年,我去一家工作介绍所。接待人员让我站起来、坐下。他好好看了看我,保证一定给我找份管吃管住的工作。”

这些妇女还说,因为需要外汇,韩国默许她们卖淫。妓女遭人鄙视,挣来的美元却很受欢迎。

其中一名妇女告诉我说,“经常听人说,在夜总会工作挣美元,说明你爱国,是辛勤工作的韩国人。我们在基地村确实挣了大笔的美元。”

回忆悲惨的过去,她们出于愤怒而疾呼,迫于伤感而低语。

不过,这起案子非常复杂。没错,韩国政府开办了诊所。但是这些诊所取代了那些非正式的医生。这些医生中一部分缺乏资历,擅自给妇女开出没有性传播疾病的证明。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二战期间曾强征“慰安妇”的日本也在关注韩国的这起案件。

韩国政府对此案件还未发表评论,不过一旦案子上了法庭,政府可能会辩解,建立诊所并不是协助卖淫,而是为了保护卖淫的妇女。

确实,1970年代,韩国曾经担心华盛顿会决定撤军。

布鲁金斯研究所的Kathy Moon是《盟友间的性》(Sex Among Allies)一书的作者。该书深入研究驻韩美军和卖淫买春现象。她说,“我认为韩国政府有一定责任的是,1970年代,韩国中央政府的官员确实曾经前往基地村,试图劝说性工作者和美军指挥官合作。”

Kathy Moon说,诊所最重视的是“保持美军人员的健康和福祉,而不是韩国性工作者。”诊所的工作人员只关心妇女的性健康,而不负责治疗其他疾病。

Kathy Moon特别指出,与二战期间韩国的“慰安妇”不同的是,不管多么不情愿,许多妇女自己决定去(基地村)卖淫。不过去了以后,很难脱身。

“酒吧老板认为能帮助吸引美国大兵来买乐的东西,比如化妆品、衣服、装修房间等,都是租借给女孩儿的。如果这些女人病了、或者家里有人去世需要钱,只能去找酒吧老板借钱。所有这些开销都成了她们的债,还不完,就不能走。”

时过境迁,美国军方的态度改变了。现在,驻韩美军对买春采取“零容忍”政策。宪兵会在红灯区巡逻,到酒吧检查。

自从2004年以来,韩国法律也禁止卖淫。不过人们心里很清楚,卖淫仍在继续。

再有,性工业的本质也发生了变化。原来韩国很穷,韩国妇女在基地附近卖身。现在韩国越来越富有,性工作者大多数是俄罗斯、菲律宾妇女。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张英丽晚景凄凉

这一切,却都无助于缓解从前妓女面临的凄凉晚景。

张英丽(音译)快70岁了,和自己的三条宠物狗一起生活在一间陋室。她曾在基地村作了20年的性工作者,现在,除了贫困,一无所有。

“为什么我的一生这么惨?”

(编译:苏平 责编:顾垠)

BBC在世界各地派驻的大批记者在密切跟踪国际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时,还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了解所在地区的人文、社会、自然等各方面的情况。《记者来鸿》栏目就是这些记者从世界各个角落发回的随笔、感想,希望这个栏目可以成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