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舌尖上的俄罗斯

荞麦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记者家附近的超市原来荞麦多的是

传说,1000年前,希腊僧侣去俄罗斯传播基督教,随身携带的不仅仅是圣经。还有一种谷物,一粒种子。

这种谷物如此神奇、美味、营养如此丰富,立刻在斯拉夫人心中引起共鸣,赢得俄罗斯人的喜爱。

这种谷物就是荞麦。

由于最先在俄罗斯种植荞麦的是希腊人,俄国人俗语中就把荞麦称作“希腊什卡”。

从此以后,俄国人开始用荞麦煮饭、熬粥、烤面包、摊煎饼,甚至做肉饼。

在这个横跨11个时区、地域面积全球第一的国家,从幼儿园到野战食堂,从豪华餐馆到工厂餐厅,吃饭时间一到,所有人的盘子上,你都能看到荞麦。

别说什么伏特加、红菜汤了,荞麦才真是俄国人身份认同的一部分。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现在货架成了这样子

棕色的荞麦米,应该在俄罗斯国旗上占据一席之地。我认为,俄罗斯的国家象征双头鹰,应该被刻画成正在豪放地狂吞两大碗荞麦粥。

再有,国歌里加上一句歌词怎么样?“啊,伟大光荣的俄罗斯,我亲爱的荞麦地。”

说到这儿,你可能已经猜到了吧,我酷爱荞麦。所以你想想,这个星期,我走进家门附近的超市,找不到一袋荞麦,我心里该有多么难过。通常,五个大货架上摆满了荞麦,最近,抢购导致货架空空。

为什么恐慌呢?原来,最近几个星期,俄罗斯各地荞麦价格飞涨。有些地方,涨幅甚至超过50%。荞麦减产、供应短缺的谣言四起,野火般疯传。

俄国当局安慰说,根本没有必要担心。他们指责“投机商”人为制造危机、想从中尽快捞一笔。

也许其中有一定的真实成分。不过,有意思的是,荞麦并不仅仅是超市货架上摆放的一包包食品,也是俄罗斯社会经济状况的晴雨表。

好比说,人们感觉自己可能快要感冒了,就会去预先准备一些纸巾一样。俄国人感觉经济危机山雨欲来,第一件事就是去囤积荞麦。

眼下,俄国经济表现出的症状并不仅仅是打几个喷嚏。通膨日渐攀升,资本不断外流。今年,卢布相对于美元来说,价值已经下跌了三分之一。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卢布对美元的汇率不停地跌

石油价格下跌对俄国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因为俄国经济严重依赖能源出口。西方制裁在其中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俄国银行在国际金融市场上筹集资金更加困难。

但是,这又会如何影响普通的俄国人呢?上个月莫斯科车展上,一位来参观的人告诉我,过去相当长一段时间来,这是第一次他买不起新车,信贷太贵了,他来车展就是想 过过眼瘾。

这星期,一位教师告诉我,今年寒假只能留在俄国了。卢布汇率暴跌,新年不能再像从前那样到欧洲去度假了。

这也就让我联想起了俄国人所说的“永恒的问题”了:“该怪谁呢?”荞麦失踪、物价飞涨、货币疲软,俄国公众认为谁该对此负责呢?

为了找到答案,我拿起麦克风,走上了莫斯科街头。

退休老人埃拉·吉奥吉夫娜说,因为钱紧,现在她已经不买新衣服、化妆品了。埃拉说,“这一切都是美国人的错。美国挑起了乌克兰那场革命,现在美国又来惩罚俄国。”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谣传荞麦要大幅度减产

我又去问韦拉。她说,“国际社会都在找我们的茬。我们只能想法设法度过这场困难。”

我再去问建筑工人亚历山大。他抱怨,工资都被物价上涨吞掉了,但是他不知道该怪谁。他说他也不考虑这个问题。

亚历山大说,“我所希望得到的,是稳定的工作、稳定的工资。我就是想要稳定。”

经历了长期的经济混乱之后,15年前普京上台时候曾向俄国人民许诺稳定。

现在,俄国人还没有因为眼下的问题怪罪总统。普京的支持率仍然是如日中天。

但是,俄国历史告诉我们,就好像超市货架今天还摆满荞麦、明天就一包都不见了一样,俄国领导人也有可能突然间、出人意料地失去人民的支持。

如果经济崩溃、

如果稳定消失的话….

(编译:苏平 责编:横路)

BBC在世界各地派驻的大批记者在密切跟踪国际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时,还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了解所在地区的人文、社会、自然等各方面的情况。《记者来鸿》栏目就是这些记者从世界各个角落发回的随笔、感想,希望这个栏目可以成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