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人龟争地盘 谁占上风?

蓝脚鲣鸟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站在加拉帕戈斯群岛的西摩岛上,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进化论证据随处可见,尽收眼底。

“蓝脚鲣鸟”跺着颜色鲜艳的双脚大跳调情舞;“丽色军舰鸟”雄鸟鼓起鲜红的喉袋、拍打着双翅,展现阳刚、强健,向路过的雌鸟发出共度亲密一刻的邀请。

离开海岸不远,加拉帕戈斯海狮中的雄狮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一边巡逻,一边吼叫。一则挑衅,二来也是要恐吓其他雄狮。

我的导游路易斯·罗德里奇虽然是一位执着、博学的自然专家,不过这一刻,他仿佛丝毫未被眼前的一切所动。

高高的浪头汹涌地撞击着海岸,释放出太平洋的无穷威力。路易斯大声说,“瞧瞧那个浪尖!这是岛上最棒的了。”

不过接下来,他又垂头丧气地加了一句,“可惜,不准我们冲浪。”

到加拉帕戈斯来旅游,没有人是来看人。进入国家公园填写的表格上,需要标出上岛的前三大原因。我心想,是否曾经有人圈出这一条“体验当地风俗文化”呢?

两万岛民只准占用百分之三的土地。他们靠旅游业、渔业为生,更多的人在公共行业工作,受雇于政府。

作为一名外国游客,只能看到当地人生活很小的一面。我们乘车穿过大多数人居住的圣克鲁兹岛,前往首都阿约拉港,游客在这里登上观光船。男人放牛、女人等公交车、孩子在家门口玩耍,这样的景色只是一闪而过。

路易斯回忆说,“我刚来这里的时候,真是天高皇帝远。渔民捕捞金枪鱼、海参,赚的钱多了去了,用20美元的钞票点烟!这都是1998年推行“特别法”之前的事了。”

“特别法”挽救了加拉帕戈斯群岛上无与伦比的自然遗产。法案和修正案对岛上生活的方方面面做出具体规定。路易斯说,“没有汽车的人,绝对别想买汽车了。”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加拉帕戈斯岛:活生生的进化博物馆

路易斯非常健谈、开朗。当地人给他起了个外号叫“蘑菇”。路易斯解释说,“这儿每个人都有一个‘岛名’。我刚从基多(Quito)来的时候,头发剪得像蘑菇。”

首都阿约拉港的‘岛名’叫“泡妞港”、或者“出轨城”,这也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当地的文化。

路易斯说,“当然了,酗酒、家暴一直是个大问题。人们从星期五到星期日喝个不停,还打老婆。但是现在,他们大幅度增加了酒精税,再说,打老婆是要座监狱的。”

路易斯是厄瓜多尔总统科雷亚(Rafael Correa)的坚定粉丝。但是,和其他许多岛民一样,他对加拉帕戈斯的未来也忧心忡忡。

“总统说了,要把加拉帕戈斯打造成厄瓜多尔的‘脸面’。所以,不能有太多的穷人住棚屋。比如说,这里有两千人无证打黑工,不能赶走这些人,负面宣传。但是,如果他们削减取暖燃料补贴,这些人肯定会离开。

还有,他们不愿意让太多的背包客来。游客少、花钱多,对岛上才更有利。我觉得,这是他们的目标。”

路易斯有各种各样的许可证,在语言、地质、气象、植物、海洋生物、鸟类、保护等多方面也有专长,更重要的,他还有广泛的关系、对岛上旅游业的运作有精深的理解,他的前途看起来非常光明。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加拉帕戈斯岛上最有名的居民

明年,他计划开设一家青少年生态夏令营,最初只接纳外国学生,然后考虑接受本地学生。

路易斯说,“我们要教会孩子如何靠25立升水过活,我们将向他们介绍所有的野生动物、大海。肯定是棒极了!”

路易斯的儿子今年9岁,最近刚刚和即将来加拉帕戈斯担任旅游局长的那位官员的女儿结为好友。路易斯并没有明说,但是,两家计划一起到海边出游,肯定不会给他的旅游生意带来不利的影响。

不过首先,他必须完成我们的陪同工作,带我们去看巨龟。

晨雾笼罩下,巨龟悠闲舒适,觅食消磨时光。路易斯说,“我们绝对是走到了十字路口。”

“谁也不知道该往那边儿走,但是我们知道,就要发生变化了。变化肯定很大。厄瓜多尔总是这样。”

路易斯指着一只巨龟说,“看见了吧?他今年大约150岁。当年说不定见过达尔文。”

巨龟闻声抬起头,用乌龟特有的眼神盯着我们看了一眼。看起来,和加拉帕戈斯岛上所有其他居民一样,巨龟的对策也是冷眼静观、坐等未来。

(编译:苏平 责编:顾垠)

BBC在世界各地派驻的大批记者在密切跟踪国际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时,还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了解所在地区的人文、社会、自然等各方面的情况。《记者来鸿》栏目就是这些记者从世界各个角落发回的随笔、感想,希望这个栏目可以成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