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纽约—神话如何成噩梦?

纽约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人们常说,圣诞节期间,纽约市充满魔力。洛克菲勒中心前,圣诞树高耸入云;布莱恩公园,溜冰场人头攒动;第五大道上,各大商店内纷纷派出圣诞老人。

不过,我却不大认同这种说法。

走到距离莱辛顿大道不远,我终于按捺不住,爆发了。

整整三天,我和BBC一位同事在一起度过,他喋喋不休,唠叨那些一概而论的套话,如同阵阵冬日寒风扑面而来。

“这里的东西比地球上任何其他地方都好吃。”

“纽约酒吧,伦敦酒吧根本比不上。”

“大中央车站全世界最棒!”

我大声斥责道,“够了!”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自由女神吸引着前赴后继的寻梦人

前面不远处,我看到一排体恤衫,上面印着那个众所周知的标记:黑色印刷体字母中间夹着一颗红心。你肯定知道我指的是啥东西。

“我爱纽约?我恨纽约还差不多!”

不过,说句公道话,真相更加复杂。接下来,我将向你详细解释那个“我-红心-纽约”(I heart NY)的标记。

不过,我对那位(英国)同事的大苹果爱心做出的反应,也引起我深思。从小到现在,我曾无数次来纽约,为什么这座城市总是惹我心烦?

“高线”公园,前身是穿行纽约工业区的铁路,现在是多层次的空中花园,景色确实非常美丽。一边散步,我一边列举出以下原因。

第一,只是一点小小的不悦。从伦敦出发飞行七个小时,期望目的地至少看上去应该确实是外国。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但是,纽约充斥着英国银行家、设计师。现在,布鲁克林酒吧里传出的不是英国音乐、就是美国年轻人模仿“蒙福之子”(英国乐队)。

茶馆随处可见,人们的口音有时都英国味儿了。

有人说这样的英国疯是高品位、高瞻远瞩,依我看倒像是再次殖民化。

第二,纽约让我最烦的一点是,只要肯出钱、心想事成。换句话说,有钱,此地真棒;没钱,糟糕透顶。

到了什么程度呢?你居然可以掏钱躲避机场的常规检查人龙。85美金加上背景检查,你就可以不拿出电脑、不脱鞋。

我心想,大人物怎么能让一群小土豆浪费时间?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我心纽约:这曾是1970年纽约州推广旅游业的标记

还有,纽约街头随处可见的粗暴、躁动。与普通人一起排队通过检查走出机场之后,一小时之内,已经有比萨厨师、出租车司机、公共汽车售票员、以及过马路的妇女向我大喊大叫。

当然了,纽约的粗鲁是相当著名的,但是,纽约更出人头地的是,其粗鲁有彻头彻尾的“决不道歉”本性。事实上,比这还糟糕。纽约人以直肠子、大嗓门、冒犯性为荣!他们就是喜欢这样。

尽管这些原因非常抢眼,但却不足以据此谴责纽约,况且纽约也并非唯一。归根结底,伦敦街头也有不少尖锐到不能再尖锐的胳膊肘、阶级冲突、满心往上爬的英国人潮。

一定还有其他一些事让我很纠结。

一日清晨,宿醉之后突然醒悟过来--这种境界真的只有在不眠之城才能达到:纽约人心中容不下失败的可能性。

你瞧,伦敦人特别清楚自己城市的缺点。如果伦敦人“屈尊“去和你聊天,他们自己就会承认交通、房价、冬日气候的恐怖。

但是,纽约人根本没有考虑可能达不到目标的愿望。他们甚至连想都不愿想,自己的城市不是世界的中心?!世界或许太小,应该说宇宙可能更合适!他们很特殊,他们一定会赢。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从阿迪朗达克山脉眺望普莱西湖

前面我保证过,一定向你讲讲那个“我红心纽约”的标记。其实,这是1970年代晚期纽约州推广旅游业的举措之一。

我在纽约州西部出生长大,老家和纽约市的距离相当于伦敦到爱丁堡。我记得,小时候,电视节目中总能看到那个装萌的红心,背景可能是尼亚加拉大瀑布,平静到如一潭死水一般的湖泊—实际上,这儿还真有一个湖就叫“平静湖”(Placid 普莱西湖);还有,阿迪朗达克山脉。

但是现在,这种泛州色彩已经消失了。现在你看到“我红心纽约”,想到的可能是摩天大厦、第五大道、自由女神和中央公园。

“I heart NY”这个标记已经被纽约人不知羞耻地偷走了。这些纽约人其实应该被叫做纽约市人,但我想,他们也把那个名称一并占为己有了。

我知道写这篇文章没用。因为,在全世界最“没心没肺”的城市当中,纽约位居榜首。人家根本不在乎你我等人怎么想。

每有一个人发现纽约街头并不是黄金铺成黯然离去,就会有两个人义无反顾地从奥尔巴尼、阿克拉(加纳首都)或是升奥尔本(英国小镇)赶来取代他们。

纽约市将继续煽起全世界最美的梦。这一点,我必须承认,是我论证中最致命的缺陷。

不管你是爱、是恨,纽约,一如既往。

(编译:苏平 责编:顾垠)

BBC在世界各地派驻的大批记者在密切跟踪国际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时,还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了解所在地区的人文、社会、自然等各方面的情况。《记者来鸿》栏目就是这些记者从世界各个角落发回的随笔、感想,希望这个栏目可以成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