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新韩流—“吃货”真人秀

李昌勋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李昌勋吃相不错?

你怎么看这个现象?坐在家里的网络摄像头前秀吃饭,大批人上网观看。如果人家喜欢你的“吃相”,就会付钱。说不定,你每天晚上就能收入好几百美元呢!真不错吧?反正总是要吃饭嘛。

韩国就有这种事。

人常说,如果想预见未来,看看地球上电信连接最发达的国家新技术如何产生、演变,就可以窥见一斑。

这股新“韩流”叫做mukbang,是韩语中“吃饭”和“直播”二字的组合。

最近,我就有机会亲眼看了看未来:在首尔一座八层公寓—李昌勋(音译,上图)的家里。午夜,他和其他两个朋友一起上网表演吃饭,生辣鱿鱼、螃蟹等菜肴,天天不重样地换着吃。

说他是在“表演”,其实一点儿没错。李昌勋动作夸张,时而把食品举到摄像头前诱惑观众;且吃饭啧啧有声。这都是秀的一部分。李昌勋投资买了上等麦克风,可以抓获每一声吧唧吧唧、咕咚咕咚、呼噜呼噜、吸溜吸溜。

这样吃,可没有隐私。李昌勋说,每天都有一万来人看他吃饭,期间,观众不停地发留言,他也尽可能互动。

如果观众喜欢他的表演,会给他送上“星气球”,每一个气球都可以转化成李昌勋和他的表演平台--互联网电视频道的收入。

李昌勋很腼腆,不愿意告诉我他每晚的收入。不过,从电脑屏幕上气球的数量,我猜测,这场两小时的秀吃饭,进帐应该在几百美元。

秀吃饭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着当今社会的变迁和电视的变迁,今天是在韩国,明天说不定就会出现在你的国家。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李昌勋和朋友给你带来替代快感?

李昌勋的秀在互联网频道Afreeca(任何免费直播的缩写)播出。这个网站允许用户直播自己的视频。事实上,这就像是一家电视频道,不过没有传统电视频道的配件和成本而已。

那么,看别人吃饭魅力何在?通过电脑远程看别人吃饭魅力又何在?是不是偷窥癖好?或许,食物色情?

李昌勋自称“阿凡达”。他说,观众可以从他身上看到自我,所以他认为,他吃饭可以给观众带来间接的快感。

李昌勋说,“在韩国,特别是对于女性,身材非常重要。有些菜很增肥,所以,看我吃这些菜,能给他们带来一点点满足。”

但是在我看来,这好像没有太大的说服力。吃的目的是吃,“我吃了你就不用吃了”好像不成立。

也许,秀吃的魅力在于陪伴,尽管只是远程的网上陪伴。就好像晚餐派对、来宾在不同房间?

李昌勋说,“他们喜欢看我吃,但我们也聊。什么都聊。甚至,他们还向我倾诉自己的问题,我能给他们提供心理安慰。所以,我们有真正的关系。”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韩国料理看上去味道好极了!

天各一方,蜗居在大都市的小公寓中,在网上见面。也许,这就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人际关系?也许不是?

李昌勋能挣到钱,因为他演技不错。他一边吃、一边打趣,也许还会站起来、伴随着耳机中的音乐跳上一段舞。他可不是那种粗俗的大懒虫,歪七扭八地对着镜头、往嘴里塞晚餐。别说,还真有这样的人!

虽然天天胡吃海塞,李昌勋依然相貌英俊、身材颀长。他说他喜爱极端运动、新陈代谢不错,吃什么也不长肉。

所以,钱就随着鼠标来了。看到屏幕上小气球不断增加,李昌勋说,赚钱其实并不是他的动力,“我是在和我的观众共度时光。从某一个角度来说,这是一种承诺,我和他们达成的协议。我和观众共度时光、享受乐趣。这样来看,我并不认为这应该算是上班。”

但是,这也是最残酷的一种电视表演。传统电视台的明星会和老板洽谈合同,合同期内肯定能领到稳定报酬,不过李昌勋的收入分分秒秒都在变,观众手中掌握着“付钱”的按钮。演的不好,人家就是不按,演得好,人家可能按个不停。

这样的薪酬体制,对传统电视圈儿里的明星可能吸引力不大。

网络摄像头中寻找远程友情,这样的念头可能会让那些相信人间温暖来自直接接触的人悲哀不已。

但是,这两点,都有可能成为未来的现实。韩国技术非常先进,所有的人、所有的时候好像都挂在网上。

从这个层面来看,这就是未来。鱿鱼就是鱿鱼,如果韩国人天天半夜在网上吃晚餐,明天,你也会这样!

(编译:苏平 责编:董乐)

BBC在世界各地派驻的大批记者在密切跟踪国际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时,还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了解所在地区的人文、社会、自然等各方面的情况。《记者来鸿》栏目就是这些记者从世界各个角落发回的随笔、感想,希望这个栏目可以成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