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加拿大流浪汉苦熬三九天

加拿大的冬天真的是滴水成冰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加拿大的冬天真的是滴水成冰

加拿大是富裕国家之一,但是确实也长期存在流浪汉问题。20多万人面临无家可归的窘境。1990年代以来,加拿大贫困现象持续加重。与此同时,联邦政府削减公房投入。不管在哪里,无家可归的日子都是朝不保夕,但是,加拿大的冬天真的是滴水成冰……

精美的小册子可能描绘的天花乱坠。但是,在加拿大生活,并不像是在滑雪村度长假。

当加拿大人,还真要付出一点努力,必须适应地球上最恶劣的气候条件之一,否则就有可能面临被冻死的恶运。

加拿大首都渥太华的冬天,加上风寒效应,温度可能下降到摄氏零下36度!更不用说还有暴雪、寒风,出门要穿过深可及腰的积雪,走路要时刻盯着黑冰—这可是非常非常的危险!任何裸露的肌肤、末端,随时都有冻伤的危险。

不过,如果条件好的话,应该可以应付。

和大多数加拿大人一样,我住在温暖的房子里。出门前,通常要穿上两三层保暖衣、羊毛袜子,戴上两付手套、一顶厚帽子,裹上大围巾,登上雪地靴。

质量好、保暖、防水的鞋子至关重要。脚冷冷全身!

里三层、外三层,然后我还要穿上一件非常厚重、价钱不菲的防寒大衣。搭乘有暖气的车辆—私家车或是公交车,最后的目的地通常也是有暖气的办公室。

天天这套仪式,犹如北极探险家准备出发的缩写版。不过,加拿大人已经习以为常。

无家可归的人日子就不一样了。他们根本没有条件应对这么残酷的天气。流浪汉靠捐赠的衣服凑合--潮了没办法,偷了、丢了也都有可能,期待着晚上能有个暖和的地方落脚。

不管在哪里,无家可归的日子都是朝不保夕,但是在加拿大的冬天,简直就是有生命危险。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全副武装,应对寒冬

渥太华拜沃德市场(Byward Market)的“救世军收容所”,大厅内挤满了在街上冒着严寒流浪了一整天的人。

我去走访的那个晚上,和渥太华其他收容所一样,这里也已经严重超员,所有的床位都有主了。后来的人只能打地铺。不过至少,这是室内。

我在收容所内遇到了流浪汉埃里克和艾德里安。埃里克有床位,但是艾德安还不知道最后能在哪儿落脚,朋友的沙发?或者街头?

埃里克说话很得体、很文雅,鬓边已有灰发,留着小胡子,脸色青黑、经受过风吹雨打的样子。

他向我描述了“三九”天露宿的感觉。“把手放进冰柜里,你会感觉到麻木。”风寒温度零下36度,感觉比普通的冰柜要冷两倍。不过埃里克还说,“只要不停的活动,可以适应。”

他说,他已经进入这个“体制内”一年半了,其间失去了10个朋友:自杀、吸毒、生病。极度寒冷只是每天必须面对的另一个危险。

加拿大流浪汉的寿命相当于普通人的一半。

艾德里安来自牙买加。他缩着肩膀,看上去好像永远在取暖,尽管现在是在室内。他说,他已经流浪10年了。经常露宿,因为吸可卡因,不知道这个瘾会把自己带到什么地方。

埃里克说,和150人挤在一个收容所,需要做很大的调整才能适应。“为了最不起眼的一个琐事都有可能打起来。天冷了,收容所人多、忙。必须看好自己的东西。对这里好多人来说,带来的,就是他们的全部财产。”

社区义工在街头开车寻访,试图说服流浪汉来收容所。不愿来的,义工会向他们提供一些保暖的衣服、睡袋,争取让这些走了背运的人在严寒中再安全度过一晚。

义工说,确实,有些流浪汉在收容所有过不好的遭遇,但是,他们也担心由于吸毒酗酒、精神疾病无法做出正确判断、不知道什么时候呆在室内才真是最佳选择的那些人。

谁都有可能成为流浪汉。离婚、失业这样的人生危机可以让你的运气一坏再坏。许多人可能还有精神隐患、吸毒、酗酒。据说,加拿大人当中有不少人距离需要收容所救助就差一张工资单。

埃里克、艾德里安告诉我,他们也在排队等候公房。这个队,可是相当的长。

渥太华市政府制定10年规划、解决无家可归问题。但是对于埃里克和艾德里安来说,那是10个冬天以后的事。

埃里克说,眼下,他的计划就是“活下去”。“特别是还要降温。每一天,都好像是最后一天。”

(编译:苏平 责编:李莉)

BBC在世界各地派驻的大批记者在密切跟踪国际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时,还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了解所在地区的人文、社会、自然等各方面的情况。《记者来鸿》栏目就是这些记者从世界各个角落发回的随笔、感想,希望这个栏目可以成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